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美国议员一语泄漏美英两国消极抗疫的天机

千钧棒 2020-05-30 浏览:
美国和西方需要保护的是其他国家内部的,听命于西方的颠覆本国政府的势力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为所欲为的“权利”,而世界各国包括美英两国的大多数人的生命权和发展权与美英两国所谓的“经济发展”即资本家的利益比起来却是“轻”的。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4月15日报道,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特里·霍林斯沃思表示,在新冠疫情之下,相对于经济崩溃而言,让更多的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千钧棒:美国议员一语泄漏美英两国消极抗疫的天机

这名议员在印第安纳州WIBC广播电台发表讲话时说,他尊重病毒传播方面的科学规律,但“美国政府的立场是这样的:如果让我们在美国式的生活方式和美国人身家性命之间选择,二者我们非要丢掉一个的话,我们一定选择丢掉后者。”霍林斯沃思说:“眼下,经济领域正发生灾难。经济学家预测,本季度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20%。”他认为,与其坚持隔离政策而导致经济崩溃,不如尽早解除限制,让人们恢复正常的工作与生活状态,以刺激经济增长。尽管这样会加剧病毒的传播,导致更多的美国人死去,但这也是相对而言负面影响较小的选择。他表示,“我们要担起责任,为了我们的选民,我们要捍卫这一权利。”据CNN报道,本周二晚些时候,霍林斯沃思曾对CNN表示,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既不死人,经济又不衰退,是不可能的。他表示,“我们可以利用生物学和经济学上的优势,在努力减少疾病传播的同时,让经济尽可能多地运转起来。”这一报道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随即引发了许多美国网民的愤怒与批判。

特里·霍林斯沃思实际上是说出了特朗普等美国政客想说而不方便说出口的话。

在这里,不能不提到马尔萨斯人口论。

马尔萨斯人口论是英国庸俗经济学家马尔萨斯于1798年所创立的关于人口增加与食物增加速度相对比的一种人口理论,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一书中提出的人口论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公理、两种级数和两种抑制:

两个公理:第一是“食物是人类生活所必需的”,第二是“两性间的情欲是必然的,将来也是如此”。

两种级数:人口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是以几何级数增加,而生活资料只能以算术级数增加”,“根据自然规律,食物是生活所必需的,这两个不相等的量就必须保持平衡”。

两种抑制:当人口增长超过生活资料增长,二者出现不平衡时,自然规律就强使二者平衡。恢复平衡的手段,一种是战争、灾荒、瘟疫等,这是积极抑制;另一种是让那些无法抚养子女的人不要结婚,这是“道德抑制”。

人们也许曾经很纳闷,疫情在中国流行的时候西方国家的人包括我们国内一部分人曾经称,中国科技水平低,人的素质低,所以疫情在中国流行。

世界医学界权威刊物《柳叶刀》曾经出台一份报告,这项报告参考2016年全球疾病负担的研究,以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为对象,针对32项评估指标计算出具体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指数(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以下简称HAQ),分值在0-100之间。分数越高,说明医疗质量和可及性越好。

就全球整体而言,可以看出HAQ指数的得分明显以区域聚集,分数高的国家几乎集中在欧洲(西欧)、北美洲和大洋洲。在这份榜单上,冰岛、挪威、荷兰、卢森堡、澳大利亚、芬兰、瑞士、瑞典、意大利和安多拉分列前十位。

2019年10月,知名医学机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全球卫生安全指数排名”。该排名旨在评估各国对大流行病的防范能力。

美国以83.5分的高分排名第一,英国以77.9分的成绩排名第二,瑞典以72.1分排名第七。

千钧棒:美国议员一语泄漏美英两国消极抗疫的天机

不管是《柳叶刀》的统计数字还是知名医学机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字,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医学水平都是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的,但是形势的发展变化令人感到奇怪,西方国家心目中的低素质、落后的“专制国家”中国在“闭卷考试”的情况下用两个月时间就控制住了疫情,而在经济发达,医疗水平高的西方国家,尤其是“民主自由国家”美国和英国,居然在中国为他们争取了两个月时间的情况下还一塌糊涂,英国还曾经打算用死亡几十万人的代价来换取“群体免疫”,而美国,现在光是死亡人数就突破10万,人们不禁要问,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和英国这两个国家里面,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英国首相约翰森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以后,好像感悟到某些东西,抗疫方面稍为积极了点,而特朗普在对“新冠肺炎”的定性方面,一开始称是大号流感,说几天以后就归零,后来又称是会死亡200万人的,在他特朗普领导下,能够只是死亡10万人,算是不错的了。

在疫情的起源方面,特朗普一方面无耻甩锅中国,一方面又说漏了嘴,称美国一月份就开始研究疫苗。

到底是本来就知道疫情的严重后果却故意称是大号流感,有意识放纵疫情蔓延呢造成美国人大量死亡呢?还是后来故意夸大疫情的严重后果以掩盖美国政府造成10万美国人死亡方面的渎职和无能呢?一二月份的时候称过几天就归零,到了三四月又变成了会死亡200万人了,到底哪一句是真话?

至于疫情的起源方面,特朗普的说法也是自相矛盾。

而在美国目前死亡的10万人当中,大部分是有色人种、穷人和老人这一点看,美国和英国面对疫情的诡异做法不能不令人怀疑。即使是日后有证据排除是美国发动的生物战,最起码也说明美英两国在把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付诸实践,通过放纵疫情蔓延来减少本国人口。

这就不能不牵涉到一个平时西方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的时候常常使用的“幌子”——“人权高于主权”。

美国本国的人死亡了10万人跟经济发展比起来居然是“轻”的,而其他国家某些人所谓的“人权”与该国的主权比起来,居然是“高”的,这一“轻”一“重”,一“高”一“低”的对比,相信智商再低的人也能够看出其中的奥秘了吧?

一句话,美国和西方需要保护的是其他国家内部的,听命于西方的颠覆本国政府的势力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为所欲为的“权利”,而世界各国包括美英两国的大多数人的生命权和发展权与美英两国所谓的“经济发展”即资本家的利益比起来却是“轻”的。

问题是,死亡了那么多人以后就必定能够控制疫情吗?看来这种所谓的“二选一”未必能够如愿以偿。正如约翰逊以为“群体免疫”只是会淘汰别人,没想到差一点自己也被淘汰了。特朗普和霍林斯沃思议员想把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付诸实践,就能够挽救美国的经济?这个问题有待历史来回答,但是霍林斯沃思议员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论却一语泄漏天机,让人们对美英两国以那么强的经济和科技实力而出现那么糟糕的抗疫局面找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