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美国的严重疫情不排除垄断资本向劳动者投毒的可能

鹿野 2020-05-06 浏览:
未来中国应该一方面大力宣传《人民日报》“十问”为代表美国涉嫌疫情源头的事实,另一方面也应该大力揭露美国疫情当中所反映的阶级与种族问题,团结美国广大民众要求调查疫情的真相,至少也应该让美国签订《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不管这一次的新冠是不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和刻意投毒,至少要防止在将来发生这种事的危险。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日,《人民日报》的《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非常清晰地指出了美国涉嫌疫情源头的诸多问题。但是,在相关事实越来越明朗的情况之下,也有一些中国公知进行诡辩。他们最重要的理由是,如果疫情源头在美国,那么中国也应该北上广多点开花,而不应该在武汉这一个城市集中爆发。

其实,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曾经多次回答过这个问题,也就是不管疫情源头在哪个国家,只要是在自然条件下产生的,从“不能传染人”发展到“可以传染人,但不能人传人”,再发展到“有限人传人”和“快速持续人传人”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因此在开始发现的时候要么人传人能力不强,要么就已经多点开花。而这次中国第一波疫情在武汉爆发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令人震惊,其他地区几乎都是从武汉输入或被武汉输入病例感染,源头不明的病例少之又少。这是严重违反传染病流行规律的现象,一般只有在被大规模刻意投毒的时候才会发生。

现在这种判断已经被很多朋友接受,但是某些公知或者受公知影响很大的人仍然喋喋不休,他们表示,“不可能是投毒,否则现在美国这么严重,岂不是给自己投毒了吗?”应该说,这种诡辩是逻辑不通的,因为如果要是疫情源头是美国生物实验室泄露,那么在美流传的时间恐怕就会很长,如果从去年夏天的“电子烟肺病”算起,达到今天的规模是完全有可能的。不管是笔者还是其他人,都认为去年夏天美国出现生物武器泄露,然后秋冬在武汉投毒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前美国的严重疫情如果真是资本集团及其代理人刻意给本国民众投毒,还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实上,八十年代美国爆发的两大社会问题——毒品和艾滋病——就有很多证据显示是中情局给本国民众投毒的产物。

以毒品问题而言,当时美国当局之所以极力在全球发展毒品生产,除了筹措反共经费和攫取超额利润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要用毒品奴役国内的普通民众,特别是有意识地破坏黑人等有色人种社区的社会秩序。在这种政策之下,八十年代黑人社区的社会秩序迅速崩坏并且受控于中情局的毒品销售网:

【在80年代,中情局局长凯西为了颠覆尼加拉瓜的桑地诺政权,不但私卖军火给伊朗,将所赚的利润用来资助反政府军,同时还在中南美洲种植和制造一种廉价的多用途古柯碱,然后借中情局的特权,通过运送军火给尼加拉瓜反政府军的回程飞机,载运古柯碱返回美国,然后利用中情局和贩毒组织的关系,在洛杉矶黑人社区将这些毒品廉价倾销,单单在1982年至1986年问,就卖掉了好几吨。
中情局为中心的“贩毒黑暗联盟”出面的是线民(业余耳目)布兰登等人,他们都是“尼加拉瓜反抗军”的外围。他们在接获古柯碱后,即全部批发给洛杉矶最著名的大毒枭罗斯,他再向黑人青少年社区分销。在80年代之前,价格昂贵的毒品只是白人中上等阶层的颓废用品,但自从中情局大量生产和销售的古柯碱出现后,黑人社区的毒品以及为了争夺毒品利益而出现的枪战随之日甚一日。
梁策编著,中情局完全档案,九州出版社,2011.04,第160页】

多年之后,相关情况才被美国记者加里·韦伯所揭露。但是其先是被主流媒体所封杀,然后又被宣告“自杀”,可是脑袋上却中的是两枪,因此了解相关情况的美国人普遍认为,基本可以确定是因为其揭露了中情局贩毒的事实被杀害:

【 2004年,人们寻找加里·韦伯时,找到的却是他的尸体,死因是自杀。我将此事称为一场深刻的拷问良心的悲剧,拷问的是故意毁掉他声誉的那些人。也可以这样说,这实际上是一场谋杀:加里·韦伯的脑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轮手枪打了两枪——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径的枪顶在脑门上打中后,还得亲手再扳一次枪栓。
中情局参与毒品买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人们甚至还知道背后的原因。因为他们有钱去经营毒品,还因为他们不必向国会汇报他们究竟在干什么。所有这一切都有“大人物”为其摆平。难道这一切不值得人们做大规模调查和庭审,将一大批人送进监狱吗?
(美)杰西·温杜拉著,美国阴谋,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页】

对于艾滋病问题,相信不少朋友看过电影《阿甘正传》。其主要内容是傻子阿甘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阿甘的女友,一直对于美国社会不满的珍妮却得了艾滋病而死,从而表达了“只要拥护美国的体制和价值观,哪怕是傻子也能成功,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一主题。

但是,也有一些人从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得艾滋病的人基本都是对美国社会不满的人呢?后来有不少人发现,美国早在1969年的时候就提出专门研究一种攻击免疫系统的生物武器。因此很多人猜测,80年代在有色人种和反叛性较强的人聚集的社区当中爆发大规模艾滋病的疫情,可能就是这种生物武器研制成功之后,中情局又进行刻意投毒的产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