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驭资本力量,做大做强社会主义

鄢一龙 2014-08-11 浏览:
习近平同志指出:“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国有经济还是中国稳步走上共同富裕道路的经济基础。在一个资本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里,贫富差距不断趋于拉大就如同物体在地心引力作用下不断趋于下坠一样。

——论新一轮的国有经济改革

我国规模以上的国有工业企业产值比重从1978年的78%,下降到目前的27%左右。是否真的像某些机构和学者鼓吹的那样,这个比重仍然太高,需要通过民营化、私有化,促进国有经济比重下降到所谓的世界通行的10%左右?

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深化国企改革是大文章,国有企业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还要加强。国有企业加强是在深化改革中通过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决定》)对国有经济改革的论述是前所未有的浓墨重彩,其中点睛之笔是推动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这显然不是要削弱社会主义因素,而要通过驾驭资本的力量做大做强社会主义因素。

从资产向资本的战略转移就如同当年毛泽东同志提出运动战好于阵地战,不是着眼于一城一地的攻防得失,而是有进有退,“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在战略方向稳定的同时,战术机动灵活,在流动的战斗中不断壮大军事实力,从而把中华大地上的国有经济大文章写得更加生龙活虎,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一、撒切尔夫人预言的破产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随着计划经济全球范围的解体,中国的经济体制也开启了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历程,国有经济面临着向何处去的问题。1991年,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时曾经预言:“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可能兼容,社会主义不可能搞市场经济,要搞市场经济就必须实行资本主义,实行私有化。”(转引自任仲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变中国命运》,人民日报,2012年7月12日)[page]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断探索国有企业改革的道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上世纪80年代推进的是以放权让利为特征的改革,包括扩大企业自主权、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实行以承包制为主体的多种经营方式,提高了国有企业经营的自主权,增强了国有经济的活力。90年代以来,主要推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要求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党的十五大以来,进一步推进“抓大放小”的国有企业的战略性改组。党的十六大作出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重大决定,并强调要加强国有资产监管。

国有企业经历了痛苦的改革和转型过程,实现了先衰弱而后重新崛起的过程,使得国有资产总量大幅度增加,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不断优化,国有经济的活力和竞争力不断增强,发展质量大幅度提升,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国有企业资产总额从1997年的12.5万亿元提高到2013年的104.1万亿元。国有企业成为中国世界性企业的主力军,到2013年,已有92家中国大陆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居世界第二位,其中国有企业共有83家,比2000年增加了74家。

中国的贡献在于突破了公有产权和市场经济不能融合的神话,在发展市场经济的同时,不但没有摧毁公有经济,反而做大做强了公有经济,从而打破了撒切尔夫人的预言。

二、国有经济要成为维护全民利益、国家安全的基石

如何做好国有资本这篇大文章?核心是按照资本运营的规则来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驾驭并利用好资本。要形成国有经济的合理布局,进一步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扩大国有资本对经济、社会、文化领域的控制力和影响力,从而使得国有经济真正成为维护全民利益、维护国家安全的经济基础。

一是国有经济有退有进,形成新的国有资本战略布局。目前,国有企业仍然面临诸多问题,企业竞争力有待提高,国有资产布局不合理。2001-2010年,全国国有企业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为5.4%。2010年国资委统计的12.4万户国有企业中亏损企业约占35%。2010年仍有70%的国有企业分布在一般生产加工、商贸服务和其他加工行业。通过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就使得国有资产具有流动性,从一般性和亏损的行业退出,而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进入关系国家利益的薄弱环节。主要从两个方面加大国有资本的布局:一是增强国有经济在保障国家安全的主力军作用,包括传统的国防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信息安全、经济安全)。二是增强国有经济在公共服务的主力军作用,服务于节能减排、生态建设、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目标的实现。到2020年基本形成国有资本分布要形成国家战略性行业与一般性行业合理分布的格局,总体上要从目前的三七开变为七三开。[page]

二是设立非盈利性基金会,加大国有资本对于非经济领域的控制力、影响力。目前的国有经济对于国家的战略支撑主要局限于经济领域,实现从资产向资本的战略转移之后,就有可能扩展到非经济领域。特别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和提升国家软实力已经成为突出挑战。形形色色的舆论背后,都有特定倾向的资本力量在操纵。可以投放国有资本设立具有国家战略支撑属性的非盈利性基金会,通过资助国内与国外的学术研究、非政府组织活动、新闻媒体报道等活动,促进与我国经济基础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建设和国家软实力建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