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明人明察 2020-06-26 浏览:
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的胜利,尽量淡化苏联的因素,阅兵式气势恢宏,但阅兵式上的苏联因素太少,这种处理让卫国战争的胜利看上去缺乏主体。是谁赢得了卫国战争?是苏联。这说明俄罗斯并不想承认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存在的合理性,但又需要苏联创造的辉煌历史。普京想要的是苏联的地理版图和地缘影响力,但又不想要苏联的制度。这足以说明普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普京不改变自己的历史观,不纠正对苏联制度的偏见,再给普京二十年,也是一样。

俄罗斯也需要依靠否定苏联制度的合理性,论证现行体制的合法性。

就是普京本人,对待苏联都是这样一种矛盾的态度。既痛惜苏联的解体,又不怎么认同苏联的制度。这从他对于“十月革命”的态度可以看出端倪。

2006年,在纪念俄国议会(国家杜马)成立100周年招待会上讲话时,普京说1906年成立的第一届国家杜马的活动是“俄罗斯追求民主”的“鲜明例证”。他认为:

【“1917年革命终止了经选举合法产生的代表机构的活动。对此我们不应当忘记。我们不应当忘记政治极端主义可能给我们国家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2013年3月14日,在会见俄罗斯军事历史协会成立大会与会者时,普京多次使用过“十月政变”这个名称用来指十月革命。从普京对于十月革命的称谓,不难看出他本人对十月革命的态度。

2017年,普京质问:

【“不通过革命,而是沿着演变的道路——不付出国家遭到毁坏、千百万人命运受到残忍损害的代价,沿着渐进的持续前进的道路,难道就不能发展了吗?”】

最反应普京态度的是一句话:“谁不为苏联的解体而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虽然也有人说普京本人并没有说过后半句。我认为无论普京有没有说过,普京都不会反对后半句。

他说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而不是社会主义的角度肯定苏联。

尹国明: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普京对十月革命态度是持否定态度,对于苏联的制度也大抵如此。在普京心里,俄罗斯在政治上宁愿跟1906年的俄罗斯对接,也不是跟苏联的政治对接。

普京想要的是苏联的地理版图和地缘影响力,但又不想要苏联的制度。

这足以说明普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普京对十月革命的立场和评价反映了普京的民族主义价值观、历史观。

这次纪念卫国战争,依然是反映了普京的民族主义价值观和历史观。普京在捍卫卫国战争历史的万字长文中,依然说:

【“斯大林及其手下确实应该受到许多合理的指责。我们记得该政权对本国人民犯下的罪行......”】

真正对本国人民犯下罪行,让人均寿命降低四岁的,不正是苏联的解体和制度的转换吗?

普京的这种价值观和历史观,决定了普京的执政理念和俄罗斯现行的道路选择。

普京想要俄罗斯重新强大,但他选择的现实路径又不是社会主义。比如在经济上,他比较相信市场的作用,他认为市场经济能够“对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不再迟钝,他虽然有时候也说:“计划经济有一定的优势,它可以集中全国的资源来执行最重要的任务。”但他又认为计划经济“对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的迟钝最终导致经济的崩溃。”

苏联的崩溃是因为计划经济?这一点完全不符合事实。

苏联的经济平均增速虽然从50年代的10%以上,60年代的7%,70年代的5.5%,降低到80年代的3.1%。一直到1990年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苏维埃会议主席,对苏联的经济秩序进行严重的干扰之前,苏联的经济都是正增长。1990年,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开始自由竞选,苏联第一次出现了经济负增长-2.4%。1991年苏联取消了计划经济体制,实行市场经济和私有化改革,苏联经济当年下降了12.8%。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实行全面市场化,1992年到1994年的经济分别下降14.5%、8.7%、12.7%。

不是苏联制度本身,而是苏联末期的改革把苏联送上绝路。因为这种改革并不是为了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是为了否定社会主义。

如果因为苏联的经济增速低,就下结论是苏联的制度问题,那美国的制度更有资格被否定,就是苏联增长速度最慢为平均3.1%的80年代,美国的增长率也不过3%。俄罗斯实行市场化后的经济平均增速跟苏联更没法比,更应该反思。

就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看,苏联用三十年不到的时间,用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成为超级大国,资本主义还有比这个更快的发展和更大的成功?

尹国明: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俄罗斯自从告别计划经济走市场化道路,至今也已经有三十年,为什么俄罗斯没有重现苏联的昔日荣光,达到苏联的成就呢?现在的俄罗斯除了依赖丰富的自然资源优势,就靠吃苏联的老本了。不但未见到俄罗斯通过市场经济对于“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的灵敏反应,反而从科技创新到制造业,都无法跟苏联比。

时间给了市场经济三十年,俄罗斯人民也给了普京二十年,但普京却未能还给俄罗斯人民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现在的俄罗斯虽然也是世界重要一极,但已经不具备参与世界巅峰对决的资格,只能维持一个二流国家的存在,这个地位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苏联打造的军事基础。

普京的历史观局限性,限制了他要让俄罗斯重新强大的努力成果。

来源 : 明人明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明人明察
明人明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