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刘仰 2020-06-25 浏览:
“黑命贵”问题,米国社会的种族问题,今天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根源在米国建国就确立的国家基因。非洲国家曾经要求欧洲国家为历史上的奴隶制做出赔偿,被欧米一口否决。相反,欧米国家当年废除奴隶制时,有的赔偿了奴隶主的损失,例如英国。如今却不愿赔偿奴隶或奴隶的后代。事实上,当今米国的一些监狱里,主张黑人权利的书刊都被禁止,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却不禁止,已经说明了问题。

米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后,“黑命贵”运动在米国如火如荼,这把火一直烧向米国历史深处。随便搜索一下新闻就会发现,除了黑人在街头打砸抢烧,黑人以及“黑命贵”运动的支持们还推翻了华盛顿、杰斐逊、老罗斯福等人的塑像,电影《飘》下架,近日又要求耶鲁大学改名或解散,因为耶鲁大学得名于当年的捐赠者耶鲁,而他是个奴隶主。恕不一一举例。这一事态又因为当前民主党全力反川普,拜登、奥巴马等人煽风点火而有继续蔓延的趋势。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是中文简称,英语全称是“Black Lives Matter”,也有译为“黑人的命也是命”,英语简称“BLM”。这个运动并不是这次弗洛伊德被跪杀后新出现的,它在米国第一个黑人总统奥巴马任期内已经出现。那时候,罗伯特·李将军等南方邦联著名人物的塑像已经被推倒或拆除。这一次不过是继续向深度和广度进军,表现出米国社会的撕裂难以愈合。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在当今米国已成为新的政治正确,虽然争议很大,但反对意见一般不敢公开说,尤其是白人更不敢公开质疑。相反,现在批评“黑命贵”最强烈、最坚决的观点大都是黑人在说。落实到具体问题上,例如白人警察执法,“黑命贵”认为白人警察对黑人执法处处显示了种族歧视。因此,在一些地方“黑命贵”要求削减警察经费,甚至解散警察局。反对者认为,黑人明明违法了,警察为何不能执法?即便个别案件白人警察有过失,也不能否定警察执法的正当性。有些反对者还拿出数据说,现在警察面对黑人犯罪正常执法的比例下降了,常常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不见为净。长此以往,社会治安怎么维持?这次“黑命贵”运动开始,川普发推说:如果黑人抢劫,就开枪。但川普没能说到做到。毕竟,米国警察和军队中也有很多黑人以及同情、支持“黑命贵”的白人。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对于当今米国这一严重的社会撕裂,我们不必选边站,不必明确表态谁对谁错。冤有头、债有主,米国种族歧视有久远的历史和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的事态并不是今天新闻的直接反应,而是历史积淀的综合反应。黑人怒火万丈的确是有原因的。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举个例子说。南北战争前,有些南方州规定,州立监狱里终身监禁的黑人囚犯如果有孩子,这个孩子属于州政府的财产,满10岁后,州政府可以将孩子卖为奴隶,收入用于州立的白人学校。这项法律的实质是,黑人女性重刑犯在监狱里成为所有犯人以及狱警的免费性工具,在监狱里生下不知父亲的孩子,在母亲身边养到10岁,白人解释说,10岁后卖为奴隶,比继续留在监狱好。这个做法虽然在南北战争后废除了,但米国监狱赚钱,监狱追求营利,一直延续到今天。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南北战争名义上废除奴隶制后,一些白人发现监狱可以替代奴隶制功能。于是,南方白人借鉴北方白人的做法,用监狱赚钱,犯人充当了没有人权的廉价劳动力,犯人可以出租,可以用于监狱自己拥有的工厂、农场。犯人的主要来源就是黑人,黑人有点小过失就严判、重判,成为保证监狱营利的手段。州立监狱、私营监狱都如此。这做法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一定要多抓犯人,犯人少,监狱就要亏本。所以,米国人口占世界的5%,犯人数量却占世界的20%,绝大多数犯人是黑人。一个私营连锁监狱的CEO年薪可达400万米元,还可以上市。对此,人们的确可以说黑人犯罪率就是高,怨不得别人。人们也可以说白人经营的监狱要赚钱,把黑人变成了廉价劳动力,既没有最低工资也没有社会保障。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今天米国的政治态势是民主党支持“黑命贵”,共和党反对。这个态势本身就很滑稽。民主党历史上是奴隶制的坚定支持者,坚定维护蓄奴。自林肯废除奴隶制后,几乎在一百年内,黑人都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黑人成为民主党的铁票,不过是上世纪60年代以后的事情。民主党与黑人关系180度的突然大转变,其间包含了民主党无数的漂亮许诺,甚至是故意讨好、献媚奉承。加上奥巴马当了总统,“黑命贵”一反白人至上,几乎就是刁丝逆袭、绝地反击,差不多快成“黑人至上”了。要给“黑命贵”吹吹冷风,我建议撤销、解散民主党。民主党历史上的确对黑人犯下累累罪行,它的创始人杰斐逊本身就是奴隶主,杰斐逊还把自己与女黑奴生的孩子也当成奴隶。在这个问题上川普大骂民主党,以共和党解放黑奴为骄傲,川普也是有底气、有依据的。然而,“黑命贵”更进一步说,应该彻底废除米国联邦宪法,因为当年参加费城制宪会议的人,很多都是奴隶主,包括华盛顿总统。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问题,米国社会的种族问题,今天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根源在米国建国就确立的国家基因。非洲国家曾经要求欧洲国家为历史上的奴隶制做出赔偿,被欧米一口否决。相反,欧米国家当年废除奴隶制时,有的赔偿了奴隶主的损失,例如英国。如今却不愿赔偿奴隶或奴隶的后代。那么,黑人把抢东西视为对不公正历史的补偿,也在情理之中。这种自由补偿若延续一百年,我想黑人不会反对。对于白人来说,除非认定种族主义是必然,否则很难名正言顺。事实上,当今米国的一些监狱里,主张黑人权利的书刊都被禁止,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却不禁止,已经说明了问题。但是,白人基于政治正确又要声称人人平等,基于白人傲慢又要声称白人永远正确,历史已经在白人的西方中心论那里终结,黑人为几百年的奴隶史讨个说法,讨个公道,白人又能怎么办?

来源 : 刘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