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

马拥军 2017-01-18 浏览: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这既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性质决定的,也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决定的。中国道路不是由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事先画好的,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出来的。

【摘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这既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性质决定的,也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决定的。中国道路不是由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事先画好的,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出来的。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中国共产党都始终坚持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的统一。要继续担负起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使命,中国共产党就必须不忘初心,从严治党,永远高举共产主义的旗帜。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邓小平就反复强调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多次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1]这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和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决定的。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中国共产党都始终坚持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的统一。要继续担负起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使命,中国共产党就必须不忘初心,从严治党,永远高举共产主义的旗帜。

一、四项基本原则语境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条“道路”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几乎是所有中国人的共识,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从一开始认识并不统一。正是由于这一原因,邓小平在1979年初的理论务虚会上,明确提出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从四项基本原则的语境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的话语中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第一,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邓小平在四项基本原则的表述中,第一条就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同他“现在虽说我们也在搞社会主义,但事实上不够格”[2](p.225)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中国在经济、技术、文化等方面现在还不如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我们要有计划、有选择地引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技术和其他对我们有益的东西”;[3](pp.166168)但是从根本制度来看,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如果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摆脱了资本主义制度,他们的经济文化肯定还会有更大的进步”。[3](p.168)如果因为要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长处就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岂不是因小失大?

第二,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是向共产主义第一阶段过渡时期的必然选择。人民民主专政包括对人民的民主和对敌人的专政两个方面。邓小平指出:“在民主的实践方面,我们过去做得不够,并且犯过错误……现在我们已经坚决纠正了过去的错误,并且采取各种措施继续努力扩大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当然,民主化和现代化一样,也要一步一步地前进,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3](p.168)也就是说,如同社会主义本身是一条“道路”一样,民主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发展民主必须以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为前提,“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绝不是可以不要对敌视社会主义的势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专政职能和专政机关的存在“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并不矛盾,它们的正确有效的工作不是妨碍

而是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3](pp.168169)

第三,无论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都不能离开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有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有社会主义建设”,“在今天的中国,决不应该离开党的领导而歌颂群众的自发性”。[3](pp.169170)这并不意味着党的领导永远是正确的和有效的:“党的领导当然不会没有错误,而党如何才能密切联系群众,实施正确的和有效的领导,也还是一个必须认真考虑和努力解决的问题,但是这决不能成为要求削弱和取消党的领导的理由。”[3](p.170)们党曾经犯过多次错误,但是我们每一次都依靠党而不是离开党纠正了自己的错误。离开党的领导“事实上只能导致无政府主义,导致社会主义事业的瓦解和覆灭”。[3](pp.170-171)

第四,必须把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个人崇拜分开。“我们坚持的和要当作行动指南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或者说是由这些基本原理构成的科学体系。至于个别的论断,那末,无论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同志,都不免有这样那样的失误。但是这些都不属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所构成的科学体系。”[3](p.171)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与集体领导相联系,“毛泽东同志的事业和思想,都不只是他个人的事业和思想,同时是他的战友、是党、是人民的事业和思想,是半个多世纪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经验的结晶。这正如马克思的情况一样,恩格斯在评价马克思的时候说,现代无产阶级只是依赖马克思才第一次意识到本身的地位和要求,意识到本身的解放条件。这难道是说个人创造了历史吗?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是这丝毫不排斥人民对于杰出的个人的尊敬;而尊敬,当然不是迷信,不是把他当作神。”[3](pp.172-173)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马拥军
马拥军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