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朱新开 2020-06-05 浏览:
经典左翼老歌《啊,朋友再见》,与当今西方社会暗涌着的某种情绪产生了共鸣,那么,再次飘红也就是顺其自然或称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一边哼唱《啊,朋友再见》,一边观看目前发生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新闻,想必会有进一步的解读吧。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这首歌曲——前南斯拉夫电影《桥》的主题曲《啊,朋友再见》,曾一度被标注为“南斯夫游击队之歌”,实为意大利游击队歌曲,当年随着《桥》在国内上映可谓是风靡一时,四五十岁以上的国人肯定耳熟能详。

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如今,这首歌曲又传唱开来乃至飘红全球,并再现音乐及至文艺的那股神秘力量。

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

2017年,西班牙人拍摄了一部名为《纸房子》(又名《纸钞屋》)的电视剧,其中将《啊,朋友再见》选作插曲。该剧原本反应平平,不过,仍被总部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Netflix买下全球播映版权。

Netflix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2019年加入美国电影协会(MPAA),成为好莱坞六大公司——迪士尼、福克斯、派拉蒙、索尼、环球、华纳兄弟之外的第七名成员,可见其影响力。

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据媒体报道,《纸房子》已成为Netflix非英语剧集在线观看的榜首,尤其在南欧地区和拉丁世界产生巨大回响,包括亚洲的韩国等,随之,在剧中反复出现的《啊,朋友再见》走红。

事实上,这首歌曲有着更深远的普及基础,并非全靠Netflix的传播,因为其曲调取自意大利民谣,往前追溯有法国民谣的影子,新填歌词则受意、法左翼用语的影响,成为二战期间的意大利游击队歌曲(有说歌词创作于二战后,首次出现于1947年布拉格第一届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

后来,其象征意义有些类似切·格瓦拉的图像在西方,但被引申得更为广泛,甚至时常出现在意大利足球联赛的看台上,以及各种形式的音乐会中。

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啊,朋友再见》的意大利文为《Bella Ciao》,其中的“Ciao”是“再见”,“Bella”直译为“美丽的”,又是女孩常见名Isabella(伊莎贝拉)的昵称,并被用于美丽女孩的代称,所以也被译为《姑娘,再见》。至于表现的主题场景,则是游击队员在奔赴反法西斯战场之前,向心爱的美丽姑娘告别。

于此,请记住:民谣,游击队员/战士,姑娘。

2001年,意大利、法国合拍电影《Bella Ciao》,中文翻译为《再见美人》。由此,也可见意文Bella Ciao在欧洲的普及程度,实际作为外来语被英、法、德、西班牙语等使用。

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进一步而言,西班牙电视剧《纸房子》选用《Bella Ciao》做插曲,并无语言及理解上的障碍,甚至作为一个关键性剧情,即通过男主之口唱出来,进而,与其他角色形成思想立场上的凝聚力与动力。

至于这首歌曲再次被国人广泛关注,其实主要并非源于《纸房子》,而是在全球抗疫期间,意大利音乐家发起“请您带您的乐器在窗边或阳台弹奏歌唱”的快闪行动,其中,有一段在阳台上用萨克斯吹奏《啊,朋友再见》的短视频,被国内网友发现并大量转发,由此反向关注到《纸房子》。

综上所述,《啊,朋友再见》之所以再次流传,有着深远且错综复杂的因素,并充分体现出音乐及至文艺的神秘力量。

二、二战中的经典歌曲与姑娘

在二战期间,还有两首以“姑娘”为主题的歌曲被传唱,其影响力在当年要更大,传播得也更广。

其一,德国歌曲《莉莉·玛莲》(Lili Marleen)。

其歌词起初是一首诗,创作于一战期间,出版时题为《年轻哨兵的歌》,至于所表现的主题场景,则是一名即将奔赴战场的士兵,向前来军营探望的女友莉莉·玛莲深情告别。其实,莉莉和玛莲是两个女子,被作者组合为一个名字,并反复出现在这首诗中。

【哨兵已经开始呼喊
晚点名号也已吹起
迟了的话是要关三天的禁闭
我必须立即归来
只好在此道别
但心中仍然盼望与你同行
与你一起,莉莉玛莲
与你一起,莉莉玛莲】

1938年,德国作曲家诺贝特·舒尔策为《年轻哨兵的歌》谱曲,并改名为《莉莉·玛莲》,但一直默默无闻。

1941年,德军占领了后来成为南斯拉夫首都的贝尔格莱德,从一个地下室翻找出德语版《莉莉·玛莲》唱片,便通过自设电台播放给德军官兵听,结果从巴尔干半岛传遍欧陆及至非洲战场。

朱新开:《啊,朋友再见》为何再次飘红全球?

起初,盟国军方因为这是敌方歌曲而下令禁唱;1943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失利后,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认为这是一首“徘徊在酒吧中的死亡之曲”,也发布了禁唱令。可是,对垒双方的士兵太喜欢这首歌了,甚至在战壕中呼应合唱。

对此,盟国方面只得尽量将《莉莉·玛莲》改编,美军加入爵士乐伴奏,歌中姑娘的身份是公司文员;英军更名为《我灯光下的莉莉》并配以男声小合唱,歌中姑娘的身份是纺织女工;苏军更名为《战壕玫瑰》并融入俄罗斯民谣元素,歌中姑娘的身份是集体农庄社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新开
朱新开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