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时代呼唤新的社会科学-1997年演讲于中国社科院

陈映真 2016-11-25 浏览:
如果中国的社会科学不能对世界性核武战争的威胁、生态环境体系的崩坏闭上眼睛;不能坐视民族对立、社会不公、南北的两极分化带来人类最终的破灭;不能不理会社会的弱小者在工业化的大义名份下被当做废品、不合格品横遭弃置和欺凌,就理当把长期以来革命论和建设论、计画论和市场论、断裂论和连续论的矛盾反覆统一起来,建设我们新的、回应了时代召唤的社会科学。

陈映真:时代呼唤新的社会科学-1997年演讲于中国社科院

陈映真(1937-2016)原名陈永善,台北莺歌人,作家,马克思主义者,《人间》杂志创办者。

陈映真:时代呼唤新的社会科学-1997年演讲于中国社科院

时代呼唤着新的社会科学

──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演讲于中国社会科学院

今天,站在中国社会科学最高本部的讲坛上,我既感到极大的惶恐,也感到极大的光荣。

感到极大的惶恐,是因为我主要地只从事一点文学创作,在社会科学领域,从来不曾接受过严格、专业的训练,更不曾从事过具体的研究工作。今天我站在这裡,有资格的问题,有条件的问题,我深深感到不配,因此觉得特别惶恐。

我感到极大的光荣,是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悠久,集合了海内外中国数千最优秀,学术研究上贡献卓着,不少人是闻名国际的社会科学大学者。在国家尚未统一的历史时期,我能从台湾来北京获颁这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荣誉称号,觉得特别激动,特别光荣和珍贵。

历史地看来,中国的社会科学有一个伟大而光荣的历史传统,那就是科学地、怀有高度主体意识地、不断提高了对中国社会和历史本质的认识,善于结合中国的具体条件,坚持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地为中国的救亡、改造、建设和发展,做出大量重要的贡献。

一九三0年代初,接受新的社会科学只不过十来年的中国年轻的社会科学家、思想家、革命者和爱国的知识份子,在北伐革命失败的余痛中,展开了范围广阔,卓有理论深度和知识开创性的“中国社会史论争”。

这个进行了长达五年多的学术论争,讨论了当时中国社会的性质,从而讨论了相互的变革运动的本质、运动的力量分析和改造中国的前途等等,影响十分深远。一直到一九八0年代,南朝鲜社会科学界和社会运动界展开“韩国社会构成体论争”时,中国三0年代“社会史论争”所留下的业绩,仍为南朝鲜社会科学界所徵引。

陈映真:时代呼唤新的社会科学-1997年演讲于中国社科院

三0年代中国社会性质理论的探索和开发,结晶为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论这样一个结论。从这个结论出发,一九三九年,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有系统地分析了中国社会发展阶段,规定了中国社会“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从而提出了相应的中国改造论:即中国革命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革命这样一个重要结论。以中国“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论为基础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论,指导了一场推翻百年来帝国主义和买办资本主义的压迫、消灭数千年残酷的封建统治的伟大革命,并取得了胜利。这标誌着中国社会科学巨大成就与贡献。

新民主主义的改造论,包含着革命后中国经济发展论的重要纲领。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长期摧残和破坏的中国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条件下;首先要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新型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改造”,彻底消灭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对中国的支配,要求坚决地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历史彻底断绝,从而在选择以社会主义做为发展道路时,提出了“两阶段”建设的理论,即“新民主主义阶段”和“社会主义阶段”。在革命后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问题上,认识到“资本主义过少而不是过多”,认识到帝国主义、封建主义残留着影响,主张一种“新民主主义的国家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合作经济”共存,以“资本主义的某种发展”排除“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压迫”,“一定要让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在不能操纵国民生计范围内获得发展的便利”(《论联合政府》,一九三九)。从今天的眼光看来,中国的社会科学很早就有这样的认识:在新民主主义阶段,在以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经济为主导力的条件下,主张包括私人资本主义在内的多种经济并存互补,发展商品和市场经济,提高生产力,进行工业化,达成大规模的现代化生产,促进生产的高度社会化,从而为过渡到社会主义经济创造条件。

正是在新民主主义论的指导下,共和国建政以后,在实行土地改革、稳定政权,由国家掌握重要工矿企业、铁路、银行等国民经济命脉、恢復和发展工业和农业生产、统一财政经济、稳定市场、强化国家对私人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管理等各方面,在短短的三、四年内,取得了卓着的成绩,中国充满了一股欣欣向荣的朝气。

从工业化的世界史看来,在战后东亚几个工业化经济中,中国的历程,显出其独特性。台湾和韩国的工业化,基本上不曾清算过去殖民地‧半封建的政治经济的残留,甚至为了冷战和民族内战的逻辑,韩、台当局甚至吸纳殖民地时代亲日派“精英”;并且在东西冷战结构下,扈从美国的冷战战略利益,不惜在经济、政治、外交、文化上形成新殖民主义的对美扈从,从而选择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所允许的方针、性质的工业化,即所谓依附的、边陲资本主义工业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