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玥:公知是如何里应外合的?

林爱玥 2020-04-17 浏览:
敢问公知,美国下令“封口”是不是“瞒瞒瞒”?英国“群体免疫”是不是“错错错”?英国治愈率不足百分之一,美国确诊病例直奔百万而去,是不是“惨惨惨”?是的话,这些你们为何从来不说?你们不是“敢讲真话”吗?可为何在你们眼里,外国全是成绩,到了中国就只剩下“瞒瞒瞒”、“错错错”、“惨惨惨”了呢?中国到底跟你们有什么化不开的深仇大恨,以至于你们要这么吃里扒外?

林爱玥:公知是如何里应外合的?

公知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甭管你同意不同意、赞成不赞成,反正他们就以“良心”自居了。新冠疫情期间,公知蹦得老高,该讲的,不该讲的,公知都讲了很多,可笑的是,有人竟然据此认为公知“敢讲真话”。话说,“敢讲真话”自然是一个可贵的品质,可是,敢叫板,敢讲咬牙的话,就等于“敢讲真话”吗?

公知毫无疑问是敢叫板、敢讲咬牙的话的,可是,这并不代表公知会讲真话,更不代表公知敢讲真话。请问那些认为公知“敢讲真话”的人,你们有看到过公知说中国抗疫应对很快、效果很好、成绩很大之类的话吗?如果公知“敢讲真话”,这些公知为什么从来不讲?难道这些不是真话?

三个月来,公知到底讲了什么,其实并不神秘,而是有着清晰的脉络可寻的。以时间为序,公知所讲的话大概可以分为3个阶段,我们不妨一起回顾一下。

1阶段:1月底-2月中旬主题——瞒瞒瞒、错错错、惨惨惨

这段时期,中国疫情很严重,抗疫形势很严峻,而英美等国家则基本没有多少确诊病例(不检测自然没有)。那段时间,公知基本是怎么恶心中国怎么来,公知说得最多的大概就是“瞒瞒瞒”、“错错错”了,为了“证明”所谓的“瞒瞒瞒”、“错错错”,公知极力的渲染“惨惨惨”。

那个时候中国确实人心惶惶,毕竟,当时没有人知道疫情到底会在何时结束,就连疫情会在什么时候迎来拐点恐怕都很难有人能说清楚,因此,惨自然是真的。惨是真的,可并不代表公知渲染的“惨惨惨”就是真的,更不代表公知死咬“惨惨惨”的做法就是对的。

相信很多人都还能记得2月10日左右,英国《金融时报》称“一旦新冠肺炎疫情不能被快速受控,届时将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吧。对此,英国《金融时报》的解释是“中国专制体制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极为薄弱,一旦新冠肺炎疫情不能被快速受控,专制政府的谎言与荒谬将被戳穿”。琢磨过味没?“谎言”可不就是公知说的“瞒瞒瞒”,“荒谬”可不就是公知说的“错错错”吗?现在知道公知为何咬死“瞒瞒瞒”、“错错错”不松口了吧?那简直是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啊。

在那个中国抗疫形势最严峻的时候,某些西方国家火急火燎的将中国与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切尔诺贝利联系起来,并表示新冠疫情将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其背后的意味傻子都能看出来吧?说透了吧,所谓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可是很多人认为的苏联坍塌的开始,现在总该明白那些将疫情说成“切尔诺贝利时刻”的人的险恶用心了吧?

惨不惨是相对的。如果当初中国是“惨惨惨”,现在英国累计确诊病例99489,累计死亡病例12894,就连首相约翰逊都到鬼门关走了一遭,而累计治愈病例现在还是可怜的三位数,为何没人说英国迎来“切尔诺贝利时刻”?美国现在累计确诊病例644348,累计死亡30985,更不要说,美国的疫情形势依然看不到任何好转的势头,为何同样没人说美国迎来“切尔诺贝利时刻”?

林爱玥:公知是如何里应外合的?

除了通过极力渲染“惨惨惨”来“证明”所谓的“瞒瞒瞒”、“错错错”,公知还一再鼓噪“道歉”。为什么公知会要求“道歉”?理由很简单,大家都懂的,一旦道歉了,那可不就成了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吗?

此外,公知还装模作样的从制度层面“反思”,认为中国需要的不是疫苗不是中医药,而是所谓的“民主”和“自由”。现在英国、美国疫情比当初中国的疫情严重多少倍就不用我重复了吧,怎么没公知跳出来反思英国和美国的制度呢?

2阶段:2月中-3月中主题——不要妖魔化外国抗疫

随着中国举全国之力支援武汉和湖北,中国的疫情形势大幅度好转,而国外的疫情则开始趋向严重和失控。这个时候,公知没有说外国“瞒瞒瞒”、“错错错”,更没有说外国“惨惨惨”,这个时候,公知的主题是“不要妖魔外国抗疫”。

来源 : 林爱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林爱玥
林爱玥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