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道人:中西方新冠防疫差别咋这么大呢?

邋遢道人 2020-06-28 浏览:
文明开始时中国人和西方人(两河和尼罗河以及东地中海)需要解决的公共事务的各自特点,决定了两边人各自的国家组织和决策特点。先民时期,抵抗水旱灾害和瘟疫是华夏地区的最主要公共事务。而消灭、奴役其他族群和防止其他族群消灭和奴役自己是西方先民最主要的公共事务。这两种公共事务决定了两边的国家组织和决策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并影响至今。这是这次疫情期间双方应对能力出现显著差别的根本原因。

神话传说:“巴比伦塔”是讲人们修了个通天高塔想求上帝:现在各民族各说自己的语言,无法沟通互相不理解,冲突敌对不可调和,希望上帝能让大家都说一种语言。不同民族和族群的对立是两河流域人们最苦恼问题。从赫梯帝国到亚述帝国,灭国、屠城、杀戮是这一地区最突出的“文明事件”。

著名的“出埃及记”是讲被埃及人俘获和奴役的以色列人如何在摩西的带领下千难万险回到迦南故地(现巴勒斯坦)的故事;“荷马史诗”的故事是个征服灭国的故事。金字塔里面的文字和图像,大部分是彪炳法老的征服功绩,此后无论希腊罗马,凯旋门是必不可少的。

相比较而言,关于自然灾害和瘟疫的传说很少。当然这一时期所有民族都有大洪水故事,有“诺亚方舟”。但这些神话是一个描述一个时期特大洪水的故事,不是人们治理水患的故事。人们到高地躲避洪水,无非两河和尼罗河流域人们每年夏天要做的事情——这么大的洪水没法治的,只能躲。

国家间战争可以用常备军(亚述、古罗马),也可以用联军(赫梯、古希腊),中央高度集中权力的要求远比治水防疫和赈灾轻。

贫道说这些,并不是打算表达“厉害了我的国”,更不是“战狼精神”。看到一个日本人看到中国抗疫后感慨中国动员能力惊人,以为这样的民族太可怕不敢惹,据说其他一些国家不少人也有些怵怵的。其实大可不必,中国人这样的动员能力只在抗灾抗疫时发挥作用,打仗不见得。除了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人民军队,中国其他任何时候动员战争的能力都很臭的,而且还汉奸满街跑。

关于为什么中国比东地中海地区的自然灾害和瘟疫都厉害,以及那一片为什么那么爱杀人奴役人,就算搞个宗教“分别心”也那么强(异教徒),贫道讲座讲了,但太长这里就不说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邋遢道人”,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邋遢道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