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这样的特朗普,为什么不能喝彩?

明人明察 2020-05-14 浏览:
特朗普以特有的行事方式,不但刺激中国人加速在思想层面开始解决“崇美”的问题,而且又倒逼中国在经济层面开始去美化,把巅峰对决中可能致命的短板一个个补上。特朗普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把美国近四十年诱导中国犯错的布局废掉了大半。中国最怕的从来不是外部压力和封锁(美国现在也没有全面封锁中国的能力),而是被人诱导到错误的路线上去。不战自溃的风险,经过特朗普的强力反面教育,竟然得到了很大成功的减轻。连曾经对美国心存好感的人都开始放弃对美国的幻想,呼吁中国要迅速增强核武打击能力,可见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反面教育能力有多么强。

尹国明:这样的特朗普,为什么不能喝彩?

【1】

美国政客现在看起来很狂,但其实吧,应该是心里很慌。

美国的吃相从来没象现在这么难看过,已经到了完全自毁想象的程度,退群、甩锅、撒谎、污蔑......,各种拿不到台面的丑陋,被美国政客一一摆到了前台,还不以为耻,玩出了花样,反以为荣,洋洋自得。

尹国明:这样的特朗普,为什么不能喝彩?

2019年4月15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A&M大学(得州农工大学)进行演讲。其间,他直白地承认:

【“我曾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这种话拿出来公开讲,奇葩程度是不是足以挑战我们的神经,摩擦我们的想象力?

再看看特朗普团队,发现他们几乎个个都是蓬佩奥这番话的践行者。

就跟脸面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一样,国家形象是一个国家重要的无形资产,美国政客也不是不知道国家形象的重要性。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答案是衰退导致的焦虑。

一个国家的执政团队如果到了集体不要脸的程度,这不是孤独求败的表现,这是衰亡前的疯狂。

美国的内部危机一定比我们预计的更要严重。

美国的政治活化石基辛格这次直白地说“美国衰败开始,且无法逆转”,这说明美国的衰败绝不是刚刚开始,而是已经很严重了,否则老政客不会说这种话,美国现在又没必要玩韬光养晦。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不顾形象的。只有巨大压力下,才会情绪失控到不顾形象。一个国家的政客也只有在危机严重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特朗普团队这样的集体表现,内在焦虑,外在蛮横。

这也是中美关系要发生大动荡的征兆之一。

【2】

从1979年中美建交到2019年,四十年的中美关系,虽然中间也有过跌宕起伏,经历过几次风雨,但整体还是维持了合作为主的局面。

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中美关系的一次大波动。94年之后,美国看到制裁中国并没有让中国倒下,又开始修复中美关系。

1999年克林顿时期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偶然,是美国携冷战红利,准备全面遏制中国的一些试探动作。小布什在2000年竞选总统时,用“战略对手”一词形容中国,上任初期,就准备把克林顿时代的中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降为“战略竞争对手关系”。

当时的中国非常艰难,硬实力与美国相比不在一个层次,78年后集中资源于经济建设,下马了很多军备项目,军事欠账比较多,而美军已经开始进入信息化阶段。软实力方面又面临着美国意识形态的强势渗透,国内的“崇美族”已经在媒体、教育等开始形成强大的话语权,冲击着中国的制度自信和民族自信。

9.11的发生,再次改变了历史的走向,美国把主要目光又投向中东(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重视中东,因为那里有石油商、军火商们的核心利益),小布什又开始把中美关系修订为“建设性合作关系”,将中国定位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后再经过奥巴马八年执政,把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行动推后了十几年。

中国就趁着这“黄金十年”,飞速发展为一头大象。2011年,中国工业总产值为2.9万亿美元,而美国工业总产值为2.4万亿美元,中国工业产值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2015年,全球工业产值为12.157万亿美元,其中前四名是中美日德,中国制造业增加值3.25万亿美元,占世界27%;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世界第二位,2.142万亿美元;日本增加值8924.76亿美元;德国增加值7008亿美元,中国工业增加值超过了美日的总和。到了2017年,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超过了美国、日本和德国的总和。

尹国明:这样的特朗普,为什么不能喝彩?

不要小看规模优势,斯大林有一句名言:“数量本身就是质量!”

何况,中国成为世界上具有最完整和最全面的产业链优势的国家,没有之一,中国是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各个行业的中上下游和上游产业的聚合优势,让中国成为“世界制造”的中心,这正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一旦中国实现产业升级,那么“发达国家粉碎机”的说法就成为事实了。

去工业化的美国面对全产业链的中国,内心并不自信。制造业是现代国家实力最重要的基础。美国的GDP主要由服务业创造,连律师业都创造了上万亿的GDP,可见美国的经济数据泡沫成分有多大。很大程度已经去工业化的美国,实力基础越来越建立在沙子上。

中国的规模已经发展到美国无法忽视的程度,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美国的60%,而且拥有制造业规模和全产业链优势,实际上美国已经失去遏制中国的“时间窗口”,而且已经到了只要中国不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美国就不可能遏制中国的程度。

【3】

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正式把中国定性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后来又进一步把中国升级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关系开始向竞争为主的关系转化。当然,从战略定位改变到实质性变化,还需要时间。

来源 : 明人明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明人明察
明人明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