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朱新开 2020-05-19 浏览:
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若想玩军训的话,可以在少年军校、普通学校,也可以在大大小小的军事游乐园,以及各式各样的军训营地或俱乐部,彼此衔接交叉已然形成一个体系,不仅将爱国主义及国防教育融入寓教于乐中,熊孩子们还能通过玩军训建立起战斗友谊……战斗民族就是这样炼成的!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说起战斗民族,大脑中势必会跳出两个标志性图腾,即熊和AK-47。不论在影视剧还是网上短视频中,针对这两样东西一定是照着玩坏了的模式走,似乎只有这样玩,才能体现出战斗民族的雄性——熊性。

那就换个角度,看看俄罗斯的熊孩子们怎么玩AK-47和军训。

一、少年军校的魔鬼训练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见下图: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上图的关键点,并不在于那个熊孩子怎么折磨那把AK-47(此处为苏制冲锋枪的统称),而是作为背景的那些床,把镜头拉远了再看: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别以为这些熊孩子只是一群杂牌军——高矮胖瘦各异、迷彩作训服不同款、或有或无戴军帽,而且还男女混编,其实他们都是正牌少年军校生,如果不信,那就换上军礼服再看: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上图的大人物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正在出席苏沃洛夫少年军校的开学典礼,由此可见由上至下的重视程度,而入学8比1的淘汰率,也可见受熊孩子们的欢迎程度。

苏沃洛夫少年军校在俄罗斯全境有10所,隶属俄陆军,而海军有1所纳希莫夫少年军校,空军有5所少年航空飞行学校。此外,还有4所分别隶属导弹兵炮兵、军事航天和军事技术等的武备中学,以及1所少年军事音乐学校。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若追溯历史的话,俄罗斯少年军校可以追到1730年,俄罗斯、奥地利双料元帅苏沃洛夫出生在这一年,俄陆军的少年军校便是以其命名。

至于现代少年军校的历史,最早可追到二战期间的1943年,当时是为了收容培养烈士子女和战争孤儿,至今仍保持着对孤儿、弃儿放宽准入门槛的传统,2018年还招收了8名叙利亚政府军烈士的孩子。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既然是少年军校,熊孩子们的年龄肯定不会太大,不过仍小到令人诧异的地步,即超过10岁就可以报名,最大到17岁。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不过,12岁以下只能玩军训道具,当然摸摸真家伙也是必然和必须的,想必很快就能玩得像模像样。

别以为熊孩子们只是在摆花架子,因为不论年龄大小,基础训练均堪称很魔鬼,见下图: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超过12岁就可以玩实弹了,随着年龄长大会玩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实战。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再大的话,18岁毕业可以选择考普通大学,也可以选择正式服役,当然选择后者的居多,否则不就白练了?

二、熊孩子中的小萝莉

事情还没完,上文曾讲男女混编,那熊孩子里面肯定有女生了,而且不乏小萝莉。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虽说小萝莉也会摆POSS卖萌,不过,拿起真家伙就是十足的熊孩子。仍是见下图,先领略一番: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也许有人会说,男女混编的好处是干活不累,其实不全对,应该说是很容易结下战斗友谊。

小时候,是这个样子——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长大后,是这个样子——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别以为这是熊孩子们在懵懂之中瞎胡闹,另要知道,少年军校有一门课程是女士交际,还有军人礼节、餐桌礼仪,以及钢琴、舞蹈、唱歌等课程。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可想而知,熊孩子们的雄性激素无法不被激发出来,包括在训练场及战场上。

如此看来,“先有熊孩子,后有战斗民族”一说,还真是不无道理了。

三、普通学校的硬性军训

当然了,以俄罗斯全境及人口来看,少年军校的数量肯定不算多,能入学的熊孩子自然是少数,而普通学校便成为青少年军训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普通学校除了常规军训外,相对比较硬性的规定包括:每名10年级男生(相当于高二年级)必须到学校附近的军事机构,完成为期5天、40个课时的封闭式军训。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这种封闭式并不只是踢踢正步、排排队,当然也不会像少年军校那样的魔鬼式,但相对接近兵役实训。

这还不算完,在军训结束返校后,按照规定还要负责训练学弟学妹,仍然不是踢踢正步、排排队而已,见下图: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如此以大带小周而复始,小熊孩子长大去封闭军训或考入少年军校时,势必就能直接参加实训了。

那么,熊孩子们放学出了校门怎么办?

四、放学后也能玩军训

在莫斯科郊区有一个名为“爱国者园”的军事游乐园,占地竟然超过5000公顷,还复制了当年的战场环境,包括苏军在二战尾声占领的德国国会大厦。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德国人对于“国会大厦”被还原肯定不高兴,甚至提出了抗议,不过俄罗斯人不管那一套,因为这是在体现不能遗忘历史,因为熊孩子们有了一个尽情玩打仗的好去处,更因为爱国主义及国防教育由此真正融入寓教于乐中。

事实上,类似“爱国者园”的游乐设施不止一处。

比如在莫斯科以西100公里,还有一个“历史战争训练营”,还原的实景可追溯至拿破仑,也就是法军败退莫斯科的1812年,即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描述的那场战役。另外,还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场景,最多的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场景,熊孩子们可以身着当年的军服,手持当年的武器,一起像模像样地玩打仗。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显而易见,这要比COSPLAY(模仿动漫人物)、RPG(模仿网游人物)乃至CS(模仿反恐精英)更加接近真实,也更加好玩。

众所周知,玩打仗游戏等于就是在军训了,反之,若是把军训当成游戏在玩,那要上了战场不就跟玩似的?

朱新开: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们这样玩军训

除此之外,俄罗斯各地还因地制宜建起各种军训营地,其属于《俄罗斯2016-2020年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的一部分,包括每年吸纳20万名熊孩子参训,并为此投入资金3500万美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新开
朱新开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