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陈辉 2020-06-24 浏览:
一个国家的安全,不能依赖外国,必须依靠自己。如果中国的军事装备和通信联络也使用GPS,战时很可能发生灾难性的悲剧。GPS系统是美国最早研制开发的,最早占领了国际市场,中国的民用市场也几乎让GPS独领风骚。美国的GPS在全世界通用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方便,但一旦美国不高兴,随时随地可以制裁你。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投稿】

【原编者按:6月23日9时43分,中国北斗系统第55颗导航卫星,也是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

高光时刻!40秒回顾北斗收官之星发射全程

至此,中国北斗卫星系统完成全球组网,彻底打破美国GPS对中国长期打压,让中华民族又一次扬眉吐气。

世界上目前有四大卫星导航系统,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BDS)是中国自行研制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是继GPS、GLONASS之后第三个成熟的卫星导航系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BDS)和美国GPS、俄罗斯GLONASS、欧盟GALILEO,是联合国卫星导航委员会已认定的四大供应商。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由空间段、地面段和用户段三部分组成,可在全球范围内全天候、全天时为各类用户提供高精度、高可靠定位、导航、授时服务,并具短报文通信能力,已经初步具备区域导航、定位和授时能力,定位精度10米,测速精度0.2米/秒,授时精度10纳秒。

中国高度重视北斗系统建设发展,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探索适合国情的卫星导航系统发展道路,形成了“三步走”发展战略: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第一步,建设北斗一号系统。1994年,启动北斗一号系统工程建设;2000年,发射2颗地球静止轨道卫星,建成系统并投入使用,采用有源定位体制,为中国用户提供定位、授时、广域差分和短报文通信服务;2003年,发射第3颗地球静止轨道卫星,进一步增强系统性能。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第二步,建设北斗二号系统。2004年,启动北斗二号系统工程建设;2012年年底,完成14颗卫星(5颗地球静止轨道卫星、5颗倾斜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和4颗中圆地球轨道卫星)发射组网。北斗二号系统在兼容北斗一号系统技术体制基础上,增加无源定位体制,为亚太地区用户提供定位、测速、授时和短报文通信服务。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第三步,建设北斗三号系统。2009年,启动北斗三号系统建设;2018年年底,完成19颗卫星发射组网,完成基本系统建设,向全球提供服务;计划2020年年底前,完成30颗卫星发射组网,全面建成北斗三号系统。北斗三号系统继承北斗有源服务和无源服务两种技术体制,能够为全球用户提供基本导航(定位、测速、授时)、全球短报文通信、国际搜救服务,中国及周边地区用户还可享有区域短报文通信、星基增强、精密单点定位等服务。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卫星导航系统是现代军事的“太空眼”,没有它,巡航导弹、激光制导炸弹和战略核导弹都是“瞎子”。卫星导航系统主要服务四大领域,军用:供陆海空三军使用;导航:供民用飞机、船舶导航,以及其它民用工程的定位;测时:供各种观测台和天文台定时用;测地:供大地测量和地球动力学观测用。卫星导航系统可以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对民生和国防产生深远的影响。因此,发展卫星导航系统已经成为各国争雄的焦点。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中国成功发射北斗导航卫星,引起美、俄、英、法等国媒体的极大关注。因为,这意味着中国终于打破了西方在太空信息领域的垄断,形成了美、俄、欧、中在卫星导航系统上的“四强争雄”格局。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美国国防部从1973年开始实施GPS卫星定位系统的开发,是世界上第一个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发明国。目前GPS系统有28颗卫星组成,在相当长的时间垄断了全球军用和民用卫星导航市场,中国民用车载导航系统基本被美国GPS所覆盖。

覆盖全球的中国北斗意味着什么

继美国之后,俄罗斯在卫星导航发展上也奋起直追。“格洛纳斯”导航系统于上世纪70年代由苏联开发,主要用于军事领域,1982年发射首颗导航卫星入轨。2001年俄罗斯与印度合作,将其升级为军民两用全球导航系统。目前,“格洛纳斯”系统完成24颗卫星的部署工作后,卫星导航范围可覆盖整个地球表面和近地空间,实现全球定位导航,定位精度将达到1.5米以内,“格洛纳斯”的定位精度比不上美国GPS和欧洲的“伽利略”,但抗干扰能力却是最强的,可以有效地防止整个卫星导航系统被敌方干扰。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欧洲各国对发展卫星导航系统也不甘落后。1999年,欧洲提出了建立“伽利略”导航卫星系统的计划。经过长时间的酝酿,2002年3月26日,欧盟15国交通部长会议一致决定,正式启动“伽利略”导航卫星计划。目前,欧洲各国已推出了30多颗卫星组成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精度比GPS高10倍,对物体的误差范围在1米之内。专家形象地说,GPS只能找到街道,而“伽利略”却能找到车库的大门。

