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迎春: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当代价值

姜迎春 2016-06-08 浏览:
今年是列宁《帝国主义论》一书写作完成100周年。重温这一伟大著作,不难发现,列宁对帝国主义所作的深刻剖析和重要论断在一个世纪的历史发展中不断得到验证,《帝国主义论》所展现的客观逻辑和真理力量仍然是我们重要的思想财富。

 

姜迎春: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当代价值

 

今年是列宁《帝国主义论》一书写作完成100周年。重温这一伟大著作,不难发现,列宁对帝国主义所作的深刻剖析和重要论断在一个世纪的历史发展中不断得到验证,《帝国主义论》所展现的客观逻辑和真理力量仍然是我们重要的思想财富。

 

从《帝国主义论》看资本主义的历史性

 

当代许多重大理论问题都与如何认识资本主义的历史性直接相关。在众多理论思潮中,形而上学的资本主义观十分流行,认为人类历史已终结于当代资本主义的“历史终结论”就是其典型代表。

马克思主义强调资本主义有其产生、发展、灭亡的历史过程。列宁继承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理论,指出在帝国主义时代,“私有经济关系和私有制关系已经变成与内容不相适应的外壳了,如果人为地拖延消灭这个外壳的日子,那它就必然要腐烂,——它可能在腐烂状态中保持一个比较长的时期(在机会主义的脓疮迟迟不能治好的最坏情况下),但终究不可避免地要被消灭”(《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7卷第438页)。长期以来,不断有人指责和否定“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这一论断,认为列宁的“预言”落空了。这样的指责和否定之所以错误,根源在于没有注意到列宁的历史辩证法。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之前的任何一种社会制度都是经过命运的反复摇摆才退出历史舞台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命运也必然经历这个历史过程,决定这个过程的是资本主义固有的“基本矛盾”。这不是一个纯粹的理论逻辑,而是一个具体的实践过程。

列宁认为,在帝国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突出表现在其腐朽性的不断发展,其重要表现是金融资本的膨胀、金融寡头的统治。列宁指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商品生产虽然依旧‘占统治地位’,依旧被看作全部经济的基础,但实际上已经被破坏了,大部分利润都被那些干金融勾当的‘天才’拿去了。这种金融勾当和欺骗行为的基础是生产社会化,人类历尽艰辛所达到的生产社会化这一巨大进步,却造福于……投机者”(《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7卷第342页)。由于私人占有制与生产的社会化这一基本矛盾的存在和发展,金融资本的膨胀、金融投机队伍的无限扩大,金融危机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一个世纪以来,绝大多数经济危机都肇始于金融领域。金融投机主义的蔓延和盛行破坏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结构,对资本主义社会文明也造成了不可逆的深度败坏。

就当代而言,资本主义在经济、政治、文化诸领域均正在遭遇“增长的极限”,这正是资本主义向其“对立面”转化的必然过程和重要环节。这个转化过程绝不是人们的主观愿望,而是历史发展的客观逻辑;在这个转化过程中绝不能忽视一切进步势力的主观努力,历史发展的客观逻辑内在包含了人民群众这个历史发展的决定因素。历史进步从来都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但历史发展的方向不会因曲折而改变。帝国主义的本性决定了资本主义的历史命运,“不难理解为什么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资本主义,因为从资本主义中成长起来的垄断已经是资本主义的垂死状态,是它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开始”(《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8卷第71页)。

 

从《帝国主义论》看近现代殖民主义的实质

 

在今天,常有人为近现代殖民主义唱赞歌,将“殖民”美化成“解放”,这是一种颠倒黑白的历史观。《帝国主义论》为我们正确认识近现代殖民主义的实质提供了客观历史事实和科学方法论。

列宁认为,殖民主义是帝国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殖民侵略是资本扩张的客观要求。这就是近现代殖民主义的实质,离开这个基本点谈论殖民主义必然得出错误结论。列宁指出,“资本家瓜分世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心肠特别狠毒,而是因为集中已经达到这样的阶段,使他们不得不走上这条获取利润的道路;而且他们是‘按资本’、‘按实力’来瓜分世界的,在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制度下也不可能有其他的瓜分方法。实力则是随经济和政治的发展而变化的;要了解当前发生的事情,就必须知道哪些问题要由实力的变化来解决,至于这些变化是‘纯粹’经济的变化,还是非经济的(例如军事的)变化,却是次要的问题,丝毫不能改变对于资本主义最新时代的基本观点”(《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7卷第388页)。也就是说,资本输出的利益驱动是帝国主义国家推行殖民主义的根本原因。同时,按“资本”“实力”瓜分世界是近代以来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基本原因之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姜迎春
姜迎春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