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大决战提前到来!从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历史大转折

明人明察 2020-04-12 浏览:
当体制的光环不再,以此为基础的西方软实力就会崩盘,西方话语霸权也会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没有了软实力的保护,西方的真实实力就会裸泳。只要中国不否定新中国创建的基本体制,东西方文明交替,这是历史趋势,这是世界大势。疫情只是加快了这一进程。也因此,中国与西方的大决战会提前上演。

这方面中国的优势是美国不能比的,西方发达国家的总人口也最多可以跟中国一个国家的人口数量比,西方分裂的市场无法跟中国统一的大市场相比。

这里还有一个因素,也不得不提一下。资本主导造成的贫富悬殊,很多人口只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有足够支付能力的消费人口比例高低与财富分配的两极分化程度直接相关。本来就是人口劣势的人口数量,会因为两极分化严重进一步缩小了本国的市场规模。本来是人口优势的国家,也会因为贫富悬殊,让市场容量优势不那么明显。

所以,本人一再强调新中国的制度优势,原因正在于此。如果这个制度坚持的不够,学习西方,过于重视资本和市场的作用,也会出现贫富悬殊,影响我们把人口优势更充分地转化为市场规模优势的程度,而这是创造更多优势的基本条件。

总之,我们就凭保留的一部分制度优势,让中国从5G开始,甚至从4G时代,开始超越有着更雄厚教育条件和技术基础的美国。

西方每个国家单独拿出来,在人口和市场方面的劣势,都无法撑起新经济对市场空间的需求。这个使命,只有中国这样的人口和市场规模能够完成。当然,如果没有制度方面的优势,那么人口规模并不会当然的会产生优势,比如印度。

这还是需求端的分析,供应端也是这样。中国为什么拥有现在世界上唯一的全产业链?有些地方虽然还竞争力比较弱,但不是没有。随着分工越来越复杂,产业链越来越拉长,需要有更大的劳动人口才能满足。中国十几亿的人口规模,才能承担起“世界工厂”的角色。当然,我们不能满足于这个角色,我们需要通过产业提升,进入发达国家的产业领地,勇敢的充当“发达国家的粉碎机”。

总之,站在人类新经济的入口,只有中国才能承担起带领世界实现文明飞跃的历史使命。

西方命运首先看美国,而美国正在全球收缩。这一收缩趋势,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进退就表现的很明显了。

虽然美国对中国看上去还是咄咄逼人,但那只是全球收缩战略中的重点进攻,是从全球布局向重点布局转变,以前美国是全球布局、可以全球保持攻势的国家,现在越来越力不从心,只能选择重点目标进行重点防范。学过现代史的人,都知道1947年蒋介石军队对解放区的进攻开始从全面进攻转向重点进攻。现在的美国,在全球棋局内,面对中国,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局面。

2020年的世界,就是一个放大版的1947年的中国。

自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距离复兴的目标这么近过,能够实现目标,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一点:自己不犯颠覆性错误。如果具体分解一下,那主要就是三点:不能过度私有化、不能金融自由化,不能政治全盘西化。

我们在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道路和制度自信一文中,论证过:中国成功的首要前提条件,就是不能实行西方的体制,不能走西方的道路。只要中国能坚持“四个自信”,中国就能够带领世界创造更高的人类文明,同时带领东方文明再次兴起。

如果说西方近现代文明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到大航海时期的西班牙,再到资本主义全球贸易时代的荷兰,都是为工业革命的到来创造历史条件,接力棒终于到首先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后经过美国,西方近现代文明达到最高峰。

如果说西方领先于东方的近现代文明就是资本主义文明,那么中国再次超越西方最强盛国家的,只能是通过社会主义道路来实现。

在地理意义的东方,能够带领东方文明复兴的这个角色就只能由中国来承担了,没有第二家,中国暂时不可能从其他东方国家手里接棒。

其他的国家,或者人口规模太小或者技术生产力条件太弱,并不具备参与最高级别竞争的综合能力。

总之,东方文明逆转西方文明,就看中国能不能崛起。同时,以中国的体量和中国人的雄心,也不可能仅仅满足于自己的崛起。

疫情的来袭,虽是我们都不愿意见到的,但不得不承认,因为这次疫情,世界将会以更快的速度完成历史大转折。

新加坡在这方面的感觉比较灵敏。李显龙现在和三年前,表现的更加亲中。最近针对美国利用疫情污名化中国的行为,李显龙说:“艾滋病是从美国发源出来的,大家也没有叫它‘美国性病’,也没有要赔偿”。“不管病毒是哪个国家先出现的,都是一个世界性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国与国关系事件”。

尹国明:大决战提前到来!从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历史大转折

3月29日,在接受美国CNN新闻的直播采访时,主持人与李显龙谈到了美国在危机中的世界领导力。

当主持人问:“假如这场危机中,没有美国领导世界,世界还能自发组织、走出危机吗?”

李显龙的回答是:“在过去几十年的类似情况中,世界曾受益于美国的领导力,但假如美国改变了行为模式,那么,我们或许会以其他形式解决危机。”

话外之音是,美国的领导地位已经并不是不可取代的。放在以前,李显龙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基辛格最近也说:这次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哪些国家机构有可能被视为失败?当然首先是应对疫情无力的西方国家政府以及他们的体制。

来源 : 明人明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明人明察
明人明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