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是新阶段重新瓜分世界的开始

项国兰 2015-12-25 浏览:
如果说颜色革命主要解决政治权力问题,文化霸权则是解决政权的长治久安问题。为此文化霸权就是要不择手段地输出其制度、传播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

颜色革命是新阶段重新瓜分世界的开始

本文拟以历史维度从四个方面分析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颜色革命的性质及其历史轨迹;文化霸权的任务、演进过程、目标、迷惑性;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的实质、资本主义的妥协性、其与法西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关系;结论。主要观点包括:叙述颜色革命的历史轨迹,阐述不同时期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各种干涉、战争给整个人类造成的灾难和牺牲;分析文化霸权的演进过程、其迷惑性、虚伪性和其操控舆论、输出价值观、理论和意识形态的手段;提出社会主义在学习、借鉴西方的现代制度建设、法治建设、现代国家、企业管理制度、社会建设方面的经验方面,在借鉴政治学、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等思想理论领域的优秀成果方面,与温习资本主义发展史、批评其腐朽、虚伪、双重标准应并行不悖;说明资本主义消亡的必然规律及其与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的千丝万缕联系;颜色革命和文化霸权表明西方的“丛林规则”依然大行其道;资本主义潜力没有完全耗尽,其本质不会发生根本变化,与新干涉主义的博弈是一场持久战;如何防范、应对可能演进的各种资本主义攻略,并对其进行扼制、施压、敦促、引领,是马克思主义、以无产阶级执政党为首的世界进步政治精英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一项艰巨任务。

 

一、颜色革命的性质及其历史轨迹

 

1.颜色革命的性质

颜色革命是近年来才有的新事物,是资本主义在新世纪的一个新创造,其新在于,被颜色革命国家的反对派是打着民主、人权及选举不公等口号,其新还在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基本是“高调”幕后操作,所谓高调就是声称支持民主、自由。当然有时也急不可耐地跳到前台。[①]其新还在于利用一国内部的反对派,挑起一国内部的争斗,是轰轰烈烈进行的。大多数颜色革命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过精心策划的。他们有这方面的专门设计人才,专门的教材、专门的培训机构及具体操作路径和其政府设立的专门基金。

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驻我国大使李洁明、现任驻俄罗斯大使特夫特都堪称这方面的专门设计人才。2000年特夫特在立陶宛挽救亲美政党在议会选举中的败北局面,最终使执政的社民党延续了前政府的脱俄入欧方针,加入欧盟。2003年他在格鲁吉亚协助巩固那里的“玫瑰革命”成果。在他的游说下,美国向格鲁吉亚提供数十亿美元,其中不少用于包括挑衅、恐吓行动,挑动民众的恐俄情绪等。[②]2010年至2013年7月他任驻乌克兰大使。在这四年里,这位使尽种种招数,削弱俄在乌的影响力,并软硬兼施劝说新总统向欧洲靠拢。在他的鼓动下,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先是决定与欧盟签署协议,但是随后又改变决定,进而为2014年新一轮的颜色革命,也称广场革命的乌克兰危机埋下导火索。[③]

而专门的教材则非《从独裁到民主》这本书莫属。这是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出版的。那里面谈了198种具体方法,比如,如何对待普通居民,如何对付官员、分化瓦解执政党,如何操控媒体,如何组织非暴力集会和罢工等等。至于培训机构则有一长串:美国的中情局、国际开发署,西方国家的驻外使、领馆以及一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等。

不同国家的革命颜色各异,提出的口号和采取手法也不尽相同,但性质是一样的:干涉该国内政,以控制其政治权力,进而迫使这个政权接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设计的国家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以谋取经济利益,至少是使这个政权听从西方调遣。当然颜色革命是新事物,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干涉别国内政则由来已久。

2. 颜色革命的历史轨迹

这一节我们追逐一下颜色革命的历史轨迹。比如1948年,意大利共产党声望极高,很可能在选举中获胜。为避免这一结果出现,美国中情局将大笔资金打入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账户,帮助后者在大选中反败为胜。再比如1951年,以清廉著称的伊朗首相摩萨台主张将伊朗石油国有化,而这将使美英两国利益受损。于是美英联合制定了推翻摩萨台、扶持亲英分子上台的计划。中情局在政变前向亲英分子提供约10万美金,并允诺事后再支付500万美金。同时,中情局甚至请出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门生负责对摩萨台的宣传战,还拿出美元拉拢人心。据中情局内部资料显示,当时伊朗一份主流报纸的所有员工均可获得4﹒5万美元的“私人贷款”,“以换取宣传喉舌的合作”。经过两年多运作,摩萨台于1953年8月20日下台。[④]比较颜色革命我们看到,那个时期的干涉基本是低调幕后操作。

在20世纪后半期美国对南美的干涉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美洲开发银行(BID)成为先锋,目的是控制南美地区经济。二战结束以后,南美经济感受到了欧美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农牧业、铜矿、硝石、煤炭等产量下降。这迫使南美洲国家不得不与IMF和BID达成高息借贷协议,条件是采取宏观经济调整政策,削减社会、医疗、粮食和教育等方面的支出,这让社会难以忍受。南美国家在政治和军事上都做出了反应,工会、教育工作者和学生也起来斗争。对此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做出的反应是贴叛乱标签、策划政变和暗杀。这些惩罚性行动导致智利、阿根廷、巴西、玻利维亚和乌拉圭有数千人死亡,在美国与组成“秃鹰计划”的南美各个独裁、军事政府之间达成的协议中,这些人属于“强迫失踪”。受到酷刑的公民数不胜数,父母被杀害后子女被军人绑架并抚养的案例也大量存在。这种不道德和残忍的行为再一次证明了资本主义人性的泯灭,通过策划政变和谋杀来扩大资本的利益。[⑤]这里有一点民主的影子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这些事件中主要是策划、培训并提供资金。而就在这个时期,因为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名声不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正在酝酿把自己装扮成“民主国家”。足见其双重标准。

来源 : 红色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