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申鹏 2020-05-27 浏览:
现在还不是谈美国崩溃、美元崩溃的时候,不要觉得疫情是拐点,疫情不是,美国有低人权优势,死多少穷人平民都不会让他们失去信用,他们的国家信用不包括这个。美国的国家信用,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下,资本家的利益不受损,本国乃至世界各国的追随美国的既得利益者、自私自利者可以永远发财。

最近,很多人都在感慨,美国真是厉害啊,美元真是厉害啊。

美联储都搞无限QE大放水了,美元信用依旧不受影响,甚至疫情在美国爆发,确诊感染160万,死亡近十万的时候,美元价值还在飙升。

这个情况其实很简单,因为美元目前还是世界货币,75.9%的全球贸易是用美元做结算的,84%的主权外债是用美元发行的,全球有100兆的债务是美元计价的,长期以来,全世界依旧形成了一个“美元命运共同体”,在疫情期间,大家都缺钱,流通性出了问题,所以很多国家反而更需要美元,这也是一种“路径依赖。

至于美联储无限QE,美元价值不受影响的问题。

第一,并没有无限印钞,只是个宣传口号,表明美联储的决心,实在不行,它可以这么干,也会这么干,可以不救穷人病人,一定要救资本市场,这是让投资者放心,北美赌场还开业,庄家还有钱

第二,美元的信用,就是美国的国家信用,无限QE打击不了美国的国家信用,只要航母还能开,民兵都还在,还发食品券,还能领救济粮,某些人还能吃到一美元的炸鸡腿,美国人和精神美国人不在乎发多少美元,不在乎通货膨胀,因为在他们心目中,物资、武力、生产力还在,天下无敌的美国还在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举个例子,内战之初,国民党政府为了给战争筹钱,滥发金圆券,掠夺了平民的资产,让国统区的货币变成了废纸,搞得天怒人怨,但国民党政府因此崩盘了吗?并没有。因为它的基本盘不是国统区的贫民,而是那些发国难财的军中政坛既得利益者。

当年国府的信用在哪里啊?在货币吗?在“自由的空气”吗?都不是,国府当年的信用在于美械武装的“五大主力”,蒋校长的“黄埔嫡系”,飞机、大炮、坦克和汤姆生冲锋枪,以及站在他们背后的美国人。

打败国府,靠金圆券崩溃吗?不是,靠的是502孟良崮一战让王牌74师除名;靠的是101在东北千门大炮轰锦州;靠的是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让国军精锐成了五万头猪。

什么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啊?不是说你正义、善良,就代表了道;你用铁拳把它揍个满地找牙,那才代表了道,才能多助。辽沈、淮海打完了,国府的信用才算破了产。各路国民党将领才会起义、各路民主人士才会来“共商大计”,才会和你一起“打倒反动派”。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大家都知道美元吸血全世界是“不义”的,但暂时没有人敢站出来公开反对这个“不义”,因为都是坐稳了奴隶的人,他们不敢寄希望于强大的美国崩溃,只会寄希望于其他的国家崩溃,他们可以跟着美国吃一口剩汤剩饭。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鹅城中人,有人敢于公开说自己被黄老爷剥削了吗?抛售、减持美债,代表了一定程度的不信任,但远远没有到“枪在手,跟我走”的程度。他们就算拿到了真金白银,也会乖乖送回去,说不定自己还得补贴几两。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美元会不会崩是一回事,美元能不能崩、该不该崩是另外一回事,很多人喊的是“美元不能崩”、“若无美帝,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这种想法就有点贱。

上了美国船的人,永远不会相信美国会衰落,他们会自发维护美国的形象,就像高位接盘买房的人,他死也不会承认房价会跌;就像1949年加入国军的那些人,他死也不会承认国府危在旦夕。

从长远看,美国的信用已经不值钱了,因为它完全是依靠武力和金融在吸血全世界,它真正的生产力是达不到这个纸面上数据的,它也无力长久支撑美元的霸权。因为美国已经不再是那个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了,美国现在第一大产业就是占31%的文化娱乐业,比如好莱坞、NBA,迪士尼,医疗产业占17.9%,房地产13%,金融业7.2%,律师服务费7%,石油化工7%,航空航天产业4.5%,电子和专业设备制造业4.1%,汽车产业3.6%,剩余的无关紧要了。整个美国的制造业占GDP比重仅19%,就业人口仅有8%,服务业占GDP接近80%,就业人口84%。所以,从根本上来看,美国不是二战时期那个生产力可以供应半个世界的那个美国了,它已经被金融掏空了,繁荣的只是娱乐、服务产业。

但是,在短期,美国的武力还在,美国的战略威慑力还在,就算它脱光了衣服裸奔,人们也不敢揭穿这个“不穿衣服的帝王”。

简单说,你要让对方信用破产,就得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需要一个能够彻底打击它形象的事件,比如“辽沈战役”、“淮海战役”

比如说,你抓到了假黄四郎,当众把它斩首了,这就是个爆点,能够让大家群情激愤,看穿对面是个纸老虎。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所以,现在还不是谈美国崩溃、美元崩溃的时候,不要觉得疫情是拐点,疫情不是,美国有低人权优势,死多少穷人平民都不会让他们失去信用,他们的国家信用不包括这个。

美国的国家信用,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下,资本家的利益不受损,本国乃至世界各国的追随美国的既得利益者、自私自利者可以永远发财。

我觉得这个拐点,不在疫情期间,而在全世界疫情结束后。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平原公子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