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富勤:从天价律师费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制度的完善

佘富勤 2020-06-28 浏览:
我国是一个还没有彻底完成脱贫任务的社会主义处级阶段的国家,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坦诚,我国尚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而1200万元的“天价”律师费,一定是专为资产千亿的王振华这样大老板量身定做,也只能是为资产千亿的这样大老板量身定做,在1200万元这样的“天价”律师费的碾压下,9岁女童的合法权益的保护无疑在拷问着律师的良心和制度,迈向市场化、私有化的律师制度,是否确实需要完善一下?

不能否认律师制度在走上市场化、私有化的道路之后律师对整个社会的作用,但自从律师制度在走上市场化、私有化的道路之后的各种负面情况不能不令人担忧。哪一个司法腐败的案件之后没有掮客律师的影子?没有国家做后盾的律师,哪个没有受过窝囊气?社会上活埋律师的案件不是没有发生过,遇到不依法主持庭审的法官,哪个律师不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有几个律师甘心情愿把自己从当事人腰包掏出的钱送给掌握公权力的办案的人员?律师在社会上,除了挣一点受气钱之外,一旦合法权益受损,哪个维护律师权益的律协所发出的呼声,又有多少领导真正愿意关注?市场化、私有化道路上的律师,其实也很可怜和可悲,一旦律师连自身合法权益也无法保护,还能依靠律师来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吗?

随着法治进程的加快,法治政府的建设越来越重要,为各级党委政府提供法律服务的公职律师呼之欲出,然而据本人了解,除广东建立了公职律师事务所外,其他地方的公职律师都是游兵散勇,并没有整体发挥作用成为各级党委政府提供法律服务的主力军,而为各级党委政府提供法律服务的主力军依然是外聘的律师团,这些外聘的律师团政治上是否可靠姑且不论,立场上也没有真正和党委政府一致,要知道外聘的律师团毕竟是短期的雇佣军,“无恒产者无恒心”是社会规律。尽管能当上党委政府法律顾问的律师团,除了综合实力不错外,还一定得到了领导的个人认可,党委政府为此支出的费用其实也应当是不小的数字。

随着防止冤假错案机制的建立,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的全覆盖也开始实施,这些全覆盖的刑事辩护律师当然是来自法律援助中心或国家出资聘请的社会律师。综合公职律师的工资、为各级党委政府提供法律服务外聘律师团的费用、为实施刑事辩护律师全覆盖所支出的费用,国家总体支出的法律服务费其实并不比专门建立起一支自己的“国家队律师”省钱,因此本人建议,对现行的律师法律制度进行全面修改,建立起一支信得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国家队律师”非常必要。

为此本人建议,重建八十年代以各个行政区划建立起来的各级政府律师事务所,可以在地方区划名称之后加一个“国家法律服务中心”。由该中心承担该行政区域所有党委政府法律事务,包括为同级党委政府提供法律服务、办理法律援助事务、办理所有刑事辩护事务,所有刑事辩护业务必须有“国家法律服务中心”律师参加辩护,以从国家层面保障人权和防止冤假错案发生,当事人自行再另外聘请社会律师参与刑事辩护也是应当允许的。

“国家法律服务中心”除法律援助的事务外,原则上禁止办理其他国家事务之外的案件。这些“国家法律服务中心”的律师,他们应当享受和员额法官、检察官同等的待遇。他们是国家律师队,对待这样的国家律师队,法官、检察官也不再会羡慕律师的收入高,也不再高高在上动不动发脾气随意打断律师的发言,法律职业共同体在一个起跑线上的构建不再是奢望,法官、检察官、警官受贿和律师行贿的现象一定会大大减少,市场化、私有化律师队伍对司法公正的冲击一定会大大减低,完全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目的区别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制度才会大放光彩。

我国是一个还没有彻底完成脱贫任务的社会主义处级阶段的国家,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坦诚,我国尚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而1200万元的“天价”律师费,一定是专为资产千亿的王振华这样大老板量身定做,也只能是为资产千亿的这样大老板量身定做,在1200万元这样的“天价”律师费的碾压下,9岁女童的合法权益的保护无疑在拷问着律师的良心和制度,迈向市场化、私有化的律师制度,是否确实需要完善一下?

【佘富勤,大同市政协委员,广灵县政协常委,司法局干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