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郎遭喊打标志一个时代的结束

蔡历 2015-12-17 浏览:
网曝宋鸿兵和郎咸平被围殴、围堵了。这不仅意味着宋、郎个人一个人生阶段的终结,失去了大陆民众的宠爱基础,无法再红了,更标志着中国又一个时代的结束。

宋、郎遭喊打标志一个时代的结束

网曝宋鸿兵和郎咸平被围殴、围堵了。

这不仅意味着宋、郎个人一个人生阶段的终结,失去了大陆民众的宠爱基础,无法再红了,更标志着中国又一个时代的结束。

为更好理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在结束,需要对建国以来的中国历史做一个简短回顾。

1949年以来的中国历史,充满激烈的变化,短短的66年,已经跨越7个时代,平均9.4年一个新时代。

第一个时代,1949年-1956年。

按毛主席的说法,这个阶段是一个“新民主主义”时代,也是一个过渡时代。

所谓的“新民主主义”,就是不急着搞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而是允许私有制、资本家的存在,先过渡一段时间,再搞共产主义。

第二个时代,1956年-1966年,共产主义时代。

新民主主义搞了6年之后,毛主席坐不住了,他要加快进入共产主义的进程。于是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土地公社化开始了。“大锅饭”、“大跃进”、“赶英超美”、“大炼钢铁”都是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亩产万斤的浮夸风,以及大规模的饿死人事件也是发生在这个期间。

第三个时代,1966年-1976年,文革时代。

将文革理解成单纯的权力斗争是一种狭隘。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毛主席要批斗刘邓,而在于毛主席为什么要批斗刘邓。深层原因是毛主义认为他们正在背离、背叛共产主义。

毛主席发动文革的根本目的是要拯救已经失败的共产主义,他认为前十年的共产主义实践之所以出了很多问题,之所以搞不下去了,根源在人们的思想出了问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思想出了问题。要在中国继续推行共产主义,必须先进行思想革命、文化革命。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晚期曾经有个自我评价,他说自己这一辈子就做了两件事,一是把蒋介石赶到台湾,二是发动了文革。显然在毛主席看来,文革是建设共产主义的必要前提,文革就是建设共产主义。

第四个时代,1976年-1989年,商品经济时代。

同时这也是一个过渡时代,向真正的“市场经济”过渡。

诚如毛主席自己所言,他一生领导了两大革命,一个是武革,一个是文革。武革就是带着农民去打仗,打老蒋,建立新中国;文革就是带着农民搞共产主义。然而,武革胜利了,文革却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对武革、对造反分地农民买账,而对文革、对共产主义收地,农民不买账。如果说出工不出力、磨洋工是农民对共产主义的消极反抗,那么,安徽小岗村十八个农民宁愿不要命也要分地的故事则是积极反抗了。

毫无疑问,毛主席对中国农民、对中国文化只理解对了一半,这注定了功过参半、毁誉参半的结局。

随着毛主席的逝世,文革也彻底失败了,这也意味着共产主义的彻底失败。紧接着就是改革开放,政府的工作重心也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把集中的土地又重新分给农民,即所谓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并提出要搞“商品经济”。

所谓的“商品经济”是在当时意识形态的背景下,对发展经济的一个“羞涩”、“含蓄”提法。企业承包制、价格双轨制,是这个时期的两件大事,他们和“商品经济”一样,都是过渡性、临时性的做法和概念。

价格双轨制催生了一个特殊现象,就是“官倒”,他们靠关官方的关系,用很低的行政划拨价从国企中弄出一批东西,然后再拿到市场上以很高的市场价销售,迅速暴富。

这时还出现一个特殊的词汇叫“下海”,就是指辞去公职从事商业的行为。按这个逻辑,现在的报考公务员热就是“上岸”。

第五个时代,1989年-1997年。市场经济登场时代。

在苏联解体和国内反腐、反“官倒”的双重刺激下,1989年发生了“64风波”,这引发各界和当局进行深入的思考。

1992年年初,邓小平发表了影响深远的“南巡讲话”,不仅影响了中国,而且影响了世界。“南巡讲话”的核心就是提出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年10月份的十四大也正式发文。

从“商品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有四层含义。一是认可了市场经济的地位,认可了赚钱行为,发展经济的行为;二是认可了西方资本主义,要引入,要学习;三是在这个两方面的认可下,坚定了中国发展经济的信心,为更深入改革政策的出台扫清障碍,加速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加速了中国对世界市场的参与和影响;四是中国的市场经济也是与西方保持距离的,因为前面加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定语,这个定语绝非文字游戏和虚伪,是有实质内涵的。和日本不同,中国在政治经济制度上始终在刻意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

来源 : 新心性主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