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作为被雇佣的非雇用工人与中国道路的边界及命运

范仄 2016-10-15 浏览:
农民工的历史社会属性是什么?仅仅是转型中的过渡性?还是某种制度发展的一个阶段?因为农民工的坚实存在,人民公社就不再是中国工业化过程中的过渡性事物,而是土地公有制度演进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农民工的历史社会属性最终也决定于其下一步的命运。

说明:2016年5月14日我参加中信基金会青年学会社会学组月度会。时间有限,发言压缩一半;此文是原稿。在微信公号上刊出前的一个新闻,让我觉得在这里必须做一个补充。这则新闻是说某公司使用机器人,在某地裁员10万工人。在市场决定性地位的条件下,中国已经出现机器人“吃”人的现象,跟当年英国的“羊吃人”如出一辙。从目前机器人产业的发展速度看,机器人“吃”人的现象可能会快速扩展。大量农民工和毕业大学生何去何从,必定成为大问题。往外移民和劳务输出是其中一个重要途径,但杯水车薪。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可能会成为被机器人“吃”掉的人的避难地之一,至少在由此而来的代际间摩擦大面积消失之前是如此。所谓代际间摩擦,在此是指至少有一两代相当多的就业者不适应后机器人时代的创业和就业;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这是正常现象,而不能简单地视为优胜劣汰,也不能像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那样完全无视它。这个避难作用很快会被当局意识到并进行局部使用。在作为姓资姓社不争论的改革的基础之后,土改红利还要发挥拯救姓资姓社不争论的改革的作用。

 


吕德文兄微信问我能不能在社会学组月度会上做个发言,我就想发什么言好呢。农村和农民问题是我个人思想的起点,也几乎是我人生早期的全部经验;我不是做农村和农民问题研究的,但一直关注农村的变迁及其可能的意义,包括对中国的意义,也包括对世界的意义。

 

德文兄从会议组织角度推荐两个题目。一个是“微观生命史中的乡村变迁”。这个推荐可能和我曾写过一篇文章《爸爸唠叨死亡》有关。那篇文章展示了我在这个主题或题材方面的基本经验,也即我所经验到的老家村民的生命观与乡村变迁的关系。这个主题不好讨论。熟人社会生命观的生成机制与陌生社会生命观的生成机制有着根本的差异;目前大多是用陌生社会生命观在想象和分析熟人社会生命观,而横跨这两种生命观的经验及理解是很难的。一个是“传媒视角下的农村问题”。这个推荐可能是和我曾在媒体工作多年有关。这个问题可说的更不多,因为传媒对农村问题的反映基本上就是中国当代社会生产方式所生产的社会关系及其社会意识的具体表现。传媒有问题,但问题不在传媒。最后我确定的题目是《我对农村变化的理解》。既远离决策层,又远离实践层,“理解”的视角也许是最合适的。

 

  四次震颤性经验与作为空间结构的农村

 

无可置疑,农村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但如何经验、理解和评价这种变化因人而异。面对具体的差异,在多数情况下人们其实是不知所措;在这种情形下,抽象活动几乎是一种逃避。美国南边的墨西哥、北边的加拿大,都紧邻美国,根据世界普适理论和国家间学习理论,一两百年下来它们不应如此天差地别,但事实是它们一直天差地别。有农村经验的人知道,相邻的两个村庄有时会出现反常的不同特征,比如一村通奸成风,另一村却淳风良俗,各行其是,相处良好。一朋友去小岗村调查,说小岗周边村庄无论在人民公社时期还是在分田到户时期都比小岗村发展好。他找到的原因是小岗村懒惰成风。我没去调查过,只是根据对村庄特性的经验,比较容易理解这种说法。

 

该如何描述和思考农村变化呢?我尝试把自己对农村变化的经验过程作为考察的出发点。我1991年21岁离开农村,去省城长沙和首都北京求学。家里6兄妹,除了三哥三嫂在家舞狮子搞乐队,其他的都在广东一带打工。二哥是村里第一个去打工的,姐姐是村里第一个去打工的女性。我经常回家过春节。我今天要讲的不是这些,而是讲四次对我来说具有颠覆性效应的惊颤性经验。

 

第一次是2004年,跟一群朋友去湖南支教及到湖南三地考察教育。带着他们去我的初中学校,那里已经改为小学。我小学时的班主任此时告诉我们,学校有几位教师住在县城,每天搭车来这里教学。我当时非常震撼。因为小时候村里一年能去县城几回的人,一般会被村民视为能人,尽管相距才15公里左右。作为一种空间结构的城乡关系正发生根本性变化。支教队伍回京组织研讨,我发言指出:交通建设对城乡关系的改变,几乎超过一切制度和文化的努力;原有的农村经验已经不足以想象和理解当下的农村。这进一步强化我的一个观点,即用物理的方法理解和解决社会及文化问题。

 

第二次是2005年,我跟朋友去陕西徒步,翻越秦岭,寻找古栈道。住在村民家里,在聊天中得知当地盖房人工费一年之内涨了一倍。这让我想起春节回湖南过年,父亲也说盖房人工费一年之内涨了一倍,师傅一天已经一百元,小工一天也有50元;如果工时充足,一个月的收入不比在广州打工的少。当时我以为只是小范围的偶然事件。在秦岭我就觉得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秦岭是师傅的工钱涨了一倍,小工没涨多少;介绍的人说小工主要是妇女。这一年应是一个转折点。通过近20年的互动传导,劳动力价格终于在两地开始拉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