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 | 启示录:美式左中右及白左的错综关系

朱新开 2020-05-11 浏览:
机会主义者必然会忽左忽右,不过仅就新冠疫情期间而言,某些机会主义者虽然比白左更加不切实际,但比右倾实权派特朗普更加深埋私欲且善变,所以应该被归类于极右——口吐莲花滥施同情心,以期变相保守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包括物质、地位以及不会反思的虚荣心。再说特朗普,虽然对白左的较真与叫阵有些烦,但只要能够揽得选票,势必就不会在乎并希望白左仅限于纸上谈兵。由此来看,左派们就需要深思了,如何才能将弱势群体包括青年人紧密团结在身边?尤其是如何才能将理念落于实处,进而更符合并有利于人民利益?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在美国白宫的西翼,有一间摆放着49个座位和1个讲台的房间,被命名为“詹姆斯·布雷迪”,其窗外是白宫玫瑰园,美国总统经常出现在这两个地方接受媒体采访,有时会与记者上演互怼的场面,尤其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并以新冠疫情期间为之最。

朱新开 | 启示录:美式左中右及白左的错综关系

正是因为频频上演互怼的场面,让一些对美国政态不了解或一知半解的观众产生迷思,却忽略了背后的成因与隐情。那么,美媒在美国政态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若是单纯讲历史渊源、政治体制及社会结构等,想必写十本书都不足以论述完整,于此,仅以近期成为热点的“左中右派”划分法,作为切入点进行一番白描式的解读,也许会从中会获得一些启示吧。

一、白宫与记者的历史恩怨

开篇已讲白宫新闻发布室只有49个座位,因此,并非所有美媒均有机会进入,仅限部分主流媒体的精英组成的常驻记者团,其上是1914年成立的白宫记者协会。

至于新闻发布室本身,原本是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室内游泳池,于1969年被时任总统尼克松改建而成,又于2000年以“詹姆斯·布雷迪”命名。

詹姆斯·布雷迪是里根政府时期的白宫新闻发言人,在1981年里根遇刺时,他被子弹击中头部导致半身瘫痪。1993年,美国国会通过以其命名的法案,规定民众购买枪支时必须进行背景审查。若从这个角度来看,白宫新闻发布室会时而弥散出火药味,似乎就有了宿命的背景。

朱新开 | 启示录:美式左中右及白左的错综关系

白宫新闻发言人多数有媒体从业经历,至少曾与媒体密切打过交道,比如布雷迪曾是专业记者协会会员。他们与记者虽然在公开场合也会唇枪舌剑,但作为曾经的同行,而卸任后仍有可能会重新成为同行,所以在私下更容易进行沟通以免太难堪。当然,在沟通不畅时,强行扣押乃至剥夺记者的采访证,进而逐出白宫的事情也不乏其例。

其实,白宫与记者原本也算是其乐融融,毕竟要相互利用嘛,只是在1972年发生“水门事件”后,彼此才出现较为明显的间隙。可想而知,此后的历任总统自然会生出戒备乃至敌意,到特朗普上任堪称达到历史峰值。

具体到特朗普与记者的互怼,除了上述历史恩怨,又参杂进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角力,只因特朗普的执政理念与策略需要直达社会底层,所以形成被西方国家也诟病的“推特治国”。如此一来,彼此的关系就更加紧张了。

至少在特朗普看来,美国主流媒体已成为妨碍“美国再次伟大”的邪恶力量,后者则反指特朗普才是让美国蒙羞的那个。这就属于理念之争了。

朱新开 | 启示录:美式左中右及白左的错综关系

那么,在主观理念乃至意识形态方面,双方又是怎样的站位与心态呢?

二、美国两党的左中右派属性

众所周知,美国的民主制度属于“变态”,不仅限定两党,而且并非普选。

即便如此,选票仍是民主党、共和党的角逐目标,而为了争取更多选民,势必均会尽量选择当中间派,但在落实具体政策时,必然会有意无意地倾向于某个群体。比如,民主党相对倾向于弱势群体(低收入者)、少数群体(同性恋等)、少数族裔及女权主义等,所以被视为左派、自由派、鸽派;反之,共和党便是右派、保守派、鹰派。

具体到特朗普,他原本是一名商人,曾分别支持并周旋于两党,甚至捐款给民主党人、后来的大选对手希拉里,其于2012年4月才登记为共和党人,并于2016年成为大选候选人。

特朗普在共和党中也算是另类,参选策略之一是宣扬狭隘民粹主义经济论,并成功唤醒底层白人蓝领的投票热情。先看一下他的票仓,即图中的红色区域:

朱新开 | 启示录:美式左中右及白左的错综关系

从传统理论而言,底层蓝领尤其产业工人应属先进阶级,也就是左派,但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后,尤其是信息时代下,至少在美国并相对于东、西海岸,中南部经济由于建立在缺乏国际竞争力的传统产业之上,因此更倾向支持特朗普的退群与竖墙,即狭隘民粹主义经济理念与模式,因此被视为保守的右派。

由此来看,特朗普应属于右派共和党中的极右,并引出一个与之对应的词汇,即白左。

插入声明:本文对于“白左”一词不持立场,只是为了方便客观记述而借用而已。

三、白左美媒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据称,“白左”是一个输出型新生词汇并为国际接受。

该词没有明确的定义,虽被笼统地解释为“白人左派”,但实际并非专指白人,大致为“具有激进思想的白领精英人士”,主要集中于美国知识界尤其大学、媒体中,其站位要比左派民主党更左,因为关心社会底层及人类命运而被褒扬,又因为往往提出不切实际的超前理念而遭贬损。

具体而言,2019年,瑞典女孩格蕾塔·通贝里发起“星期五为了未来”气候保护活动,并因当面怒视特朗普而广为关注。不过,她的认知是基于北欧高福利体制之上,没有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因此,被视为白左中的极左而广受诟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新开
朱新开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