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是新阶段重新瓜分世界的开始

项国兰 2015-12-25 浏览:
如果说颜色革命主要解决政治权力问题,文化霸权则是解决政权的长治久安问题。为此文化霸权就是要不择手段地输出其制度、传播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

 

四、结论

 

以历史维度观察一路演进而来的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无论如何伪装,都是“丛林规则”在大行其道。虽然资本主义已步入衰败期,但是其潜力没有完全耗尽,其本质不会发生根本变化,与新干涉主义的博弈是一场持久战。社会主义在学习西方的现代制度建设、法治建设、现代国家、企业管理制度、社会建设方面的经验,在借鉴政治学、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等思想理论领域所取得的优秀成果方面,与温习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史、批评西方的腐朽、虚伪、双重标准等应当并行不悖。当然资本主义在内外压力下有妥协的一面,也有与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等千丝万缕联系的极端一面。而如何防范、应对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对可能演进的各种资本主义的攻略进行扼制、施压、敦促、引领,是马克思主义、以无产阶级执政党为首的世界进步政治精英、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一项艰巨任务。

[①]比如乌克兰第二次颜色革命中美国与欧盟的表现。

[②] 2015年8月,美国扶持的“玫瑰革命”总统萨卡什维利遭格鲁吉亚最高检察官办公室通缉,罪名是涉嫌谋杀前总理、镇压2007年示威群众及滥用纳税人钱款。此前他已逃到美国。2015年5月30日,他被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任命为乌克兰敖德萨州新任州长。

[③].童师群:《环球》杂志2015年第6期。

[④] 杨玉:《中情局大撒“鬼钱拉拢外国元首”》,《上海译报》2015年6月25日。

[⑤] [西]迭戈·奥利维亚·埃维亚:《美国20世纪后半叶对南美洲的干涉》,西班牙《起义报》2015年5月22日,参考消息网2015年5月29日。

[⑥] 《话语权与领导权会议文集——颜色革命与文化霸权(第六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研究中心,中国·北京 2015年10月,第41页。

[⑦]刘水明等:《颜色革命破坏中东和平与发展》,人民网-人民日报2015年10月5日 。

[⑧]许立群:《“颜色革命”也让欧洲大陆“很受伤”》,人民网-人民日报2015年10月6日。

[⑨] [法]阿芒·马特拉著,陈卫星译:《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思想与战略的历史)》,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第143页。

[⑩] 《金融年内五角大楼规划指导》,《纽约时报》1992年3月8日。

[11] 一份关于2000年华盛顿对日本的报告呼呼西方恢复镇定,动员起来反对一个阴谋控制世界的国家,它的“无道德的、操纵性的和抑制的文化”将是与西方“犹太—基督”文化“不相容的”。([法]阿芒·马特拉著,陈卫星译:《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思想与战略的历史)》,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第239页)

[12] 参见:[俄]Г.久加诺夫著,何宏江等译:《全球化与人类命运》,新华出版社2004年1月版,第70—84页。

[13][法]阿芒·马特拉著,陈卫星译:《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思想与战略的历史)》,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第142页。

[14] [俄] Ю.А.普罗科菲耶夫著:《苏共被禁前后》,莫斯科“АЛГОРИТМ”,“ Эксмо”出版社2005年,第115—136页。

[15]詹得雄:《西方对民主的反思》,《红旗文摘》2012年第5期。

[16] 铁血网http://bbs.tiexue.net/bbs74-0-1.html,2015年10月30日。

[17]西陆网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436498.html,2015年10月30日 。

原标题  项国兰: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的历史维度

来源 : 红色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