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道人:中西方新冠防疫差别咋这么大呢?

邋遢道人 2020-06-28 浏览:
文明开始时中国人和西方人(两河和尼罗河以及东地中海)需要解决的公共事务的各自特点,决定了两边人各自的国家组织和决策特点。先民时期,抵抗水旱灾害和瘟疫是华夏地区的最主要公共事务。而消灭、奴役其他族群和防止其他族群消灭和奴役自己是西方先民最主要的公共事务。这两种公共事务决定了两边的国家组织和决策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并影响至今。这是这次疫情期间双方应对能力出现显著差别的根本原因。

中西方早期的神话就差别很大。山海经几个最经典的神话:女娲补天:抗洪;后羿射日:抗旱;神农尝百草:治病防疫。包括共工、鲧和大禹堵和疏的不同治水方案,围绕抗灾的故事在国家形成时期比比皆是。甚至从史书上就能看出国家形成的抗灾逻辑。

禹他爸鲧和共工都用堵(共工“壅防百川”《国语》;鲧“堙治水”《尚书》)的方法,禹用疏导(决九川距四海,浚赋治距川《尚书》)的方法,只是他比他爸聪明?《史记夏本纪》透露这样信息:禹有“五功”,除了治水外还做了:定都阳城、分九州、征三苗、会诸侯于涂山四件事。建立国都是考古认定国家建立的标志性特征之一;分九州建立行政区划打破部落分立的举措;征三苗说明已经有了诸侯联军甚至国家常备军;而会诸侯发生的事更说明问题:《国语》有“禹致群神来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部落首领开会迟到了抓住砍头!没有点王权恐怕不行!

大禹能用疏导的方法治水,与打破各自为政的部落体系有直接关系。河道怎么走怎么分布合理,与部落分布没商量过。把甲部落的洪水积水通过乙部落地盘疏浚了,也许从此没了水患,但这叫“以邻为壑”(壑:排水沟),人家不会愿意。疏导必须有整体规划和调整各方利益的权力才行,否则治水只能帮着甲部落堵完帮乙部落堵,最后无功而返。这是从共工到鲧被砍头原因。大禹只有集中权力才能完成治水功业,而能够有效治水才有了国家体系。

同时,赈灾更是只能由中央政府完成。地势高的风调雨顺,低洼地可能涝了,反之亦然。洼地受灾了用协商方法让高地人救济,说“明年也许是大旱呢!”,恐怕协商完那边都饿死了。只能中央政府储备好物资即时赈灾才行。

夏商和西周王权都有权威,东周礼崩乐坏诸侯分立,回到了夏初局面。春秋五霸,齐桓公最早会盟葵秋,盟约5条前4条都没啥实质内容,第五条“无曲防,无遏籴”(洪水来了不准筑堤挖沟淹别国,别国受灾不准禁止粮食出口),此后会盟盟约都有这两条。可见不解决抗灾赈灾这些事儿,谁都活不安宁。

还是秦王英武,一统天下。再后“百代都行秦政治”,了这事儿。

然后是抗瘟疫。前些年流行猪流感,贫道曾发文说这次不用慌,中国人不用怕。结果美国感染6000万,中国12万。一百年前西班牙流感,全球死了4000万(一说上亿),中国死了不到一万。天花鼠疫伤寒这些在西方动辄灭城灭国的瘟疫,在中国即使也减损很多人口,但远没有西方和美洲那么可怕。这只能说明一点:相当多传染病很早就在中国流行过,中国有抗体的人比较多。

中国人对传染病认识很早,卜辞里就有“疾,亡入”(亡:勿)。现在“豫(预)防”一词在《周易》中就出现。《周礼》记载政府设有负责“四时变国火,以救时疫”的官员。八十年代以前防疫的满街熏烟,两千多年前的街上就能闻到,《山海经》记载的熏药草就有7种。熏烟防疫是更《千金方》防疫主要方法。英人1896年用牛痘预防天花说是“重大发明”,实际是800多年前的宋人“人痘”防疫法传至欧洲后的“技术改造”。

中国古代对隔离降低传染率的方法就很熟悉。论语里有孔子见害传染病弟子冉耕隔着窗户说话的内容(论语: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隔离甚至已经制度化。湖北云梦出土的秦简,记载了秦代对患麻风的犯人进行安置的机构。晋朝规定朝臣家有感染三人以上病人者,虽无病百日亦不得入宫。

药物抗疫更是中医药最重要的手段,伤寒论温病论就是为抗疫写的。

二十四史是官方正式档案,除了记载了数千水旱灾害,还记录了上千次瘟疫。抗击水旱灾害和瘟疫,以及对灾害地区老百姓进行救济,是古代中国人必须处置的最重要事件。一是这类事儿只能集权不能分权,二是中国摊上这类事儿时间很长了,驾轻就熟。

中国人对皇帝在抗灾救灾方面的要求近乎苛刻。

中国人就算没读过《寡人之于国也》,起码知道“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梁惠王见孟子时进行了自我表扬:

【“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自然灾害),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

正想得到表扬,却被孟子用“五十步笑百步”奚落一顿。按孟子标准,只要理论是有做得更好的空间,现在做的就不行。只要有人饿死了,说“非我也,岁(天灾)也”就叫推卸责任。“王无罪岁”(不说天灾二字)是做王的最高境界,特朗普听了这些恐怕要连发120个推特骂孟子。

西方初民时期主要公共事务是什么呢?贫道觉得是征服和奴役别的国家和民族以及抗击其他国家的侵略和奴役。在国家形成甚至此后很长时期,无论抗灾和防疫似乎都不很重要。

来源 : 邋遢道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