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朱新开 2020-05-06 浏览:
在近期成为热搜的“许州事件”中,那位许姓同学虽然也在表白自己很爱国,并曾在新冠疫情时采购口罩发回国内,但众多网友仍然不依不饶,只因除了坊间常见的口舌之争,主要是基于她对家庭与地域的“炫耀”。显然,这已经不是“仇富”问题,而是“仇不平”了。此外,有疑似她的同学爆料,称其为“精致利己主义和优越感”。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五四青年节的由来是五四运动,五四运动的主旨是反帝反封建,而“中国青年”作为一个整体,在被封建制度压抑数千年之后,终于在1919年5月4日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并在诸多历史事件中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后。

1957年11月17日,毛泽东到访莫斯科大学,面对汇聚一堂的留学生,他说: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自此,“朝气蓬勃”成为流行语,并与青年人紧密联系在一起。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至于本文,便是以留学生、青年人、朝气蓬勃为关键词谈开去。

一、新中国首批留学生去往东欧

新中国的首批公费留学生并非去苏联,而是东欧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五国,每国5名留学生,1950年9月6日从北京一同启程,乘坐开往莫斯科的国际列车,再转乘列车分赴目的地。

上述五国对中国留学生非常热情,并在教学及生活上做出一些特殊安排。其中,留学罗马尼亚是在巴洪大学(今布加勒斯特大学),该校一名副校长在会见中国留学生时,诙谐地对男生说:

【“你们想要尽快学好罗马尼亚语吗?告诉你们一个捷径,找一名罗马尼亚姑娘交朋友,那学起来就快了。”】

显然,此言不一定正确或准确,但为留学生营造了一个轻松的氛围。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首批留苏学生是于1951年8月19日启程,计有375人,另有同行的5人是去东欧。1956年,又决定向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以及周边国家派遣留学生。

至1965年,先后派遣留学生10698人,从中走出1位国家主席、1位总理和4位副总理,以及200余名部长、100多余名将军和200余名两院院士。

他们出国留学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建设一个新中国,后经历史检验未辱使命,尤其在改革开放后,已肩负国家重任的他们以朝气蓬勃的精神,为中国步入世界前列做出巨大贡献。

二、改革开放后首批留学生去往美国

改革开放后的首批公费留学生有52名(含北京大学自行选派2人),于1978年12月26日从北京启程,先乘机飞往法国巴黎,再转赴美国留学。

当时,52名留学生的外汇经费只有50美元,不及每人1美元,而且被妥善保管在领队身上。他们不畏如此艰苦的条件,先分别在乔治城大学、美利坚大学进行3个月强化英语学习,后被分配到一些著名大学、研究所深造,包括麻省理工、加州伯克利大学等。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1984年1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首次提出:自费留学是培养人才的一条渠道,自费留学人员是我国留学人员的组成部分,对自费留学人员和公费留学人员在政治上应一视同仁。

1993年11月,在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提出“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工作方针。

据统计数据显示,从1978年至2018年三十年间,各类出国留学人员达585.71万人,其中完成学业的有432.32万人,回国就业创业为365.14万人,占完成学业的84.46%。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与此同时,留学目的地也有了更多选择,但较为集中于西方发达国家/地区,据《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过去五年的留学人数前十名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法国、中国香港、德国、新加坡、新西兰。

毋庸置疑,留学生包括占大多数的自费留学生,不论已经回国,还是拿了绿卡或变更国籍留在国外,除极少数死心塌地的叛国者,均在或将为祖国做出应有的贡献。

三、物理空间与物质实力的巨大飞跃

从新中国首批公费留学生乘列车赴东欧,到改革开放后首批留学生乘飞机赴美国,这是一个物理空间的巨大飞跃。此外,当时的留学生,可谓是精挑细选的精英中的精英;

从改革开放后首批留学生怀揣每人不及1美元去留学,到如今中国留学生甚至成为当地的经济增长点,乃至出现一批开豪车住别墅的炫富者,这是一个物质实力的巨大飞跃。此外,出国留学已是普通人家也可以做到的事情,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学杂费。

进一步而言,只要有了足够的学杂费,任何人都可以实现留学梦,即便还未养成生活自理能力,也能获得周到的照顾与服务,进而形成留学生的日趋低龄化,就在此次新冠疫情期间,媒体报道仅在英国约有1.5万名小留学生。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其实早在2005年,央视一套就曾上映连续剧《小留学生》。显然,留学生低龄化在当年已成为一种现象,或称风潮。当时,《南方都市报》针对该剧有过报道,摘录如下:

【有人评价《小》剧是在缔造富人的神化,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水中月、镜中花。还有些人把这个剧和最近加拿大留学生发生的惨案联系在一起,觉得没有反映出相应的问题,而且激化了仇富情绪。】

其实呢,留学生低龄化并不是问题,因为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情可以理解,只要是能力所及,每个人都有选择个人生活的权利;有人公开炫富也不是问题,只要是劳动所得,每个人都有展现美好生活的权利,也就谈不上什么所谓的“仇富情绪”。

那么,关键在于哪里呢?

