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评资本项目自由化:应该尽快叫停“金融洋跃进”

余云辉 2016-10-10 浏览:
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角度看,美国国家利益的主战场是亚太、是亚太地区的中国、是中国地区的经济与金融领域。中国必须防止央行和证监会的主要官员头脑过热,不能搞国际金融“洋跃进”,不能刻意追求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和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为弥补跨国产业资本的流出而引进国际金融投机资本,不能为此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不能为美国实施对华的精准打击而提供各种金融渠道、金融平台和金融炮。

余云辉评资本项目自由化:应该尽快叫停“金融洋跃进”

【摘要: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角度看,美国国家利益的主战场是亚太、是亚太地区的中国、是中国地区的经济与金融领域。中国必须防止央行和证监会的主要官员出现头脑过热,不能搞国际金融“洋跃进”,不能刻意追求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和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为弥补跨国产业资本的流出而引进国际金融投机资本,不能为掩盖人民币升值的错误而去犯更致命的错误,不能为此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不能为美国实施对华的精准打击而提供各种金融渠道、金融平台和金融炮弹。】

在美国把中国列为全球头号对手,并把各类武器都对准中国的情况下,如果中国央行和证监会继续推行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那么,未来等待中国的将是金融悲剧、产业悲剧、社会悲剧、政党悲剧和国家悲剧……

一、索罗斯的烟雾弹

近日,华尔街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在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警告,我们正处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门槛上。他认为,发动世界大战的国家可能是中国,制止战争的解决途径是:把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条款权的货币篮子,同时,要求中国允许人民币自由兑换(即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为中美两大经济体创建“一个有力的链接”。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金融帝国主义国家。美国的国家战争机器实际上是控制在以华尔街金融巨头为首的金融、能源和军工等财团手中。索罗斯的战争警告实际上是华尔街发出的战争声音,这将可能转化为美国针对中国的战争行动。中国对此必须给予高度重视。

显然,根据历史的经验,索罗斯已经看到了中国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必然性,同时,也看到了美国对华动武的可能性。但是,索罗斯以他惯用的瞒天过海的手法提供了一个中国主动发动战争的错误逻辑,其实,这是华尔街惯用的烟雾弹。这是因为:(1)索罗斯认为,如果中国经济持续衰退,中国很可能通过发动对外战争来缓解国内矛盾。这个判断根本站不住脚。中国从来没有采取过通过对外战争来解决国内经济矛盾的先例,更何况,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情况下,中国对外战争就意味着对美战争。对美战争怎么可能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呢?(2)根据索罗斯的建议,美国应当作出“重大让步”,把人民币纳入SDR的货币篮子,通过推动中国资本项目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来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壮大,缓解中国的国内矛盾,制止中国发动对外战争。这一点同样站不住脚。美国高调重返亚太并将60%以上的军事力量集中于亚太地区,显然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发展壮大,防止中国成为挑战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者。在此背景下,美国怎么可能大发慈悲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摆脱困境、最终成为美国全球霸主的挑战者呢?可见,索罗斯只是代表华尔街拉响了中美之间爆发战争的警报,却故意隐瞒了中美战争的逻辑和真相。

二、美国发动对华攻击的推演

华尔街,除了追求财富增值的欲望是真实的之外,其它的一切陈述都可能是谎言。在此,我们需要穿透索罗斯抛出的语言迷雾,看清华尔街金融寡头的真实意图,并按照站得住脚的逻辑过程推演出中美战争的步骤和场景,以便于中国提前布局,防范于未然。

中美之间能否爆发战争?在什么时间爆发战争?战争的具体表现形式是什么?这是我们重新解读索罗斯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论”的关键。

战争,必须有战争的逻辑。但是,战争逻辑往往表现为虚假的烟雾弹和真实的内在逻辑。这是因为“兵者,诡道也”。只要能够实现美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金融掠夺目标,战争形态既可以表现为军事对抗,也可以表现为毁灭性的“网络攻击”和“金融攻击”,或者三者同时进行。在中美关系方面,美国的对华战略目标是抑制中国形成挑战美国的能力,特别是要解除中国挑战美国全球金融霸主地位的金融能力;美国的金融掠夺目标是掏空中国企业和居民的储蓄财富以及对应的外汇储备,同时摧毁人民币国际化的物质基础。

美国的国际战略专家认为,一战和二战的战争形式不再可能带入第三次世界大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武器)的对抗不可能构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形态,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仍然会以其它形态表现出来,而击垮战略对手的武器可能是思想、文化、舆论、互联网、汇率、利率、能源、粮食、转基因食品等工具。这些武器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综合使用。

从历史角度看,这些新型的战争武器具有类似于核打击的威力,前苏联的解体便是真实的案例。

美国对华的战略围剿和战略打击不会简单地重复瓦解前苏联的路径,但是,美国针对中国的致命性打击方案一定会体现以下原则:(1)战略利益最大化原则。美国的最大利益在于美元、在于美国的全球金融霸主地位,因此,一切挑战美国金融霸主地位的国家和货币必然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目前,美国的头号敌人就是中国。(2)现实利益最大化原则。中国拥有50万亿的储蓄存款和3.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美国金融巨头的现实利益。(3)发挥美国最大优势原则。在美国战略武器库中,目前唯一可以打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的武器不是核弹头,而是金融和美元。(4)打击对手最薄弱环节原则。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隐患不在军事领域,而在金融经济领域。美元资本已经完全控制了“中国经济的顶层权力”(即:中国基础货币发行权、人民币汇率定价权和人民币资产定价权);(5)选择对方堡垒内部美国代理人最集中的领域,一点带面,全面打击原则。美国已经完成对中国经济金融界的理论洗脑。这里是美国利益代理人最集中的领域。他们是美元的逐利者,也是美国的思想俘虏和利益代言人。中国央行的问题尤其突出。可以设想,在抗日战争时期,如果百团大战的前线总指挥不是彭德怀而是汪精卫,那么,日本皇军还有失败的可能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云辉
余云辉
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