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玥:公知与鲁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林爱玥 2020-04-22 浏览:
公知与鲁迅先生无论在水平上还是能力上都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这些还是次要的,公知与鲁迅先生最大的差距在人格上。鲁迅先生对中国是有着深沉的爱的,所以才会“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而公知虽然叉着腰傲娇的说“看我怕不怕你们”,有那么点“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架势,可公知啥时候“俯首甘为孺子牛”过呢?

林爱玥:公知与鲁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疫情期间,有人将公知比作鲁迅,别人这么说说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些不那么讲究的公知自比鲁迅,对于这种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行为我大多都是一笑了之,不过,恕我直言,公知比什么不好,偏要跟鲁迅先生比,那跟自取其辱有什么区别?

这两天,有人建议我写文章说一说鲁迅精神,坦白说,这是个非常大的话题,以我的水平很难讲深、讲透,不过,说一说公知和鲁迅先生的区别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实话实说,我并不清楚具体有哪些公知自比鲁迅,因此,我纯粹对事不对人。一言以蔽之:那些将公知比作鲁迅的人,如果不是对鲁迅先生有什么误解的话,那肯定就是对公知有什么误解了。

林爱玥:公知与鲁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鲁迅先生爱批评,公知也爱“批评”,某种意义上来说,公知确实与鲁迅先生有些“形似”,但同样是批评,批评的对象和内涵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鲁迅的文章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对于那些站在鲁迅对立面的人来说简直与指着鼻子骂没什么区别了。论骂,鲁迅无疑是很能骂、很会骂的人。鲁迅骂的人不少,可却没一个是骂错的。鲁迅骂的是梁实秋、胡适这些吃里扒外的汉奸文人。鲁迅骂梁实秋是“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骂胡适为日本人张目为国民党涂脂抹粉,巧合的是,胡适当时也被所谓的“精英”誉为时代民族的“良心”。

反观公知骂的都是哪些人呢?公知目标明确,基本谁爱国就朝谁龇牙咧嘴,还顺手给爱国者批发“极左”、“爱国贼”、“小粉红”、“义和团”各种帽子。公知具体骂了什么我就不重复了,省得脏了我的嘴。

差距就是这么明显,鲁迅的文字如刀枪、如匕首,目的是维护中国;公知的文字如冷水、如狗血,目的是恶心中国。

鲁迅骂人,是为了让国人清醒,是为了告诉国人再这样下去中国真的不行了,你们必须站起来。这样的骂何错之有?现在,“为了捉鬼,借助钟馗”,公知舔着脸把鲁迅的旗子扛出来,难道公知也认为再这样下去中国真的不行了?

民国就像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病入膏肓,鲁迅当然要“化疗”、“放疗”一起上了。可现在中国就算不完美,最多也就扁桃体发炎的程度,公知自比鲁迅,是否打算让一个扁桃体发炎的人去“化疗”、“放疗”?

100年前,眼看着中国越来越烂,鲁迅先生心急如焚,当然希望骂得大声点,好醍醐灌顶骂疼胡适、梁实秋们,骂醒阿Q、孔乙己们。可现在中国越来越好,公知急啥呢?要说急,那也是气急败坏吧!

看出差别来了没?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鲁迅的骂和公知的骂就像亲妈的骂和后妈的骂,中国人听了当然滋味大不相同。亲妈是为了骂醒你,让你站起来,后妈是为了骂死你,让你跪下去。亲妈再怎么骂你,出发点也是为你好,后妈的骂嘛,你懂的。

申明一下,这里不是存心贬低后妈,只是打个比方而已。纯粹是世俗人的偏见,有心者不必太过计较。

鲁迅先生曾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公知平日里最爱说的就是“制度”,可是,在西方国家确诊和死亡病例飙升的当下,公知却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民主制度”的失灵只字不提,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公知压根就不敢面对更不敢正视对他们来说如此惨淡且血淋淋的现实,甚至想一想可能都会让公知觉得罪大恶极。

公知不是一向很“尖锐”吗?怎么欧美的“民主国家”疫情那么严重,公知却集体沉默了呢?大家记性不差的话,不妨回想一下,两三个月来,公知有批评过“民主制度”吗,有说过那些“民主国家”的不是吗?没有,统统没有!此刻的公知正一门心思围剿“极左”、“义和团”,试图围剿一切说出“民主国家”真相的声音,妄想掩盖一切“民主制度”失灵的事实。话说,公知就是这样追求“真相”和“正义”的?

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公知跳出来说中国需要的不是疫苗和中医药,而是“民主”和“自由”,可现在公知为啥都闭嘴了,为何绝口不提“民主”、“自由”了,还不是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实在无法自圆其说了么。

这么说吧,这也就是中国抗疫成绩碾压那些“民主国家”,如果倒过来,变成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的抗疫表现碾压中国,还不知公知会闹成什么样子呢。别的不说,公知肯定会将一切都归结为“制度差异”,然后相信就算是傻子都该知道是那套老掉牙的“这国怎、亏总民、定体问、我陷思”了吧。

来源 : 林爱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林爱玥
林爱玥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