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在抗击新冠疫情日本军事活动缘何异常活跃?

徐秉君 2020-04-27 浏览: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随着导弹部队在陆上自卫队宫古岛驻屯地部署完成,强化西南诸岛防御的努力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完善针对中国军机、导弹和水面舰艇的拦截态势,为的就是剥夺中方在东海的行动自由。显而易见,日本在大疫情下的军事活动,不仅是出于战略布局,也着眼于战术准备,其实质是在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尤其是美国刚提出在疫情后强化亚太军力部署的背景下,日本的这些军事举动更因该引起中国的警觉。
【核心提示:中国在大疫情下更有自己的主张,以自己的战略定力应对大变局之中的任何巨变!】

今年以来,尽管全球深受新冠病毒疫情冲击,日本也是早期爆发疫情的国家,但当本国疫情得到控制后,特别是近期日本的军事活动却异常活跃。4月1日,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发文披露,本月日本将在航空自卫队内设立太空领域任务组,专门负责保护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卫星。同日,《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报道,日本防卫省下设的防卫装备厅已经向《简氏防务周刊》证实,他计划推进由日本主导的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拒绝了英美等外国制造商提出的方案。4月6日,共同社报道称,日本陆上自卫队5日在宫古岛驻地(冲绳县)举行地对空、地对舰导弹部队成立纪念仪式,开启正式活动。

在全球奋力抗击新冠疫情的紧张时刻,日本的却在加紧航空、航天方面的军事活动,以及导弹部队组建部署,其背后隐含着新的战略动向和军事考量。

全球在抗击新冠疫情日本军事活动缘何异常活跃?

日本自卫队太空部队未来规划任务示意图(日本防卫省网站)

随着美国太空军事化进程加快,特别是去年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组建太空军,成为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以外的第六个军种。预示着未来太空竞争将日趋激烈。

作为盟国的日本当然紧随其后,也在加快组建太空部队。实际上在发展太空能力方面,日本早就从战略上超前布局。先是从战略、制度及政策等方面奠定基础。然后,再逐步在内阁建立相应的机构加以推进。如2012年7月,设立了宇宙政策委员会(后改组为宇宙开发战略推进事务局);2015年,又设立宇宙开发战略总部。

与此同时,日本还注重寻求法律依据加以支持。尤其是安倍政府,为了名正言顺的向太空领域进军,安倍政府先后公布了《宇宙基本计划》以及《宇宙活动法》等有关在太空领域内开展行动以及太空安全的法律。以使日本发展太空能力既有“法律依据”,又能使其行动“合法化”。

日本2018年版《防卫计划大纲》进一步把太空定位为一个重点发展的关键军事领域。2018年版《太空基本计划》明确了日本太空军事化的核心项目,例如卫星通信、卫星侦察、太空态势监控和海洋监测等。

据媒体披露,日本政府已着手研究自卫队与美军新的联合作战计划。其中,太空领域的联合作战计划包括干扰和破坏对方卫星等行动。具体而言,为提高太空战能力,防卫省和自卫队将从三个方面入手:构建太空态势监视体制;利用太空领域强化情报收集、通信和导航定位等能力;加强干扰对方指挥系统和信息通信的能力。

日本不仅加快推进太空军事化进程,而且提前组建太空战部队。安倍晋三曾在防卫省召开的自卫队高级干部集会上表示,将在航空自卫队新设“太空战部队”,并宣称日本向“航空太空自卫队”转型并非梦话。

日本原计划准备在2022年创立太空部队,但由于美国组建太空军的步伐加快,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为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和日本自身的太空战略,日本借机积极推动自己的太空计划,并组建相应的太空战部队,以与美国太空军进行对接。重要的是组建太空作战部队已经提前到了2020年。而这次在航空自卫队内设立太空领域任务组,显然是日本提前组建太空站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不仅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而且在航空领域也不甘落后。多年来日本一直致力于获取先进的五代战机,并为此进行了多方努力。日本的目标是在本世纪30年代用新式战斗机取代日本航空自卫队的三菱F-2战斗机。

全球在抗击新冠疫情日本军事活动缘何异常活跃?

日本去年底发布的下一代战机概念图(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

为了尽快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日本先是意欲购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F-22隐身战机,但被美国拒绝。随后,日本则改为购买美国当时正在研发的F-35隐身战机。

但日本意欲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与制约,一直想自主研发下一代战机。几经周折,日本自主研发了一款X-2“心神”验证机。但日本的目标并不只是X-2“心神”,而是下一代新型战机。日本防卫省将用X-2“心神”战机研究先进技术与系统集成,按照日本的计划,X-2主要是用于验证下一代F-3隐身战斗机的技术。

然而,尽管日本有先进的工业基础,但在新一代战机的研发上还有瓶颈,从而导致X-2“心神”项目的研发并不顺利,后因多种原因X-2“心神”首飞竟然拖后了5年。2016年4月“心神”验证机终于实现首飞,但仅做了33次试飞后便终止测试。其背后有政治、经济、技术等多方面原因,这意味着日本自行研制新一代战机的计划再度搁浅。

但日本致力于自主研发下一代战机的计划并没有因此而终止,而是另辟蹊径寻求国际合作。日本防卫省在新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中提出“将国际合作纳入视野,尽早启动日本主导的(后续机型)开发”。在这一思路的引领下,日本开始尝试与英国开展合作研究未来战斗机。

来源 : 华语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徐秉君
徐秉君
军事学者,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