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涛:欧美与中国关系的实质是“不信任”还是不承认

王玉涛 2020-05-03 浏览:
欧美国家对非欧美国家信任于否的关键,是看这个国家是否认承认欧美在世界的统治地位,是否放弃自身合法权益屈服其霸权,也就是发展中国家是否“打掉门牙往嘴里咽”,委曲求全充当欧美垄断资本的附庸。这才是问题的本质,由此可见,欧美国家与中国(当然也包括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根本不是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屈服不屈服、投降不投降的问题。

【本文为作者王玉涛向察网的投稿】

王玉涛:欧美与中国关系的实质是“不信任”还是不承认

近日,笔者读到学者施展先生一篇札记,题目为《为何不应该说“有本事别买我口罩”?》。文章认为,“有本事别买我口罩”这句话充斥威胁语气,这样相当于把口罩当成一种要挟他国的工具,完全将口罩这种疫情时刻必需品给“武器化”了。如此以来,一旦断供,将导致对方陷入雪上加霜的境地,这样难免引发他国担忧,从而考虑重建自己的生产体系,以免受制于人。在这种情况下,外资纷纷撤离中国,中国有丧失世界工厂地位的风险。而导致这种窘境的原因,就是中国将口罩“武器化”的举动,威胁他国,造成他们对中国的不信任,进而疏远中国、孤立中国,以至中国不得不面临众叛亲离的尴尬局面。

对此,笔者不敢苟同。现表达个人观点,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旗帜下,与学者同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进行一下开放式探讨。

首先,施展先生所提到的“有本事别买我口罩”这句话最初并非出自中国之口,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均未曾说过此话。这句话实际出自乌克兰记者罗曼诺夫之口。罗曼诺夫当时是在表达对中国向乌克兰提供抗疫援助的感激之情,并对西方媒体抹黑中国的言论进行回击。当地时间2020年3月25日,乌克兰主流媒体“国家网”撰文称,截止目前,中国是唯一一个向乌方供应口罩、试剂盒和呼吸机的国家,这些物资正是乌克兰最紧缺的。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向乌提供援助,包括乌的盟友:美国和欧盟。乌克兰著名记者罗曼诺夫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中国国旗大幅照片,并配文:睁开眼看看吧,这就是中国国旗。只有中国向乌克兰提供了抗疫援助,而中国也刚刚战胜了疫情。罗曼诺夫向中国表达感激之后,针对西方媒体抹黑中国的言论,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中国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猛烈抨击西方,他说:

【“所有攻击共产主义的人,你们有本事别用中国的口罩和试剂盒。”】

另一方面,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中国向众多国家提供防疫物资和设备,还派出医疗专家组提供帮助。中国从来不将自身优势作为要挟他国的手段,从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趁火打劫,而是雪中送炭,同舟共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美国家竭力利用自身领先优势和主导地位,将其“武器化”“工具化”,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地对他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要求发展中国家按其设定的规则行事,否则,就进行经济制裁、军事威胁、政治抹黑、外交孤立,甚至运用强大的战争机器实施野蛮入侵,强行改造他国。当然,欧美资本撤离中国,重建生产体系,摆脱中国束缚还只是一种推测,施展先生也承认,他说:

【“幸好,要走到这一步,现在还是个小概率事件。”】

同时,他也提出警告:

【“但它已经是个不可忽视的小概率,并且,如果相互的不信任关系继续放大,双方的情绪继续在毒化的话,这个概率会不断上升,不是不可能走到那个临界点的。”】

既然如此,中国如何避免这种被动局面呢?他给出了答案:

【“前提是,世界能够相信,中国不会把自己的供应链能力‘武器化’。”】

那么,如何做到取信于国际社会呢?他以二战后德国的做法为例进行了论述。他这样写道:

【二战之后,德国被打得一塌糊涂,西德首任总理阿登纳意识到,战后的德国必须同时完成两个艰巨的任务,但这两个任务又彼此矛盾。先说第一个任务,德国需要完成重建,否则德国的经济一路崩溃下去,有可能爆发无产阶级革命,最后整个德国都被纳入苏联的帝国圈,这对西方世界来说是非常可怕的。第二个任务,德国必须获得邻居的信任,否则没法获得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以便重建。但是,获得信任的前提却是德国不能重建,一旦重建,德国变得强大,邻居就都要吓死了;可是德国不重建的话,它就可能会被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这样一来,邻居就会更加恐惧。德国就此陷入一个两难困境。到底该怎么办呢?阿登纳想出一个办法,就是德国必须放弃“德国是德国人的德国”这样一种观念,让德国变成“欧洲人的德国”。这样一来,德国的复兴就相当于欧洲的复兴,德国才有机会同时完成两个任务。但这种理念是不能空口说的,必须纳入某种具体可执行、可验证的制度框架当中,才真的能够落实。所以,德国就拉上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推动成立了欧洲煤钢联营。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煤和钢是发动战争最重要的两种原材料,将其纳入一个跨国的联营委员会来统一管理,德国生产多少煤、多少钢,对委员会其他国家都是透明的,这煤和钢究竟会怎么用也是透明的,别的国家一看不对劲,随时可以叫停。同样,别的国家生产多少煤多少钢,对德国也是透明的,德国发现不对劲,也可以在委员会里面随时行使叫停权利。这样各国彼此之间就相互信任了,此时德国的复兴也就等于欧洲的复兴了。阿登纳所要追求的那两个彼此矛盾的任务,由此可以同时实现。这就相当于德国通过一种新的超越于民族国家之上的制度安排,把自己的生产能力“去武器化”,重建并保有自己的生产能力,同时仍然获得世界的信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玉涛
王玉涛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