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恶果”

陈培永 2016-12-24 浏览:
只要是奉行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或地区,都必须面对资本逻辑的运营。资本逻辑是通过投入更多、获得更多、再投入更多、再获得更多的循环以无限制地自我增值、不懈地追逐利润、不断地积累财富的动态逻辑。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资本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绝对的主宰和灵魂,资本逻辑已经成为当代社会背后最强大的动力系统。品尝资本带来的丰富果实之后,必须正视资本种下的毒瘤。

【摘要:只要是奉行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或地区,都必须面对资本逻辑的运营。资本逻辑是通过投入更多、获得更多、再投入更多、再获得更多的循环以无限制地自我增值、不懈地追逐利润、不断地积累财富的动态逻辑。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资本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绝对的主宰和灵魂,资本逻辑已经成为当代社会背后最强大的动力系统。品尝资本带来的丰富果实之后,必须正视资本种下的毒瘤。当代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难题,归根结底都与资本的运营有着密切关系。它本身的扩张本性以及它本天然的毒素,不由得我们不去思考光鲜的资本外衣下隐藏着的恶果。】

资本的“恶果”

一、资本的辩证审视

宣称“资本主义野蛮性”、“资本无道德”,显然过于简单、武断。马克思的“资本论”早就提供了分析资本的辩证视角,他把资本作为一生批判的对象,并不是把它贬得一无是处,而是高度评价资本主义制度的进步性,承认资本逻辑创设的“伟大文明”,“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有利于社生产力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社会形态的生成,这“三个有利于”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最高评价,这也确实是资本的力量给当代社会带来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资本推动的生产力的发展为新的理想社会奠定了必要前提,资本提供了社会发生实质进步的可能性,这是资本不可忽视的道德正当性。

资本有文明的一面,也有野蛮的一面。对资本的原始积累,马克思有一句尽人皆知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道出了资本的起源之“恶”。资本的前史与暴力、窃取、掠夺、诈骗等肮脏的字眼也是分不开的,马克思对资本罪恶的揭示无人能及。但他对资本不是一味进行道德的批判,而是既爱又恨,爱的是资本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文明(尤其是物质文明),恨的是资本给人们带来的种种异化,以及社会为此付出的惨重代价。

时过境迁,资本不再像资本原始积累时那样野蛮无道德,反倒越来越呈现出一幅道德风貌良好的的美丽图景。但只要资本的逻辑依然在起作用,就注定了资本主义依然让人充满忧虑。面对资本带来的各类问题,仅仅数落资本逻辑的万宗罪恶,强调它的反道德性,是不能正视历史、正视现实的表现,但如果面对今天的社会现实,还在谈资本主义创造了美好世界,而对资本逻辑带来的危害不屑一顾,更是回避历史、回避现实的表现。必须深入到资本逻辑的内在机理和外在影响,透彻分析它所带来的道德代价。

二、不可阻挡的增长魔咒

资本的逻辑最根本的表征是积累,是扩张,是增长,是持续地获得利润、不断地积累财富。资本必须不断扩张,这是它不至于崩溃的前提,而一旦启动了资本的发动机,就难以停下,资本需要滚雪球般地不断滚大,它绝对不能停止滚下去,越小越容易被融化,越大就越可以保持足够长时间甚至永恒的凝固。在这种永远不停止的运转中,资本改变了世界,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这也正是“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的原因之所在,正是资本缘何能够创造发展奇迹的秘密之所在。

问题是,在这种无止境地追逐利润的过程中,资本的运营往往使人忘记资本只是服务于人类社会的工具,而陷入到对资本的盲目崇拜中,把资本引领的经济增长当作目的本身。必须确保经济增长成了毋庸置疑的目标,这正中资本逻辑的下怀。增长成了目的,人类劳动都被集聚在这个增长机器中,任由这个增长的机器所操控,增长的机器本来是服务于人的,但现在人却服务于这个增长机器。如果经济增长服务于社会的目的,以人为本,而不是以资为本,当然是理想状态,但问题在于增长本身成了目的,增长的速度决定一切,资本不再服务于人类社会的真实目标,以资为本成了常态。

资本主导下的当代社会很少质疑增长的合理性,与经济增长本来保持一致甚至作为经济增长指导原则的重要命题,如人类生产生活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历史发展的评价标准是什么?政治理念应如何定位?何以过上良善的社会生活?如何寻求个人道德素养的提升?这些往往被忽略。最可怕的是,一切服务于资本的扩张、资本的积累,为了利润而不惜一切代价,这种逻辑的结果显然就会导致冲破一切束缚,打破一切已有的规范与社会秩序,导致马克思所说的“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三、资本人或人的资本化

人创造资本,资本改造人。如果说市场经济培育出来的是着眼于个人私利的经济人,那么资本逻辑支配之下的市场经济培育出来的则是永不满足的贪婪之人。资本市场逻辑下人的动机是“欲求”,而不是“需求”,需求是人之生存、人的生理的需要,是作为物种的所有个体都具有的,而欲求是来源于人的心理的无所限制的满足欲望。它的优点在于刺激人们不断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的提高,缺点是增加了人的贪婪以及对自然外界的无所限制的占有欲,使人的欲望成为了“没有限制的欲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培永
陈培永
哲学博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