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荣政: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手法

梅荣政 2016-03-28 浏览:
近年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是非纷争复杂而激烈。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以及普世价值、西方宪政民主等错误思潮气势很盛,其锋芒集中指向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它们既力图从某个领域、某个方面否定马克思主义重要原理,也力图从整体上毁坏马克思主义科学理念,以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梅荣政: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手法

 

近年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是非纷争复杂而激烈。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以及普世价值、西方宪政民主等错误思潮气势很盛,其锋芒集中指向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它们既力图从某个领域、某个方面否定马克思主义重要原理,也力图从整体上毁坏马克思主义科学理念,以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一、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手法

 

错误思潮反马克思主义的手段手法甚多,概括起来主要有:篡改命题、歪曲原意、肢解体系、泛化概念、屏蔽主词、摧毁信仰、攻击本质、伪造名词、搅乱界限、颠覆制度。这些手法都包含着特定的政治图谋,但大多不单独出击,而是交互为用。下面辨析其中几种手法。

1.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命题。这类手法为数甚多。譬如,“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根本观点。反马克思主义者改动两个字,把“最终”改成“唯一”。说“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决定力量”,把马克思主义的命题篡改成了反马克思主义的唯生产力命题。

关于这个问题,恩格斯曾明确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5—696页)社会的发展是一种历史合力。经济是基础,在经济基础之上,还有包括政治、法律、哲学、宗教、道德、艺术等上层建筑的力量,所以生产力不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力量,而是最终的决定力量。篡改这一命题的现实危害在于抽掉我们党的基本路线的理论基础。我们党的基本路线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根据党的基本路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党建等全面建设。如果简单说社会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决定力量,那我们党的基本路线就只需要一个中心,不需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两个基本点;只需要物质文明建设,不需要精神文明建设。我国一些地方曾经发生的忽视精神文明建设,甚至用牺牲精神文明建设来搞“物质文明”建设的错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了这种错误观点的影响。

2.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原意。如 “反对西化中国”,这句话原意非常清楚。但有人竭力对之加以歪曲。他们鼓噪说,马克思主义是来自西方的异族文化,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后,打断了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血脉,破坏了中华民族传承的根基。所以必须反对马克思主义。

这种歪曲是莫名其妙的。众所周知,“反对西化中国”这句话里的“西”,不是一个地域概念,而是一个政治概念。其意是反对用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思想文化制度来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它表明的是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鲜明立场,如果没有自己的精神独立性,那政治、思想、文化、制度等方面的独立性就会被釜底抽薪。不是拒绝来自西方的一切东西,相反,“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页)我们要坚决抵制和批判的只是外国的一切腐败制度和思想作风。其次,马克思主义虽然创立于西方,但它揭示的内容并不限于西方,而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历史、人类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

又如,有人诋毁《共产党宣言》的思想, 把共产党人要消灭 “私有制”,歪曲为:“第一,消灭(即没收)一切私有财产,使所有的人都失去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第二,消灭一切个人思想,使所有的人都成为没有头脑的‘顺服工具’”。显然,这是对共产主义的妖魔化。稍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第一,共产党要消灭的私有制是指生产资料,即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因为这是剥削人、压迫人的经济根源,不是指个人的生活资料。共产党人决不消灭雇用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并且供直接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第二,消灭私有制是一个历史过程,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逐步实现的。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未达到可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高度以前,我国实行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而且所采用的制度和政策还要有利于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作用。第三,共产党人把私有制区分为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和小生产者私人占有制,对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实行剥夺,因为这是资产阶级剥削雇佣劳动者而来的财产,即资本,所以叫“剥夺剥夺者”,这种剥夺只是“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7页)对小生产者,共产党人执政的国家,要引导它们走互助合作的道路,不仅不对其剥夺,还要由国家给予物质的、精神的多方面的帮助。所以总起来说:“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8页)第四,共产主义革命在同传统的所有制实行最彻底决裂的过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地决裂。这里讲的“传统的观念”,不是“一切个人思想”,而是同“传统的所有制”相对应的观念,如私有制观念、鄙视劳动、鄙视劳动人民等。

来源 : 《红旗文稿》2016/06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梅荣政
梅荣政
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