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过剩正义短缺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蔡历 2016-09-19 浏览:
当今世界受困于两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经济增长乏力,第二大问题是财富分配不均。而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资本过剩正义短缺,对欧美而言,这个矛盾已通过各种危机的形势表现出来,次债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甚至文化危机。而在中国,这种矛盾主要表现在房价的上升上,表现在价格系统的扭曲上。对价格的改变实质上是间接的财富分配,这进一步扩大财富分配不公,扩大社会的非正义。

资本过剩正义短缺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摘要:当今世界受困于两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经济增长乏力,第二大问题是财富分配不均。而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资本过剩正义短缺,对欧美而言,这个矛盾已经充分激化,通过各种危机的形势表现出来,次债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甚至文化危机。而在中国,这种矛盾主要表现在房价的上升上,表现在价格系统的扭曲上。对价格的改变实质上是间接的财富分配,这进一步扩大财富分配不公,扩大社会的非正义。】

当今世界受困于两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经济增长乏力,第二大问题是财富分配不均。

经济增长之所以会出问题,原因在于总供给大于总需求,导致供给过剩。各行各业都是卖的多,买的少,供过于求,产能过剩。生产过剩的根源又在资本过剩,因为生产、供给能力的形成是资本推动的结果,即投资扩张的结果。资本的固有属性就是一定要去卖,资本的增加一定会导致社会的生产、供给能力增加,不管社会实际需要与否,因为资本是逐利的,而利润的形成一定要通过卖某种东西而实现。

也就是说,当今全球经济之所以会出现增长的问题,出现经济危机,根源是资本过剩。通俗点说,就是有钱人的钱太多了。换而言之就是,有钱人的钱太多,一定会出现资本过剩,这又一定会导致生产过剩,从而最终导致经济难以增长,出现经济危机。

财富分配不均是说,一年中,或一定时期中,所增加的社会财富,在社会成员中的分配是不均衡的。总的情况是,财富分配的权重会随资产拥有量的增加而加速增加。结果是,社会所增加的财富,被极少数最有钱的人鲸吞了。这一问题在欧美尤为严重,中国也正在凸显。

问题越来越清楚,2008年美国之所以会爆发“次债危机”,根源就在财富分配不均。

上世纪80年代,自美国的里根、英国的撒切尔夫人上台始,欧美开始实行和流行“新自由主义”的理念和政策。“新自由主义”等同于“资本主义”,更准确地说,是等同于“纯粹的资本主义”。认为资本和获取资本的行为都是正义的,即钱和赚钱都是正义的。极力维护资本和获取资本的行为,极力维护钱和赚钱的行为。

历经20、30年发展,“新自由主义”的确帮助欧美社会实现经济长期增长,实现社会财富总量的持续增长。但同时也导致财富分配不均程度的长期增长。财富增量的大部分被极少数的有钱人拿去了,而广大的普通群众却仅仅得到极少的一部分,甚至更有一部分人的收入出现了绝对下降。

对美国而言,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无力支撑高消费的,无力买房的。然而,总体繁荣掩盖了局部的贫困。高度繁荣的金融业于是不加约束地给穷人放贷,鼓励他们消费和买房。超出偿付能力的贷款,尤其是房贷出现违约是必然的事情,这导致次债危机的发生。所以次债危机表面上是一个金融问题,而实质上是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是穷人相对富人太穷的问题。

接下来的2011年,美国人走上纽约街头,发动“占领华尔街”运动。该运动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口号,叫“99%VS1%”。1%就是那些分得绝大部分财富的极少数人,99%就是分得极少部分财富的大多数人。这反映了美国社会已经高度不正义,而“99%VS1%”就代表着美国民众对正义的呼声。

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是2008年次债危机的延续和深化。其根源都在财富分配不均的恶化,或者说社会正义短缺。同属这一延续和深化系列的还有:2014年《21世纪资本论》在欧美成畅想书、2016年美国出现“民主之春”运动、2016年特朗普意外成热门总统候选人、2016年英国通过公投决定脱离欧盟。

法国70后经济学家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作为一本经济学专著,之所以能够在欧美成畅销书,并影响全球,并不在于其在理论上多么有创建,而在于他列举了充分的数据证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欧美的财富分配不均的程度的确增加了。这戳中了当下欧美社会的痛点。

对2016年出现的美国民主之春运动、特朗普走红、英国公投脱欧等事件,欧美的公知精英统统归之于“民粹主义”,这是一个歧视性的词汇。在欧美的传统中,普通民众都是无知的,应该听命于公知精英和当局权威,而不应有自己的独立主张。一旦老百姓要独立表达主张,公知、精英、权威们就会惊呼“民粹”。

“民粹主义”在欧美高涨,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当今欧美社会正义缺失。按公知、精英、权威的说法,或者按“新自由主义”的说法,欧美的制度是维护资本自由的,也是维护正义的。但事实是,他们只做到了一半,的确维护了资本的自由,但是却破坏了社会的正义。欧美的民众无法再继续相信欧美的公知、精英和权威,他们要反抗,要找回正义。

同样,中国的资本过剩和财富分配不均也在日益严重。不过,与欧美不同,并没有以危机的形式爆发出来,而是集中体现在价格系统的扭曲上,就是房价过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