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我对美国黑人的印象

胡新民 2020-06-23 浏览:
对于当前黑人抗议浪潮中出现的打砸抢行为,当然应该支持依法处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不能因此而否认整个抗议行动的正义性。同时,这样的运动再怎样发展,还不会动摇美国社会制度的根基。至于我们对黑人的看法,回顾一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美国政府、美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对待黑人的态度的变化过程,还有中非关系的发展史,应该不难形成一个比较实事求是的观点。有位长期在美国学习和工作、至今还经常来往中美间的中国知名学者的一段话,是很有启示意义的。他说:“受过教育的海外华人,很难理解黑人被歧视的处境。读历史才知道,中国所谓的改革派康有为,也是种族主义者,仰慕白人,歧视棕人和黑人。中华民族要自立于民族之林,必须告别本质是嫌贫爱富的种族主义,小康社会的本质是平等共生,而非弱肉强食。”

奥巴马说,“帕克斯的一生充满尊严和优雅”,她在一个特殊的时刻改变了美国和整个世界。奥巴马表示,把帕克斯的塑像安置在国会大厦中,表明了她在美国历史缔造者中的位置。

美国黑人锲而不舍的平权运动,对美国华人地位又有什么影响呢?后来笔者在与华人青年聊天时,特意提到过这个话题。有位年轻朋友给我提供了一份华文报刊,其中有篇长文是专门论述这个话题的。他说他赞成该文中的观点,特别是这一段:

【“平权政策是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直接的遗产之一。自由精英主义笃信每个人都可以完全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就如奥巴马总统所讽刺,‘Pull yourself up by your own bootstraps, even if you don’t have boots. You are on your own.’(即使你没有靴子,也要自力更生。你要靠自己。) 你如何让150年以前还是奴隶的人们,突然间在自由资本主义里和很多代以前可能就是中产的白人一起‘公平’竞争?几个世纪的苦楚不是一两代人就可以冲刷的。美国废除种族隔离的民权法(Civil Rights Act)是在1965年才通过。在那之前,黑人和白人都不能坐在一个车厢里。(假如没有民权法,华人会坐在哪里?毕竟很多隔离的提示牌写的不是‘no blacks’(不许黑人进入),而是‘whites only’(只限白人)。)”】

由此看来,黑人不屈不挠的努力就是要冲击这种看似坚不可摧的规则“whites only”,从而争取其他任何族裔的美国人都能在法律上和白人享有同等的权利。罗莎・帕克斯就是以这种当时被一般人看似顽愚举动,创造了历史。

我们可以举出很多很多的个例来说明黑人的懒惰愚昧智商低、吸毒、偷扒抢劫、不求上进、自甘堕落等等。这些很多也有事实作为支撑的。但是,平凡的妇女罗莎·帕克斯“充满尊严和优雅”之举,产生了“广大民众的加入,才使它意义非凡”的效应。她本人也由一名默默无闻的裁缝,成为了名列美国历史缔造者之一。进而,马丁·路德·金的塑像就能竖立在华盛顿国家广场上,与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和罗斯福至少享有了同等的尊荣。美国还设立了联邦法定假日----马丁·路德·金日:每年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这一天,学校、政府和联邦机构在这一天都不开放。会有安静的追思仪式以及为追悼马丁·路德·金博士而举行的隆重的纪念仪式。在此之前的星期天,所有地区的牧师都会进行特殊布道,提醒每个人缅怀马丁·路德·金博士奋斗的一生。整个周末,知名的广播电台会播放一些讲述公民权利运动的歌曲和演说。电视台会播出特别节目,介绍马丁·路德·金博士的生平。

胡新民:我对美国黑人的印象

尽管很多美国华人看不起黑人。但是在可预见的时间里,华人中肯定出不了象罗莎·帕克斯和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人物。即使是身居一定高位的骆家辉和意欲问鼎总统宝座的杨安泽这段时间的遭遇和表现,基本上可以也看到美国华人身上存在的难以克服的弱点。更不要提美国华人本身就分成了许多派系。

笔者在公交车上亲眼目睹过一起黑人打白人的事情,印象也很深刻。

公交车上的乘客,从外貌判断,大都是非洲裔和拉美裔的,白人和亚洲裔的不多。无论在公交车站还是公交车上,总的感觉是大家都比较讲礼貌。偶尔有个别乘客行为异常,也没有人过问。大家依旧是各自赶各自的行程。

那里的公交车,上车后进门处是一个摆放大件行李的平台,接着是互相面对车窗的两排优先座位,各有三个座位。接下来才是一排排面对车前方的普通乘客座位。

我上车就座后,看到前面右侧的优先座是一家三口的黑人,男的身体硕壮。而车右边第一排的靠走道坐着一位白人青年,一直在低头摆弄手机。

车行途中,突然看到那位黑人男性站起来,走到白人青年面前,对他讲了几句什么。那青年似乎没有太重视,结果是黑人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接着又是一巴掌。

白人青年没有还手。因而也没有出现对打和对骂。但车内随即响起一片嘘声。不过没有一个人讲话,也没有一个人出来“主持公道”,或者为过来劝和。但是,那个黑人肯定感到了嘘声的力量。当车到了下一站时,一家三口匆忙下车。

驾驶员是一个黑人。他立即掏出手机报警。很快,警察驾车赶来处理。一个警察向司机了解情况,另一个驾车去追那一家三口黑人。很快,除了那位白人当事人和一位主动愿意作证的乘客留下外,其他乘客改乘下一趟车。

令人称道的是,整个过程几乎是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的。司机、当事白人和警察只在车上小声交流了几句,然后就一起下车继续进行问询调查。车内乘客都在耐心等待,没听到有抱怨声、议论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