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江们的危害与从严治党的两大问题--从官员心里话说起

去伪求真 2016-12-05 浏览:
因为在阶级社会,阶级分化必然带来贫富两个阶级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斗争,而在任何社会体制下,普通工农群众总是占绝对多数,作为一个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执政党,如果不被占绝对多数的工农群众所理解,至少说明其路线、方针、政策出现问题,面临存亡危机。

王长江们的危害与从严治党的两大问题--从官员心里话说起

近期先后看了三篇公开发表的与地方官员心里话相关的文章,虽然角度不同、论点各异,但从不同侧面道出了地方党政领导的执政理念,看后感触颇多,不吐不快。

一篇源自微信公众号巴东电视台(bdtvwxh)11月7日推送的湖北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撰写的《精准扶贫中 自强感恩教育要跟上》一文。文章通过巴东某乡一位享受政府出资十万余元帮助建新房的分散搬迁安置贫困户,因自己施工不当导致平地基的实际费用超过了政府的一万元补助额,便“理直气壮”的到乡政府反复大闹要求“赔”钱这一典型事例,把百姓在“精准扶贫”中因不理解、不顺心而找乡镇干部理论归咎于被国家的好政策养得“浑身上下不舒服”,带着“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不如意就去找政府“碰瓷”等等。文章最后要求乡镇的头头脑脑们多到群众中去,想方设法教育和引导“衣食父母”(百姓们)“要自强,要感恩,要知好歹。”

另一篇是记者霍思仪首发于2016年11月25日总第782期《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特稿”《一位县委书记眼中的官场》。文章通过曾任八年半县(市)委书记、后调任黑龙江省委巡视专员(已退休)的李克军之口,用很多实例道出了在“经济指标定乾坤”的执政理念下,县(市)委书记在处理干部任免、拉动经济、招商引资、跑要资金、财政税收、统计数据、面子工程、城建拆迁、维稳截访以及官场潜规则等工作事务中的剑走偏锋或灵活变通,表达了对“以经济指标为中心的政绩评价及干部选任制度”的无奈和经常遇到的大原则与工作任务相悖、完成上级工作任务与维护群众利益相左等情况下的困扰,文中“当被问及做了八年半县(市)委书记,最无奈的是什么时,李克军感慨,有时候很难妥善处理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之间的矛盾,而做出任何选择都意味着牺牲。”

第三篇是11月28日《湖北日报》微信公众号以《湖北代省长王晓东以<我不是潘金莲>为例五问“为什么”,警醒领导干部“不担当,半点忠诚也没有”》为题,报道了湖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王晓东在讲到政府系统干部作风问题时,以《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剧情举例,提出了“为什么群众和干部相互之间缺乏信任?”等五个为什么,指出问题的根源仍然是“干部不担当不作为”,“归根结底是干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强调要“要切实站稳人民立场”,“对上负责,首先必须对下负责;对人民群众负责,就是最好的对党负责。”为此,《人民日报》12月2日五版刊发题为《风清气正是最好的“阳光雨露”》的评论文章,认为“如果只管了自己门前的雪,只顾了领导房上的霜,却没有从群众的角度去思考担责,就会让自己没了护身符,事业没了助推剂,群众没了贴心人 ”。

应该说,前两篇文章中陈行甲、李克军的言论很接地气,勾勒出了中国基层的官场生态和县委书记的为官之道及其背后深层的逻辑,说出了很多基层官员“早就想讲却不敢讲”的心里话,代表了当今很多市、县以下党委、政府官员的共同困惑和焦虑。笔者作为一名基层公务员,也经常听到周围的官员私下表达类似的感慨或埋怨。其言词间虽然仍将百姓称为“衣食父母”,但语气中却充满了“父母官”居高临下俯视子民的施恩心态和对“刁民”们不知好歹的抱怨,这充分说明党的基层组织和官员同普通百姓之间已经形成了互不理解的两个利益群体,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共产党由工农革命党转折成为全民执政党后出现的最大危机。而第三篇王晓东的讲话运用习总书记强调的“人民立场”,指出“我们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它的根本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间接对上述两位官员的观点进行了批评,讲的很到位。但是,可能受当前政治生态的局限,讲话对如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却仍显空泛,没有结合当今中国阶层分化的现实矛盾,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论述改革发展为了谁,替谁担当的路线问题。因为在阶级社会,阶级分化必然带来贫富两个阶级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斗争,而在任何社会体制下,普通工农群众总是占绝对多数,作为一个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执政党,如果不被占绝对多数的工农群众所理解,至少说明其路线、方针、政策出现问题,面临存亡危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去伪求真
去伪求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