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 土逗思

胡梭 2016-12-18 浏览:
机器所取代的,不一定是体力劳动,大量的脑力劳动因为只是简单的信息加工过程,反倒最可能被取代。一个掏粪工人的工作所需要的创造力,实际上要远远大于写字楼里的很多白领的工作。但无论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那些高度依赖于直觉、创造力和学习的工作,都将保留下来。

 

 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 土逗思

2016年初的围棋人机大战以“阿尔法狗”的胜利告终,这一结果使人们再次陷入对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热切讨论中。实际上以半个世纪前的达特茅斯会议为滥觞,人类的“人工智能情结”就从未消失过。作者爬梳发展过程中的起伏,在回答机器是否会替代人类的问题时,清醒地发现我们的敌人并非人工智能本身,而是力图加深不平等的新技术应用。因而,想依靠人工智能而建立理想国并非坦途,这其间包含着人们对新技术的认识、应用和以此作为革命武器对自身战场的守卫。

 

今年春天,我坐在北京的某个咖啡厅里,在赶一篇关于框架问题的论文。坐在我隔壁桌的,是两个年轻海归,正在兴致勃勃地谋划虚拟现实创业;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梳着油头的男生,在给他的女朋友推荐库兹韦尔的《奇点临近》。你能想象当时的那种氛围吗?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好家伙,真是大新闻!北京的所有文艺青年和学术青年们都在开始讨论AI了。那段时间,我至少接到了三个电话,来问什么是中文屋论证……当时真是各种奇谈怪论都有,那位油头男生斩钉截铁地说:“2045年AI将会超越人类,超级智能的时代就要到来了。”他的女朋友机械地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讪笑。

 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 土逗思

经过将近5个小时的比拼,谷歌围棋人工智能AlphaGo战胜李世石,总比分定格在4:1,图片来源:网络

听起来很酷,但这样的预言我们见的多了,这不是第一次。AI在历史上三起两落。1956年的达特茅斯会议上,集齐了明斯基、麦卡锡、纽维尔和司马贺四位图灵奖得主。后两位带来了一款名为“逻辑理论家”的程序,能自动证明数学定理,在当时真是个大新闻。AI站在了风口上,很多研究者一时间壮志凌云。1957年,纽维尔和司马贺预测:再过十年,计算机要拿象棋冠军。然而,我们现在知道,这等了四十年……但很多投资人已等不及,于是AI在1970年代陷入了第一次低潮。

 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 土逗思

图为会议原址:达特茅斯楼,现在谈起人工智能的起源,公认是1956年的达特茅斯会议。图片来源:网络

1980年代,AI迎来第二春。日本制定了野心勃勃的第五代计算机研制计划,投入1000亿日元,集中全国最尖端的电子技术科研力量,不眠不休地搞AI大跃进。据说,当时东京的地铁上如果有一个啃着面包、睡眼惺忪的年轻人,多半是研发五代机的。虽然这么拼了,但最终仍未摆脱失败的命运,以悲剧写入了教科书。之后1990年代的互联网革命,就跟日本人没什么关系了。

十五年过去后的2006年,韩丁和寒春的侄子欣顿发起了一场革命——不过这不是社会主义革命,而是一场技术革命。他在人工神经网络默默耕耘几十年之后,提出了基于多层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引爆最近十年来的AI新浪潮。这一次可谓干货满满,模式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全面开花,基本可以实现了日本五代机的宏伟构想了。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说,人工智能现在一年的成果要大于过去几十年。更关键的是,根据汤森路透上的数据,华人已经在AI研究领域占据了半壁江山。希望我们这一次不要押错了宝。

 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 土逗思

如果说欣顿(Geoffrey Hilton)跟中国还有些关系的话,那就是他是中国人的老朋友,著名马克思主义者韩丁和寒春的侄子。他首次提出了“深度信念网络”的概念,并给多层神经网络相关的学习方法赋予了一个新名词–“深度学习”。图片来源:网络。

 

机器真能取代人类?

 

还在人工智能学家们野心勃勃地幻想未来的时候,有一个伯克利的现象学家德雷福斯,写了一本反潮流的书,叫《计算机不能做什么?》。他在书中证明,计算机无法应对知识表征的语境依赖问题,强人工智能的幻想不过是新时代的炼金术。这些批判深深地触怒了纽维尔和司马贺,以至于当他们说起他的时候,仍然抑制不住地咬牙切齿。但回过头看,德雷福斯的批判大体是对的,纽维尔和司马贺的符号AI因为无法完全模拟外部世界的情境变化,已成明日黄花——后来的一些AI专家(比如MIT的布鲁克斯)也在德雷福斯(包括他所解释的海德格尔和梅洛-庞蒂)的影响下,搞起了所谓的海德格尔式AI,这是后话。

不仅德雷福斯,包括塞尔、彭罗斯等人都批判了强人工智能的观念,他们都认为:数字计算机无法完全模拟人类的心智过程。现在基于图灵机模型的计算机架构只是一个形式系统,也就是说,它可以根据特定的定义明确的规则,来对某种物理标记(比如图灵机中的纸袋、电子计算机中的电子比特)进行有效的机械操作,最终在有限步骤之内获得一个期待的计算结果。比如,下棋就具有一套非常明确的规则,整个下棋过程也可以在有效的步骤内完成。因此,整个下棋过程就是可以用图灵机模型来模拟的,无论下棋规则如何复杂,只有机器具有足够的计算能力和足够巧妙的算法,它都可以被计算机所模拟。在这个意义上,阿尔法狗战胜人类,从哲学上看并不是一项多么具有突破性的成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