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秉君:美国加紧退约及推进核建设意欲何为?

徐秉君 2020-06-06 浏览:
美国一旦重启核试验,必将激发其他拥核国家的连锁反应,势必引发新一轮核军备竞赛。尤其是美国积极发展小型化低当量核导弹,无疑会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门槛,如果真让核武器作为常规武器并随时都可以投入战场,必将对世界安全和战略态势构成严重威胁,甚至于从根本上动摇核控基础,把全球推向核战争的危险边缘,并对国际核裁军、防扩散、全球战略稳定带来无可挽回消极的影响。

最近,美国围绕核武军控问题新动作不断。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5月26日,美国防部负责核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德鲁·沃特表示,美已在内华达州找到合适的地下试验场,只要总统下令,美军数月内就可重启地下核试验。之前,美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向媒体表示,在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国防预算可能遭到削减,但不会影响美国核武库的升级进程。新近,美国又宣称要退出《开放天空条约》,这意味着与之相关的新《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条约》也面临退约。美国为何有计划推进这一系列动作?其背后又隐藏什么深层目的?

一、全面退出核武军控条约

退出军控条约,早在布什政府期间就已经开始。2002年12月13号,美国总统布什突然宣布,美国单方面退出1972年与前苏联共同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理由是这一条约作为冷战的产物,已经成为美国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绊脚石,要真正告别冷战,必须废弃反导条约。

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国全球战略做了一系列重大调整,为了扫除限制“障碍”,美国决意退出一系列军控条约,尤其是寻找借口加速退出有关核武军控条约,给全球战略平衡带来重大冲击和影响。

先是退出伊核协议。伊朗核协议是6大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旨在推进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多边协议,对维护国际稳定与安全具有重要意义。联合国安理会在2015年7月通过了支持伊朗核协议的决议,并得到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的支持,因此具有很强的国际法律效力。可是,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因伊核协议而豁免的对伊朗制裁。美国此举不仅会引起中东局势动荡,而且对全球履约及安全稳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接着就是退出《中导条约》。2018年8月2日,美国发表声明称,由于俄罗斯未能履行条约义务,美国于今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中导条约》全称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由美国和苏联领导人在1987年签署。该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留、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美国退出该条约,主要是为研发制造受该条约限制的武器扫除障碍。美国此举无疑将导致现有的军备控制系统开始走向瓦解。有媒体称,美俄退出《中导条约》,是对全球军控体系的去梁断柱之举。

徐秉君:美国加紧退约及推进核建设意欲何为?

当地时间10月20日,特朗普公开宣布要退出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导条约》。

然后,又退出《武器贸易条约》。2019年4月26日,美国以“《武器贸易条约》未能真正解决不负责任的武器贸易问题,反而成为其他国家限制美国向盟友和伙伴出售武器的工具”为由,退出了这一条约。

新近,又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2020年5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称美方将向条约保管方和所有其他缔约国提交美国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通知,从5月22日起不再履行条约义务。

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美国又一次退约,而实质是美国在为后续在行退约造势。正像之前美国的一次次退约一样,因为一切都是围绕着美国的利益,同时也是为落实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因此无论对方是否违反了条约和规定,美国都是要决意退约的。实际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和《开放天空条约》既是一种前期造势,更是一种霸凌行动,后续还将退出《美俄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条约》(2021年2月5日到期),其目的就是要打破现有的全球军事安全制衡体系,并致力于构建美国单方面的绝对军事优势。

二、全力以赴加速推动核建设

美国之所以热衷于“退群”,就是为了扫清限制发展核武器的“障碍”。为此,在一系列“退约”后,开始全力以赴加速推动其核建设,并在政策上给以倾斜,预算上加大投入,研发上侧重于使用,从而为启用核武器创造条件。

徐秉君:美国加紧退约及推进核建设意欲何为?

2018年2月3日,美国政府发布了《2018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核态势评估》(Nuclear Posture Review)报告是美国政府全面审议核政策、指导核力量建设、核力量运用以及核军控与裁军等问题的重要文件。该报告强调了特朗普政府既致力于实现消除核武器的长期目标,又致力于要求美国拥有现代化、灵活而有韧性的核能力。实际上,美国围绕加速推动核建设所采取的一系列动作都是基于该报告。

据媒体披露,美国在2021财年国防预算中为发展核力量申请了289亿美元预算,其中主要包括:核指挥、控制和通信预算70亿美元,较2020财年增加7亿美元;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预算44亿美元,较2020财年增加21亿美元;B-21远程攻击轰炸机预算28亿美元、远程防区外打击导弹预算4.74亿美元和“陆基战略威慑”导弹预算15亿美元等。

为了推进核力量建设,美国强调将长期坚持陆、海、空基核力量“三位一体”核优势,以确保绝对的核威慑能力。在此基础上,加大投资推进新一代战略导弹武器系统及其配套基础能力的研制与建造,以实现全面实现更新换代。与此同时,新版《核态势评估》报告明确要求新一代战略核力量需要具备更好的作战适应性,从而可提供“量身定制”的威慑能力,灵活应对来自俄罗斯、中国等不同的威胁目标。

来源 : 华语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徐秉君
徐秉君
军事学者,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