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文化领导权之争与中国革命的遗产

韩毓海 2016-05-30 浏览: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所谓机遇与挑战同在,无非是说危机是危中之机。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新的三座大山,也是三个主要危机。1.文化领导权的丧失。2.美国对国际软实力的垄断。3.被洗脑的打工者: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中的地位。

 

【摘要】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所谓机遇与挑战同在,无非是说危机是危中之机。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新的三座大山,也是三个主要危机。1.文化领导权的丧失。2.美国对国际软实力的垄断。3.被洗脑的打工者: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中的地位。

 

韩毓海:文化领导权之争与中国革命的遗产

 

一、中国面临的三大危机

 

我觉得,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所谓机遇与挑战同在,无非是说危机是危中之机。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新的三座大山,也是三个主要危机。

 

1.文化领导权的丧失

今天我们面临最深刻的危机并不是经济上的,甚至不一定是军事上的,而是文化领导权的丧失。值得思考的是,在长期的国内革命斗争中,争夺文化领导权和文化霸权是中国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的关键。在1978年之前,中共不怕别人说他穷,不怕别人说他没有枪炮,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只要说他没文化,他就要跟你干到底、辩论到底,在文化领导权、文化合法性问题上,他从来没有含糊其辞过。我们看历次的运动,从延安整风到关于《红楼梦》问题的讨论、《武训传》问题的讨论,到反击右派媒体,等等,都是这个问题:只要你说我们没文化,那就一定跟你干到底。

文化领导权的关键在于两点:第一个是正确的历史观,就是回答我们究竟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再一个就是正确的局势判断,甚至也就是敌我力量的局势判断,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如果说,当今中国呼唤重构价值观,则新的价值观只能在掌握和争夺文化领导权的视野当中才能确立。

 

2.美国对国际软实力的垄断

从国际上看,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的问题,而是软实力的问题。软实力是什么?是指一个国家不必采取强制手段而使其他国家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的能力。在建国初期,在整个的帝国主义包围的过程中,中国之所以能够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主要就是有得道多助的软实力。1973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演讲中有一段话,大致意思是:到20世纪结束的时候,评价一个国家成就的标准将不再是这个国家的GDP乃至他的经济实力,而是看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在多大程度上给广大的民众提供了基本福利以及参与政治的能力。特鲁多说:“尊敬的毛主席、周总理,我觉得这就是你们开创的一个先进的制度,这就是加拿大人民对你们表示尊重的原因。因为我们也在努力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制度,也在努力为一般劳动者参与政治提供机会,是你们抛弃了过去社会的发展观,而力图去建立一个新的和谐国家,在这方面你们是属于未来的领导人。”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次由加拿大总理提出的关于和谐社会和新的发展观的谈话。

我们知道,今天美国强大的根本,说到底就是最近《时代周刊》所称的,是美国的软实力。全球化、现代化、民主化、人权,这一系列好名词都是由美国垄断着,你很难跳出他这个圈。因此,如果我们将来的经济发展走破坏环境、两极分化的道路,即使发展起来,那也很可能是失道寡助,在国际上丧失地位。

 

3.被洗脑的打工者: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中的地位

今天的跨国资本和它所推动的文化生产和文化商品的迅速发展,深刻地表明:当代资本主义的生产,已经进入到非物质生产和文化生产这个新的和最高的阶段。而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仍然处在以物质生产和资源出口为基本特征的初级阶段。中国在文化产品技术方面全面的大规模逆差,包括我们今天挥之不去的知识产权问题,引进美国大片问题,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制度中被洗脑的打工者的地位,这正是中国在资本主义生产和积累的最高阶段,真实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这种文化生产所推行的欲望文化,瓦解了一切人类文明的和历史的价值尺度。

 

二、继承中国革命的遗产

 

面对上述三大危机,我觉得有必要重新思考中国革命的遗产。我曾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消息:伊拉克有位大学教授在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的路上,遇到了路边炸弹,去了以后就没回来。我们今天去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炮弹没有打进来,这并不是天然的,一定是有历史原因的。

 

1.中国革命创造了新的价值和认同范式

武力教授曾经说过: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不但产生了新的经济和国家的模式,而且产生了一种价值和道德认同的范式。我非常同意。举一个例子:1946年,有一个很博学的留学生,第一个翻译了恩格斯《法德农民问题》这篇重要文章。1949年,这个人给他的舅舅写了一封回信——因为他的舅舅作为烈士惟一的遗属,写信要求担任湖南省一个厅长的工作——信中说:舅舅,现在社会变了,您不要认为我爸爸当了国家主席,您就要当个湖南省的厅长。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变成一个公的社会了。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有私人的感情,但是,当这种感情超出了私人的范围并与人民的利益相抵触的时候,共产党人就必须坚决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虽大义灭亲也在所不惜。信中说:舅舅,以前所有人把脏东西都倒到公有的地方,现在不能这样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写这封回信的就是毛岸英,1950年,他去参加抗美援朝,28岁牺牲在朝鲜战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毓海
韩毓海
北京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