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生 | 关于鲁迅与托派关系的一桩公案(增订版)

蒋洪生 2017-01-13 浏览:
近些年来,鲁迅与托洛茨基的关系成为鲁迅研究界的热点,特别是随着長堀祐造著 『魯迅とトロッキー』 (平凡社、二〇一一年)的中译本(王俊文译,台湾人间出版社,二0一五年)的出版,讨论更多。其中,《鲁迅全集》中《答托洛茨基派的信》和《论我们现在的文学运动》两文的归属问题更是成为研究界的热点。

[53]《红旗》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机关报刊,1928年11月20日在上海创刊,共出版126期,前23期为周刊,后103期为三日刊。

[54] 关于瞿秋白托洛茨基观的转变,详见長堀祐造著《鲁迅与托洛茨基》一书(『魯迅とトロッキー』,平凡社、二〇一一年)的第5章《试论鲁迅托洛茨基观的转变—— 鲁迅与瞿秋白》。

[55] 胡秋原本人晚年回忆说,自己从不是托派,鲁迅在这里说的主张“杀尽共匪”的论客,就是托派陈仲山(古远清:《胡秋原——从“自由人”到民族主义战士》,载《武汉文史资料》2001年第6期,第22页),此说待考。

[56] 鲁迅著,许广平编:《且介亭杂文末编》之《后记》,三闲书屋1937年初版。

[57] 我们从许广平和其他人的回忆录中可以得知,鲁迅不甚爱惜自己的手稿,文稿一经发表之后,手稿可能被鲁迅随意处置,或流失到油条铺包油条,或用来给客人擦手、擦桌子,甚或用于“特殊用处”即如厕。见许广平《关于鲁迅的生活》,人民文学出版社,1954年,第22页;萧军著《鲁迅给萧军萧红信简注释录》,北京市:金城出版社,2011年,第184页。

[58] 托洛茨基著,韦素园、李霁野译:《文学与革命》,未名社,1928年,第301页。

[59] 李新宇、周海婴主编:《鲁迅大全集》卷10,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第300-301页。

[60] 李新宇、周海婴主编:《鲁迅大全集》卷10,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第203页。

[61] 李新宇、周海婴主编:《鲁迅大全集》卷10,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第153页。

[62] 张杰编:《鲁迅藏同时代人书信》,河南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463页。

[63] 文见《新文学史料》2010第2期第77-82页。此处引自陈早春的文字,均见此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蒋洪生
蒋洪生
副教授,供职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