答案就是低智化,这与年龄无关,而与精神层面的是非观有关。比如近期成为热搜的“许州事件”,那位许姓同学虽然也在表白自己很爱国,并曾在新冠疫情时采购口罩发回国内,但众多网友仍然不依不饶,只因除了坊间常见的口舌之争,主要是基于她对家庭与地域的“炫耀”。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显然,这已经不是“仇富”问题,而是“仇不平”了。

此外,有疑似她的同学爆料,称其为“精致利己主义和优越感”。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于此要说明的是,笔者在前文讲过“不论已经回国,还是拿了绿卡或变更国籍留在国外,除极少数死心塌地的叛国者,均在或将为祖国做出应有的贡献”,所以,至少根据目前的相关信息来看,并不认为许姓同学是一个叛国者,而同意上述某同学的“精致利己主义和优越感”之说。

在此前提之下,再老生常谈一下历史做参照。

1926年发生“三·一八惨案”,也就是鲁迅所写《纪念刘和珍君》的背景,当时向学生开枪的是段祺瑞政府(有称其本人未下令);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段祺瑞拒绝日本人的诱惑,甚至从天津悄然逃出。

1910年,汪精卫刺杀清摄政王载沣未果反被捕,在狱中,他挥笔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可谓是豪情万丈视死如归,但在1939年却成为最大的汉奸。

也就是说,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尤其是否有卖国行为。

回到“许州事件”,若仅是基于是非观的口舌之争,而未有实际行动(违法乱纪也属于实际行动)的话,那就不宜上纲上线,更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即绝不能波及留学生群体。

在此基础之上,“是非观的口舌之争”是有必要且必须的,因为道理/真理会越辩越明,尤其现代社会越来越追求个性化、小众化,如果连辩论的激情都没有,那难免就会出现反社会倾向。

四、必须警惕反社会倾向

“反社会”是一个社会学词汇,“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则是一个医学术语,彼此既有相通之处,也有一定区别,但本文并非要细究于此,只是借此事先说明:

1、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已属疾病,其特点为高度攻击性、缺乏羞惭感、行为无计划性、社会适应不良等,显然应交由医生诊治,本文仅涉及与之有关的社会学范畴。

2、反社会的行为更多表现于社会适应不良,伴随缺乏羞惭感;只有极少数具有高度攻击性,只因往往会导致社会性事件,所以最为公众关注,但不属本文的关注点。

3、本文重点聚焦于社会适应不良、缺乏羞惭感。

其实,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病因并未有明确统一的医学定义,但基本认为与童年经历、教养方式有关。仅针对教养而言,其已被公认是社会影响、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个人修养的结果,并集中体现于个人行为方式中的道德修养状况。

不可否认,国人对教养问题非常重视,乃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正是因此,反而会极力给予孩子标准答案,并予以严格要求与约束。毋庸置疑,当孩子进入青春期后,所有标准答案自然也必然会接受挑战。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关键问题在于,若是来自社会、家庭、学校的标准答案发生冲突,或不相符,或有断裂,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在进行自主选择后,就必然会影响到此后的人格形成,包括是非观。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若是标准答案在有意或无意地压抑个性表达,那么,青少年自然也必然会选择逃避,乃至是鄙视地逃避,或禁锢于自我意识,或融入志趣相同的小团体找自我……其实,这是社会适应不良的正常反应,若是发展成为缺乏羞惭感,那就有可能出现反社会的举止,不一定会具有肢体攻击性,但难免会有语言暴力,或者,反向愈加脱离乃至拒止社会。

具体而言,笔者在发表于察网的《看“人民日报传媒海南”道歉及背后乱象》一文中,曾对“2·27事件”有过记述,即因为对一部发表在境外网站的同人小说有不同看法,肖战粉丝团与网文作者、读者发生了大对怼,而当时正值新冠疫情最为严重阶段,但对这些青年人的关注点显然未产生影响,也就是脱离于社会之外。

当时,笔者有如此表述:

【有一个基本事实,即包括同人在内的某些类型文学正在流向境外网站,并且带走大批读者。除此之外,其他领域如游戏玩家、小众爱好者等也有类似情况,包括衍生出的哈韩、哈日乃至精日分子。】

进一步而言,在现代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当今,不用出国便可“留学”,或更应称之为“流学”——流失的学习,其会造成怎样的结果或后果,已无需赘言。

只说导致“流学”的原因,显然非常值得全社会予以深思与反思,比如所谓的标准答案是否标准?比如是否给青年人提供了充分表达自我的平台乃至机会?比如如何才能在广泛交流乃至辩论中找到自我与社会的共识?尤其是,社会是否给予了青年人足够的包容,进而促动、保护并保证他们该有的朝气蓬勃?

朱新开:留学与流学,潜在的反社会倾向需警惕!

总之,留学很必要,于国于民均有利且有益,但流学须警惕,尤其要深思与反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新开
朱新开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