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人民民主是对“普世价值”最有效的回击

秦博 2016-08-06 浏览:
当前,我们党和国家面正临新的挑战和斗争,国内外敌对势力采取的斗争方式隐蔽巧妙,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西方敌对势力对斗争精心策划、处心积虑。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斗争,大多以传播西方社会思潮且以文化渗透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作为突破口。习总书记说: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

【摘要:当前,我们党和国家面正临新的挑战和斗争,国内外敌对势力采取的斗争方式隐蔽巧妙,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西方敌对势力对斗争精心策划、处心积虑。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斗争,大多以传播西方社会思潮且以文化渗透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作为突破口。习总书记说: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

 

一、引言

近年来,以“普世价值”、“宪政民主”为口号西方思潮已对我国意识形态领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种思潮的宣传充斥着网络空间,已经俘获了大量知识分子和一部分群众,使得“言必称美国”、“美国体制就是好”成为这些人的习惯。甚至一部分党员和干部也开始仰视美国、认为中国的出路是“像美国那样”。毫不夸张地说,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空前严峻的挑战。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击败对手,必先了解对手。应该清醒地意识到,“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的背后是一套完整的资产阶级政治学思想体系。这种思潮注定不会像小虫子那样一踩就死,与它的斗争容不得一点大意:因为它有一个思想体系,对其进行局部的、浅层次的批驳不足以动摇整个思想体系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党在新媒体上的宣传曾在一段时间内显得弱势和乏力。

现代战争是体系对体系的对抗,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亦然。捍卫社会主义道路、回击“普世价值”的最佳方式,就是发展和完善马列主义政治学的思想体系,为现实中的社会问题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唯有如此,共产党人才能在体系对体系的意识形态斗争中胜出。

正如马克思所说:“哲学家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关键在于改造世界。” 思想付诸行动才会产生战斗力。本文探讨的内容,是对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剖析,对马列主义政治学的创造性发展,以及由此推导出的现实战略。

二、当代美国的政治制度的特点

国内很多人向往美国的政治制度,只是因为并不了解真正的美国,所以想当然地以为美国遍地是自由、民主、平等。殊不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经济上的平等,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政治平等。美国的政治制度的突出特点就是用钱来购买话语权。

 

完善人民民主是对“普世价值”最有效的回击

美国大选投票时刻

美国重要的政府职位和代议机构都通过竞选产生,竞选过程花钱如流水:打竞选广告要钱,办竞选集会要钱,养竞选团队要钱,和选民见面的竞选旅行也要钱。没有钱就意味着没有任何传播渠道,根本没人知道你是谁,更不要说你的政治理念。从县级、州级到联邦级的竞选,层次越高花钱越多。一个州议员席位的选举开销达100万美元,而同期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不过5万4千美元。闭着眼睛想想都知道,能够在选举游戏中唱主角的不可能是普通百姓,“民主政治”的幌子下,其实是“钱主政治”当道。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取消了政治捐款限额,更使“钱主政治”畅通无阻。截止2016年6月,希拉里为2016年总统竞选募集的资金已达2亿美元,主要捐助者是花旗集团、高盛、摩根大通、时代华纳集团。再闭着眼睛想想,这样的领导人上台之后会代表谁的利益?是工薪阶层还是大财团?

在“钱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中,竞选的获胜者总要进行“封赏”作为必要的利益回报。例如,小布什在2000年当选总统后,给予246名顶级赞助人丰厚的回报:其中至少24位赞助人本人或配偶当上了美国大使,其中大部分被派往欧洲国家,美国驻法大使的肥缺就落在加州银行家霍华德•利奇头上。另外,至少57名赞助人本人或配偶被任命到一些委员会。例如,华盛顿律师詹姆斯•兰登成为布什的国外情报顾问委员会成员。还有3名主要赞助人进入了内阁,他们是商务部长埃文斯、劳工部长赵小兰和国土安全部长里奇。当然,“投桃报李”并非小布什的专利:克林顿在第一个任期也任命了5名10万美元以上赞助人担任驻外大使。以国家公器作为私人回报的方式,是中国政治伦理所不能容忍的:哪怕封建士大夫都不耻于这种行径,更不用说接受过社会主义教育的现代中国人。可是在美国,法律为资产阶级喜闻乐见的利益输送留足空间——站在资产阶级政权的立场上看,合法的都不算腐败;而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看,这种利益输送恰恰是合法的腐败,格外可恶。“钱主政治”下的竞选不过是资产阶级的赌博——他们按照自己的利益需要下注,赌赢了就按照下注的数量进行“分红”。

《纸牌屋》是一部极有教育意义的现实主义影视作品。要不是有这样的作品及时面世,还不知有多少国人要沉浸在对美国政治制度的幻想之中。正如《纸牌屋》中的写实描绘,拿钱买话语权在美国属于常态,以致院外游说已经形成一种“正式工作”。能源企业、军火企业、金融集团,皆有自己的游说集团常驻华盛顿,无时不刻不在影响国会和政府的决策。议案和政府文件的核心思想,往往就出自这些寄生虫般的游说集团。例如,美国枪支暴力泛滥却无法实现有效控枪,正是美国步枪协会的院外游说集团长期活动的结果。

来源 : 产业人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秦博
秦博
社会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