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马克思为什么不会走远?如何打赢对美舆论战?

明人明察 2020-05-07 浏览:
马克思主义就是盘旋在资本头上的那柄剑,当资本做的过火时,剑就会落下来。很多人在感慨建成福利国家的西方国家越来越不像资本主义,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倒逼,西方国家的福利体系,可能到现在也建立不起来。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一段时间的退却,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就趁机向普通劳动者的福利发起进攻。美国现在是40%的人拿不出400美元应急款,生病的美国人有三分之一也不敢去医院。

尹国明:马克思为什么不会走远?如何打赢对美舆论战?

中国很多人对马克思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的名字,陌生的是他创建的理论。

有句话叫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心理的距离,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很多人跟马克思主义的心理距离真的是很远。

当资本越来越无处不在,它的触角伸向社会各个角落时,资本家的励志学与成功学,摆在书店的醒目位置,出现在我们经常浏览的信息平台。

资本的角色越重要,资本的话语权越大,在它能够控制的舆论平台和能够渗透影响的教育平台,对马克思的排斥就越强。资本力量希望中国人多听马云的话,少听马克思的话。希望中国人多看哈耶克之类庸俗经济学家的书,少看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著作。中国很多人与马克思之间的距离,资本话语权是发挥了很大作用的,以至于很多人并未认真研究过马克思的著作,就相信了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的结论。

这些人不再相信资本会剥削劳动者的事实,而相信了是老板养着员工、资本家养着劳动者的“事实”。

劳动者具备这种认识正是资本所需要的,这些认识其实也是资本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植入到劳动者的头脑中的,以至于很多人对含有马克思名字的文章就内心自然的产生排斥,宁可把马云当作自己的心灵导师。

信马克思的远远少于信马云的,这对于劳动者来说,是一个挺可悲也挺讽刺的事。

我们也不是要否定马云个人,马云也不过是代表一种生产关系,但要看清马云,离开马克思的理论是不可能的。比如,马云为什么说996是福报,只有用马克思的理论才能最清晰地看到原因。

马克思主义就是能够帮我们透过社会的现象层面看到深层次问题和原因的放大镜和显微镜。马克思的著作其实比那些西方经济学的经典通俗多了,前者是想方设法的要让人看懂,后者是千方百计的不让人看明白。

 

无论资本怎么排斥马克思,但只要资本存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需要就会存在。不管我们内心曾经多么排斥过马克思这三个字,但当资本一次次教育我们人生时,还是会发现,最懂资本的还是马克思。要看懂资本,还是离不开马克思。

当你觉得资本让你觉得受到委屈,感到压力时,你还得回到马克思那里,去找答案。

这一点,对于选择在5月5日这一天发起“断更”行动的网文作者来说,会有更深刻的感悟。

昨天,也就是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2周年,就在这一天,中国的网络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

他们发起这项运动,是因为他们人恩威某些资本网络平台与写作者之间的合同条款对作者显失公平,体现了资本的霸凌主义。这个事情的详情在此不详述,但这些作者去马克思那里寻找依据和答案,是找对了方向。

信马云还是信马克思,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天平正在悄悄地改变。

在996的大讨论中,就有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当中国网文作者在5月5日发起集体断更,还是举马克思的旗帜,从马克思那里寻找依据。

马克思一生著作等身,但按照恩格斯的说法,他一生中两大发现之一,就是剩余价值学说。

剩余价值揭示了资本的秘密,也解答了是谁养活谁的问题。西方经济学认为是资本家养活劳动者,马克思认为正好相反,资本家是依靠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才能积累财富。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劳动者每天都要在一定时间内先生产出相当于自己工资福利收入的价值,这个时间叫必要劳动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劳动者的创造的价值补偿了劳动者得到的工资福利等收入,但这个时候劳动者并未下班,而是还要继续工作一段时间,创造出剩余价值,这个时间叫剩余劳动时间。每天八小时工作制里,就是由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组成的。那些经常要加班的,无非是在八小时之外又延长了剩余劳动时间。996是把剩余劳动价值延长到牺牲掉几乎除了睡觉没有其他业余休闲时间的程度。至于007,那就是为了剩余价值的生产,连正常睡眠的时间都不能保证了。

社会贫富分化的秘密也在马克思的著作里。

很多人,明明自己也是普通的劳动者,竟然也跟着资本的步调,模仿资本的语气,嘲笑马克思。这是劳动者的悲剧,而不是马克思的悲剧。

其实,你暂时不信马克思也没关系,资本会早晚从反面给你补上这一课。

资本本性不会变,马克思也不会真正走远。

因为当你面对资本那庞大的身躯时,会发现没有谁比马克思对资本的本质揭露得更为透彻。

这种透彻,在亚当斯密、李嘉图的著作里难以看到,在哈耶克、凯恩斯那里更是找不到。当西方经济学进入马克思说的庸俗阶段,你想通过这些西方经济学著作搞清楚资本的本质,变得更为艰难,因为庸俗经济学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资本的本质。也正因为如此,庸俗经济学跟科学的距离,比亚当.斯密和李嘉图他们的著作更远。因为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经济学揭示了一些资本的秘密,李嘉图甚至被贴上社会主义者的标签。

资本不喜欢马克思,资本也不喜欢李嘉图,资本喜欢的是与李嘉图进行论战的马尔萨斯。马尔萨斯的人口论非常符合资本的胃口,他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加,而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有通过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

来源 : 明人明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明人明察
明人明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