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理想的治理者——读《理想国》

韩毓海 2016-06-08 浏览:
【经典重温】原编者按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谈到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理论创新问题时指出...

 

【经典重温】

原编者按

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谈到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理论创新问题时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理论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康帕内拉的《太阳城》、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汉密尔顿等人著的《联邦党人文集》、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约瑟夫·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西蒙·库兹涅茨的《各国的经济增长》等著作为例,指出它们“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思考和研究当时当地社会突出矛盾和问题的结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本期起,“光明书榜”版将开设“经典重温”栏目,约请北京大学韩毓海教授为客座主持人,与广大读者一起重温这些经典著作,以更深入地了解其学术价值和思想内涵,从而为更好地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提供借鉴。

柏拉图的《理想国》作于公元前339年,其时正值苏格拉底被处死之后。全书以苏格拉底为对话者,深刻阐述了何谓“理想的治理者”以及“治理者的理想”这一重要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包括《理想国》在内的西方社会科学经典著作时这样指出:“这些著作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思考和研究当时当地社会突出矛盾和问题的结果。”而《理想国》所面对的,正是当时希腊社会突出的矛盾,以及城邦治理所暴露出的严重问题。

苏格拉底是在“雅典民主派”当权时被处死的,而苏格拉底之死,深刻暴露出民主制度的严重缺陷,而柏拉图说,这种缺点就是“过度的自由”。他说,在那里,连动物也“自由”到为所欲为的程度,“狗也完全像谚语所说的‘变得像其女主人一样’了,同样,驴马也习惯于十分自由地在大街上到处撞人,如果你碰上它们而不让路的话。什么东西都充满了自由精神”。而这种自由的实质,就是指“个人欲望的自由”,在放纵的个人欲望面前,一切所谓理想、学问、事业心都不值一提,一切崇高的东西都被亵渎了,甚至都被视为违反、压抑“人性”的,也正是这种放纵个人欲望的自由,“使得这里的公民灵魂变得非常敏感,只要有谁建议稍加约束,他们就会觉得受不了,就要大发雷霆,到最后像你所知道的,他们真的不要任何人管了,连法律也不放心上,不管成文的还是不成文的”。当然,苏格拉底就是因为批评这种放纵个人欲望的民主制度,批判了被这种制度所放纵的“暴民”,结果便以“自由民主的敌人”的罪名,被处决了。

《理想国》全书共十卷,全部以苏格拉底与人对话、讨论、辩难的形式展开,这充分体现了柏拉图最为推崇的“辩证法”的思想与方法,因为正是在这种对话、讨论与辩难中,事物彼此之间的联系才能展开,问题的实质才能暴露出来,而这种方法,也就是辩证法的方法。

在批评雅典民主制度的同时,《理想国》也批判了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寡头政治和僭主政治这三种制度形式,更简明深刻地揭示了它们与民主政治之间在发展过程中的彼此联系。

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推崇勇敢,而轻视智慧和文化,它必然走向“马上天下”不能“马上治之”的失政,从而导致了按照“财产制度来治理”的富人专政体制——这就是寡头政治。而正是寡头政治造成的严重阶级矛盾和对立,导致了民主政治或平民政治,如前所述——在那里,每个人的欲望都得到肯定,而无论这种欲望是好的还是坏的、是低级的还是高级的。正是民主政治的堕落导致了僭主政治——僭主以人民的保护者面目出现,结果却是建立了庞大的卫队保护僭主自己,并以此镇压人民。

通观全书,《理想国》对理想的制度、理想的治理者和治理者的理想的论述,就是建立在对上述这四种失败的制度的批判的基础之上的。

那么,什么是理想的治理者呢?《理想国》指出:理想的治理者,就是那些为大家而献身的人,他们心中只有“大家”,而没有“小家”,只有“大我”而没有“小我”。“他一定会把他所碰到的任何人看作是和他有关系的,是他的兄弟、姐妹,或者父亲、母亲,或他的儿子、女儿,或者他的祖父、祖母、孙子、孙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毓海
韩毓海
北京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