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大决战提前到来!从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历史大转折

明人明察 2020-04-12 浏览:
当体制的光环不再,以此为基础的西方软实力就会崩盘,西方话语霸权也会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没有了软实力的保护,西方的真实实力就会裸泳。只要中国不否定新中国创建的基本体制,东西方文明交替,这是历史趋势,这是世界大势。疫情只是加快了这一进程。也因此,中国与西方的大决战会提前上演。

我们这代人确实是站在了从“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转折点上。

和一百多年前那代人相比,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有机会见证这个伟大的过程。

一百多年前的前辈们面对的是国家沉陷的危机,亟待解决的是民族救亡。从1840年开始,终于在1949年完成。

尹国明:大决战提前到来!从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历史大转折

我们这代人,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让中华民族回到世界之巅的问题。实现民族复兴,至少应该回到世界第一的位置。

这是民族主义者都比较能够认同的目标,而且,这个世界第一,还应该是全面的第一,既是全能冠军,又是很多领域的单项冠军。这样,才能符合很多国人对于走向“星辰大海”目标的期待。唯有超越汉唐在当时世界上的地位,才能配得上复兴二字。

但于社会主义者而言,这还是不够的,这应该只是最低的目标,而且是之一。

只有民族复兴和人民自由幸福结合在一起,才是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完整目标。

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第三段内容: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幸福就是结合在一起讲的,民族的复兴和人民的自由幸福也应该是我们目标的一体两面。

自由不是指西方自由主义的那种以资本的自由为主轴展开的劳动者只有出卖劳动力的自由,而是马克思说的自由:每个人能够自由全面发展。

马克思主义者才是真正的追求人的自由。人的自由是以人民的解放为前提。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起名叫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使命不仅仅是解决民族独立和民族复兴问题。

没有实现人的幸福自由这样的目标,民族复兴的前景固然也很宏大,但未必会持久。达到世界规模的第一,还只是在同一文明层次的胜出。我们应该对自己的目标提出更高的要求。

我们的自信应该建立在对西方近现代文明的全面超越上,而不是通过刻意的贬低西方近现代文明去实现,既看到西方近现代文明的问题,也要承认其具有历史进步意义,还要看到西方近现代文明领先的历史暂时性,这才符合辩证法。对西方文明崇拜到迷信的程度,不足取:把西方文明贬低到一文不值,也有违客观。

西方近现代文明就是资本主义文明,西方近现代文明不只是具有地理和文化涵义,而且也有制度涵义,随着资本主义的诞生开始,在美国这里已经达到顶峰,然后开始盛极而衰,并以美国的衰落为主要标志。西方现代文明的两大高峰,前为英国,后为美国,美国是英国的替代者,又是继承者,隶属同一种文明。英国是旧殖民时代的霸主,建立起“日不落帝国”的版图,美国是新殖民主义的代表,成为一段时间内的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全球主要的黄金水道、全球最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方都有它的军队,美元是世界货币,主要的定价权掌握在它手里,美国话语权纵横天下。

美国沿着英国走向辉煌的路达到巅峰,也必然会沿着英国衰落的路而走向衰落。

到美国这里,再也没有更大的人口规模,更大的内部市场,来容纳更高的生产力了,衰落就是必然的。

继续美英的文明模式,我们的影响力未必能够做的比它更好,最多只可能有量的超越,但难有质的提升;而且,还容易沿着美英的道路走向衰落,甚至更大可能是止步在崛起途中。

我们需要在规模超越美国的同时,避免美国内部的那些问题,才能让我们能够更容易的超越,也能让实现超越之后的领先具有持久性,而不是昙花一现。

中国为什么能够在5G方面开始领先于美国。其中既有人口和市场规模的因素,更有制度的因素。

其中既有人口和市场规模的因素,更有制度的因素。

西方的制度设计是一切为了资本而展开,而资本的所有追求就是一个:追求个体利润最大化。至于给社会带来多少成本和代价,资本是不愿意考虑这些问题的。

在资本看来,在人口密度大的地方建设网络才有利润,才有意义。人口稀少的地方,那是亏钱的,亏钱的事资本没人会愿意干。所以无论美国还是欧洲,网络都不可能跟中国这样从城市普及到农村,信号还都可以保证,因为中国的电信业主体是市场化媒体笔下“全是问题和毛病”的国企,才能够把信号覆盖到地处边缘的人口聚集区域,让全国人民享受到技术和产业进步的成果是国企的社会责任。

别小看这一点,网络信号不能普及到每个人群聚居的地方,一个直接结果是电商的规模会受到抑制,美国和欧洲的电商以及配套的快递业也没中国这么发达,与这个不无关系。电商的发达,也会产生新的需求以及由此产生很多新的行业、职业和岗位,对网速的要求会更快。美国对5G的需求没有中国这么迫切,人口规模和电信商的私有性质,这些都限制了本国5G产业和商业化,也会延缓向信息化和智能化社会的晋级。

借一斑以窥西方社会的全豹。

人类的产业升级,大体有一个趋势,是对人口和市场规模的要求越来越大。汽车时代,全球有竞争力的汽车商至少可以有几十家。中国十亿级别的人口规模,同一个领域的新经济,有实力的竞争者数量越来越少,一个行业也不过两三家领导者企业,有些细分行业甚至就是赢者一家通吃。中国之外那么大的新经济市场,也基本上被美国那几家巨头通吃。新经济没有足够的人口规模是不可能的。

来源 : 明人明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明人明察
明人明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