中国北斗导航卫星升空,意味着中国成为美国GPS、俄罗斯“格洛纳斯”、欧洲“伽利略”之后,第4个掌握卫星导航的国家。美国《太空评论》认为中国的“北斗”可以大大提升解放军的精确打击能力。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军大批轰炸机、巡航导弹猛扑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准确地命中目标,几乎万无一失。这些炸弹、导弹之所以都能够实现精确打击,是因为它们都是通过卫星导航系统来实现定位,提供这种定位服务的正是美国的GPS。

但遗憾的是英国、法国等美国的北约盟友却享受不到GPS的“精确优惠”,虽然同是北约,欧洲的飞机无法享受,美国提供的“精确制导”。据了解,美国人用的GPS系统分为军用和民用两种,供给各国使用的是精度不高的民用GPS,而精度准确的军用GPS只供自己享受。美国军用GPS的精度都是在一米左右,甚至一米以下,尤其它的第二代GPS投入使用,可以达到0.3米、0.2米。然而,美国为北约盟友提供的GPS的精确度限制在十米以外。欧洲各国觉得不能受制于美国,因此,他们联合搞起了自己的卫星导弹系统——“伽利略”。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对在伊拉克战争中为虎作伥的“北约战友”美国都留一手,对中国就可想而知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伊拉克期间,中国中远公司有一条远洋货轮,通过马六甲海峡驶入印度洋后,被美国舰船拦阻,要求检查船只。美国在伊拉克作战,可以划临检区,但不能把临检区划到整个印度洋。

中国货轮不买美国的帐,不停船受检。但后来这条船开的时间不长,发现船用GPS失效了,船停了下来,当时船长以为是GPS出了故障,派技术人员检查、检修,但没有发现故障。后来才明白是美国海军对中国货轮GPS进行局部屏蔽,GPS信号通过干扰消失了。因为这个GPS信号是美国发出来的,他知道定点干扰的问题。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一个国家的安全,不能依赖外国,必须依靠自己。如果中国的军事装备和通信联络也使用GPS,战时很可能发生灾难性的悲剧。

GPS系统是美国最早研制开发的,最早占领了国际市场,中国的民用市场也几乎让GPS独领风骚。美国的GPS在全世界通用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方便,但一旦美国不高兴,随时随地可以制裁你。

欧洲对美国全球定位系统就感到很不信任,所以欧洲要独立开发“伽利略”。美国人当初对欧洲的“伽利略”系统就颇有微词,就说我们都有一套GPS系统了,而且商业运用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免费的,为什么你还要开发你的伽利略系统。欧洲人回答很明了,如果你美国不高兴了,不让我用了怎么办?他们不愿意都吊在美国一棵树上。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连欧洲都坚决要搞“伽利略”系统,中国如果不搞“北斗”系统的话,将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最新北斗导航星空图谱

中国“北斗”的问世,的确使美国感到不安。美国《太空新闻》的报道认为,中国的“北斗”军事卫星导航系统扰乱了美国的计划。中国航天部门正试图借鉴欧洲“伽利略”系统,通过发射与美国导航卫星相似的M编码频率信号,来压制美国卫星导航系统的军事优势。美国最好的解决方法将直接发展GPS-4,即第四代GPS。

陈辉:中国北斗今天称雄太空——庆祝北斗卫星全球系统组网完成

中国北斗系统组网完成,彻底打破美国GPS的世界霸主地位,中国不再受制于人。

【陈辉,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大校军衔,获新华社“十佳记者”荣誉。撰写出版了《世界王牌败兵录》《沙场淘金百战归》(上下册)《军旗下的铁甲雄师》、《军旅岁月拾零》(一至五集)等9部专著,在国内外发表新闻作品2000余篇。新闻和文学作品先后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第一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报告文学大奖赛一等奖、伊拉克战争报道奖、国家抗震救灾报道奖等50余个奖项,新闻作品收入国家语文课文。先后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4次,获国防服役金质奖章;简历被收入《中国专家大辞典》和《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作品被收入《中华文库收藏作品名典》。】

来源 : 察网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