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自由观的本质区别

倪素香 梅荣政 2015-07-22 浏览:
自由作为一种价值取向的存在,不仅仅是个人意志自由的范畴,更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将自由的价值取向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不仅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继承和发展,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自由价值取向的肯定,与资本主义的自由观有着本质的区别。

自由作为一种价值取向的存在,不仅仅是个人意志自由的范畴,更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将自由的价值取向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不仅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继承和发展,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自由价值取向的肯定,与资本主义的自由观有着本质的区别。社会主义自由价值观的提出,有力地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由价值观的践行,也成为确保我国人民自由权利的保障。

一、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内涵

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不断地追求人类的自由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自由价值观在内涵上,不仅仅是在哲学层面上肯定了自由是人的本质属性,更是把“人的自由发展”提升到了人类社会理想的高度,是对自由的社会价值的最高追求。梳理马克思主义的自由价值观的内涵,可以帮助我们正确把握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1.对人的自由本质的肯定

从哲学角度来看,马克思主义自由观建立在唯物史观和科学认识论的基础上。它对“自由”的观念和“自由”的价值进行了具体的历史的考察,并对人的自由的本质特性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一方面,马克思主义肯定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意志自由不过是对事物的认识的能力。恩格斯曾明确指出,“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1](P491-492)简言之,“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因此它必然是历史发展的产物。”[1](P492)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认为对人的自由的理解要放入社会实践中去考察。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2](P135)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人是实践的存在物,人的本质是在社会关系中和社会实践的活动中不断生成和完善的。由此,马克思把自由的价值从精神本性转为人的本质即改造世界活动的根本特性,指出“一个种的整体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恰恰就是人的类特性”,[2](P56)“正是在改造对象世界的过程中,人才真正地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2](P57)基于对社会关系中的人的本质力量和活动的考察,马克思主义认为只有在社会实践和不断斗争的历史进程中,才能克服人的异化,争取无产阶级的自由和解放,最终也才有人类的解放和自由。而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对剩余价值的剥夺、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所导致人的本质的异化,恰恰是人的自由的丧失,同时也正是无产阶级争取自由的发端。因此,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人类社会历史就是一部不断争取自由、为自由而奋斗的历史。

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观,不单纯是认识论意义上对必然的认识,在社会历史意义上,作为人的活动方式和不断争取的自由权利也是马克思主义自由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认为,在阶级社会里,个人自由是不可能完全实现的,个人作为阶级的一员,不可避免地受到阶级的压制,在资本主义社会“自由这一人权不是建立在人与人相结合的基础上,而是相反,建立在人与人相分隔的基础上。这一权利就是这种分隔的权利,是狭隘的、局限于自身的个人的权利。”[3](P41)马克思把自由的实现寄托在无产阶级革命和全人类的解放,共产主义的实现才意味着人类真正的实现自由。恩格斯指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的必由之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2](P422)“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1](P817)

马克思主义对人的自由本质特性的认识,对共产主义的自由社会价值取向和实现方式的经典论述,不仅是社会主义自由价值观培育和弘扬的思想基础,也是实现和践行社会主义自由观的指导思想。

2.对自由全面发展的追求

马克思主义提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社会目标,一方面是对人的自由本质规定性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是为共产主义的实现提供了价值目标和取向。为了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社会目标,马克思主义也将自由诉诸于经济、政治、法律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权利要求的实现上。

在马克思主义看来,自由对无产阶级而言首先就是争取经济的自由。恩格斯曾指出,“唯有借助于这些生产力,才有可能实现这样一种社会状态,在这里不再有任何阶级差别,不再有任何对个人生活资料的忧虑,并且第一次能够谈到真正的人的自由,谈到那种同已被认识的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1](P492)有了无产阶级的经济自由才有政治自由、法律自由的权利,因此,争取经济解放成为政治解放的基础和前提。从这一角度而言,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观关注的是要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剥削和异化,通过人的解放而获得人的自由,更强调自由的价值与目标。由此,政治自由和政治解放也成为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重要力量。虽然在马克思主义看来,现实的政治解放不是人类解放的最后形式,但仍然肯定“政治解放当然是一大进步;尽管它不是普遍的人的解放的最后形式,但在迄今为止的世界制度内,它是人的解放的最后形式。不言而喻,我们这里指的是现实的、实际的解放。”[3](P32)“政治解放的限度一开始就表现在:即使人还没有真正摆脱某种限制,国家也可以摆脱这种限制,即使人还不是自由人,国家也可以成为自由国家。”[3](P28)因为“国家是人和人的自由之间的中介者”,[3](P29)所以通过政治自由来实现人的自由,也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前提条件。虽然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的法律自由是予以批判的,认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2](P411)但马克思主义仍然肯定法律对自由的维护,指出“法律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遍的规范,在这些规范中自由获得了一种与个人无关的、理论的、不取决于个别人的任性的存在。法典就是人民自由的圣经。”[4](P176)“自由是可以做和可以从事任何不损害他人的事情的权利。每个人能够不损害他人而进行活动的界限是由法律规定的”。[3](P40)因此,建立真正的法律自由也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保障。

来源 :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梅荣政
梅荣政
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