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秉君:强化核威慑背景下的美俄军控谈判

徐秉君 2020-06-18 浏览:
美俄围绕续约及军控的博弈,使得全球核安全态势日趋严峻,特别是美国加紧研发和部署低当量核武器,大大降低了动用核武器的门槛。如果双方在核军控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必将导致冷战时期形成的全球核军控体系走向瓦解,从而引发新一轮核军备竞赛,并可能把全球直接推向核战争的边缘。

【本文为作者徐秉君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徐秉君:强化核威慑背景下的美俄军控谈判

从1945年至今,美国进行了1030次核试验,积累大量数据和经验。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随着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临近到期,围绕续约问题并以期争得谈判优势,美俄又展开了一系列角逐。尽管俄方态度积极多次提出就续约问题举行磋商,但美方态度消极对俄续约提议避而不谈,却提出超出双边界限的所谓“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

据媒体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9日向俄媒体确认,俄美定于6月22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军控和战略稳定”事宜谈判。俄方将由“一名副外长”领衔,美方负责人是军控问题特别代表马歇尔·比林斯利。双方将进行政府间磋商。

与此同时,美方比林斯利也宣布美俄将于本月举行核军控谈判。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及相关军控谈判本是美俄双边的事情,奇怪的是比林斯利却利用社交媒体“推特”要求中方加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也曾表示,美国未必退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希望中国加入这项条约,但首先要与俄罗斯开展谈判;俄罗斯则建议美国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以现有形式再延长5年,以考虑所面临挑战的多方面问题。

目前,国际社会对于美俄核竞争尤为担忧,世界各国包括北约都在呼吁美俄继续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认为作为世界核大国美俄应承担全球战略平衡及安全稳定的责任。

然而,在核军控问题上,美国一再单方退群毁约,这次与俄军控谈判又节外生枝拿中国说事,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除了甩锅推和卸责任外其军控真实诚意又能有几分?不仅给续约前景带来不确定性,而且给全球核军控带来更深的阴影。

美国不断强化核武器的战略地位,为推进新核战略清除阻碍和创造条件。

特朗普执政后,于2018年重新出台新版《核态势评估》(Nuclear Posture Review)报告,该报告是美国政府全面审议核政策、指导核力量建设、核力量运用以及核军控与裁军等问题的重要文件。

新版《核态势评估》重大变化是,对国际安全环境重新评估,视俄、中为首要威胁目标,进一步强化核武器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与地位;进一步明确美国将长期坚持“三位一体”,以确保绝对的核威慑能力;强调新一代战略力量应具备更好的作战适应性;加强战术核武器,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门槛。

徐秉君:强化核威慑背景下的美俄军控谈判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美国一方面积极推行强化核武器的战略地位,以及对核武器进行全面现代化改进等系列举措。另一方面,在核军控方面一再退群毁约,为推进美国新的核战略清除阻碍和创造条件。

2018年,特朗普为兑现竞选承诺不惜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尽管这是6个国家和伊朗经过漫长艰难的谈判而达成的联合行动计划。2019年,特朗普又宣布正式退出与俄罗斯就中程核导弹达成的《中导条约》。2020年特朗普又把目标对准1992年各方达成的《开放天空条约》,该条约自1992年以来,确保在欧洲和北美35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空进行侦察飞行。

显而易见,特朗普政府是有计划的通过退群毁约来打破现有的战略平衡,并逐步撤回美国所有的国际安全承诺。按此逻辑下一个目标便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从特朗普政府的对俄罗斯多次提出续约问题的消极态度来看,美国近期在加强核建设的一系列举动,以及回应俄续约所提的不切实际的要求,显然都是在为续约设置障碍,并以此甩锅对方作为毁约的理由。

俄罗斯积极应对,力求维持全球安全的基石

俄罗斯由于受整体实力的制约,在国家安全战略上一直处于防御态势,因此所采取的措施基本上都是对美国的战略挤压作出的回应。但在军控问题上,俄罗斯一直以积极的态度应对来自美国的各种挑战与威胁。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签署于2010年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就成为防止美俄军备竞赛的最后一份主要军控条约。该条约的初衷是为了限制两国保有的核弹头数量,规定各自控制在1550枚以内,条约还规定了每年包括18次现场检查的核查制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于2021年2月到期。按照该条约条款,如俄美两国同意,可以延长有效期5年。从去年11月开始,俄罗斯正式向美国方面提议,把《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延长5年。随后,俄罗斯领导人及多位政府官员在不同场合呼吁美方同意延长该条约有效期,但俄方提议得到却是美方的消极回应。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年初就表示,俄方愿就军控等问题与美方进行对话,俄美恢复建设性双边协作符合两国乃至全球利益。为了显示俄方的诚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早些时候也曾表示,俄罗斯已经准备好无条件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愿意就其包括“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和“萨尔马特”洲际导弹在内的最先进武器进行谈判。

4月17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话时表示,俄罗斯准备与美国讨论制定新限制核武器条约,但在制定新条约期间应维持现有条约。他强调,核军控问题应考虑到影响全球战略稳定的所有因素,“现有条约作为全球安全的基石,加以保留非常重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徐秉君
徐秉君
军事学者,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