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升:黎智英求援?小心这是“缓兵之计”!

王升 2020-04-26 浏览:
“乱港四人帮”汉奸集团在人民正义的打击下,正在陷入众叛亲离的绝境,但这群铁了心做汉奸的走狗们,是不会因为遭遇一次失败而善罢甘休的,为今之计,它们只有“示之以弱”,才能欺骗正义的刀枪,就像毒蛇受伤后会假装死亡,待到敌人放松警惕就突然一击是一个道理,概括来说,就是“以退为进、缓兵之计”。针对黎智英们的示弱,我们千万不要麻痹,千万不要忘了《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这些汉奸披上了羊皮也还是狼,打死了,也是披着羊皮的死狼,不能因为它们披上了羊皮,我们就说它们成了羊。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王升:黎智英求援?小心这是“缓兵之计”!

作者评论:这张丑脸,笑起来跟哭似的

【引子:援引媒体消息,黎智英22日亲自发出“苹果告急”的视频,透露旗下媒体近几年亏损很严重,受疫情影响,广告及订阅人数都不如以往。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经历了二次被捕后,又陷入经营困难。有港媒嘲讽说,他做梦也想不到,数月前还是一众美国政客的“座上宾”,何等风光,转眼间就要哀求别人给一条活路。】

之前有朋友希望我写一写对香港局势的评价,我当时笑着说:“还有评价的必要吗?”朋友也笑了,的确,是没什么必要了,因为随着美国的衰落,美国在世界上培养的带路党,就如同日本关东军瓦解后的伪满洲国,只剩下自生自灭的可能,它们的未来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这次黎智英告急,却让本人嗅出了一股不一样的阴谋味道,本人认为,“肥佬黎”这种心机深沉的“人精”不可能没头没脑跑出来“求援”,他的一言一行,恐怕都是深思熟虑的,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用意,为此,这几天本人专门梳理了近期关于香港的新闻,果然没有超出本人预料,于是,笔者急忙写了这篇评论,目的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能和本人一同思考、讨论。

这次黎智英求援,适逢李柱铭和他再次被捕和释放后,不得不说,时间点很微妙。

本人整理了一下近期关于乱港分子的报道,发现网上近期报道香港动乱的消息减少了不少,乱港群体主流——废青学生活动频率和强度也降低了不少,个人推测,这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这群怕死的废青“偃旗息鼓”了,而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欧美的疫情在不断升级,不论是口惠而实至的英国美国,还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法国德国,都在疫情的重压下哀鸿遍野,当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疫情这里时,通过NGO对外的渗透就会降低很多。

所以,黎智英乞求支援,应该主要不是在装模作样逃避制裁(虽然也有这个成分在,但这不是主要目的),而是乱港分子真的遇到了危机了,失去了“美国爹爹”的支援,它们和无根之萍、无本之木没有区别,在此,我们首先简要分析下乱港分子如何策动闹事的。

一.乱港分子暴动的宏观分析

乱港分子的暴动,和美国在乌克兰、阿拉伯、中亚、拉丁美洲等地的方式基本没有大的区别,都是采用这种模式:

第一步,CIA培养一批带路党。这个过程比较漫长,要培养一批坚定的“带路党”,最少需要一代人,甚至两三代人,所以这个活动一般很早就会开始布局,以苏联为例,美国借着苏联派遣青年干部赴西方学习或者外交人员在西方驻扎的机会,在里面培养了雅科夫列夫等带路党,然后又通过非正常渠道渗透苏联,拉拢苏共中的“合作者”,培养了戈尔巴乔夫、谢瓦尔德纳泽、叶利钦等苏共叛徒;整个过程从60年代初开始布局,到80年代末全面发力,前后共用了20多年,渗透时间越久,带路党的群体越庞大、组织越严密;

第二步,带路党培养得差不多了,CIA就把这些带路党逐步整合成一个组织,形成一个规模较小但是组织严密、服从指示、反应迅速的小小“发动机”;这个“发动机”,就会变成日后CIA策动和领导暴动、颠覆的主要工具。打个比方,如果把这个组织视为一个人体,那么,最高级别的带路党组建的领导机构,也就是“大脑”,这个“大脑”接受更上面的“主宰”命令。“大脑”以下,就是“脊神经”,也就是那群高级带路党直接领导的卖国组织;然后这些卖国组织再往下分叉,是负责行动的次级卖国组织,相当于“肢体神经”,这些组织继续向下,是一个个卖国贼构成的“末梢神经”。

以此次香港动乱为例,美国CIA,是控制了香港汉奸组织的“主宰”,而“乱港四人帮”就是一个隶属于“主宰”CIA的“大脑”,就像大脑里面不同区域会分管不同的功能一样,“乱港四人帮”也有明确的分工——例如有的人负责“暴动”的“理论体系”(就像大脑里负责思维的区域)、有的人负责暴动具体实施(就像大脑里负责动作的区域),有的人负责乱港组织日常运转(就像大脑里负责维持人体器官运转的区域)。这个“大脑”往下,就是由这些脑神经牵出去的“脊神经”,也就是直属于乱港分子“大脑”的那些组织,如香港政界的“香港民主党”、“香港公民党”;传媒圈的“壹周刊”、“苹果日报”还有法律界为“乱港”提供“法律支持”的组织、法官等等,这群人统称“泛民派”,就像大脑通过脊柱传下去的神经统称“脊神经”一样。然后这些“神经”继续分化,就细化到一些“肢体神经”,也就是很多具体的乱港组织,如“香港学联”,“肢体神经”再往下,就是一些小的乱港群体,构成一个这样的架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升
王升
王升,独立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