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谈谈中国抗疫胜利的基础条件

吴铭 2020-04-04 浏览:
既然如此,那么,作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为什么要与这些落后的、愚昧的、野蛮的资本主义国家“接轨”“看齐”呢?他们有什么资格在思想、文化、政治、经济、军事上对我们指手划脚呢?难道不应该是社会主义居高临下地指导和批判他们吗?难道不应该是他们向我们“接轨”“看齐”吗?

中国抗疫,无疑,是全世界最成功抗疫行动的之一。至于所谓应对流行病准备最充公、医疗投入占GDP前十名、前三十名、前五十名的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抗疫,简直是一场可耻的人造灾难,完全是教训,毫无经验可谈。它们所谓先进、文明、发达,疫情之下,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信誉扫地。

这次疫情,究竟是极其凶险,或者说没有什么大不了,这要看对什么社会制度而言。说是全世界流行、规模最大、最为险恶,也可以,说不算什么大事,也行。对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当然是一场空前的灾难;但对于社会主义朝鲜、古巴,这次疫情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即使对 受新自由主义医疗市场化冲击严重的中国,这次疫情的影响,恐怕也不如对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那么最大,也是可以控制和消灭的。

吴铭:谈谈中国抗疫胜利的基础条件

我们必须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疫情灾难,及其造成的巨大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完全取决于社会制度。对于公有制社会主义,疫情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灾难,对于资本主义国家,资本越是“发达”、越是“强大”、越是“先进”,灾难导致的后果,就越是严重。

所以,这次疫情灾难所造成的伤亡损失,完全是可大可小,完全在于人为,而非自然。人,才是首要凶犯,病毒,只是帮凶。具体地说,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及其统治机器,才是美国疫情灾难的主犯。美国人民,应该群起而讨伐此主犯,不要只惩罚几个政客。

中国的疫情,并不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美国的疫情,如果美国金融寡头愿意哪怕对人民群众有一丝关怀,那么,早在德特里克保生化基地关闭那一天,或者在所谓“电子烟肺炎”流行、“新型感冒”流行的那一天,就应该全国预警、防护,可惜,美国统治阶级——华尔街金融寡头,是不可能关怀其人民生命安全的,他们只关心自己对经济、对金融的控制权,只关心自己的垄断利益,所谓疫情前的演习、政客从股市撤出资金,均出于此。所以,2019年8、9月份,在本国疫情发生后,美国采取的是掩耳盗铃(可能还有向全世界扩散疫情,拉全世界下水);中国疫情发生并采取全国抗疫行动后,除继续掩耳盗铃之外,美国采取的新措施是贼喊捉贼、兴灾乐祸、落井下石,试图乱中取胜、火中取栗。现在,怀疑美国是病毒起源地、怀疑美国在本国疫情无法避免后向全世界散布病毒的声音越来越强,而美国则,一是坚决捂住本国相关信息,二是大打舆论战,诬赖中国是病毒起源地,三是坚决拒绝世卫组织专家调查,甚至连调查的声音都不让发出。看来,极可能是做贼心虚。

吴铭:谈谈中国抗疫胜利的基础条件

中国以及朝鲜、古巴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抗疫胜利,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我们应该看到。但是,相对于这些年来某些呼吁我们要与之靠拢、模仿、“接轨”的美国、英国等所谓发达、文明、先进、民主、人权等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中国人民(当然还有朝鲜和古巴)的成绩是极其伟大的、可喜可贺的。这一点,我们同样应该看到。

这里不是全面总结中国抗疫的经验。总结这场胜利的经验,是一篇需要全国人民动手的大文章、大行动。这里只提示一下中国抗疫成功的基础。毕竟,没有基础,无法建成胜利的大厦。

这个基础是什么呢?我觉得有以下几点:

一是经过群众运动长期锻炼的中国广大人民群众。全国封城、封社区、封村,那么,这就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尽量不外出,尽量少接触其他人,尽量独居,呆在家里。这一点,在中国很容易就办到了。那是因为,中国人民有过长达几十年的统一领导、集体生活,有大局意识、有政治觉悟、有行动自觉,知道如何配合执行全国性统一行动。比如,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鲜、支援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大家都支援前线、支援前方,“年老的年少的在后方,多出点劳力也是抗战!”抗美援朝,前线需要炒面,大家都炒面。总之,由于经过长期的革命性群众锻炼,全国人民面对重大行动,有了思想准备、理论准备和行动准备,能够迅速适应战时环境,能够在全国性战争行动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履行自己的职责。比如,这次抗疫,呆在家里,不群聚,就是对抗疫的最大贡献。这个要求,如果是对少数人,或许容易做到,但是,要求14亿中国人都这么做,而且做得非常严格,那就不容易了,或者说极其困难了。

吴铭:谈谈中国抗疫胜利的基础条件

群众愿意配合抗疫,统一行动,甘愿呆在家里、不外出、少外出,这是中国这次抗疫取得伟大胜利的最根本的保障!是最关键的、首要的前提和基础条件。千万不要忽略这个前提和基础。

相反,资本主义国家,比如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他们的民众,没有这种群众性运动的锻炼,在疫情面前,思想上毫不重视,行动上自由散漫,结果是全国性、群众性隔离政策不可能真正落实,所以,疫情的爆发在所难免。

二是全国统一的决策指挥中枢当机立断。这个根本性原因,因为主流舆论数十年对社会主义、对共产党的攻击抹黑,以及共产党官僚组织内部的官僚主义、买办主义的祸害,大家都不愿意强调,似乎强调一下这方面的因素,就成了“五毛党”。想想看,如果没有共产党高层的统一决策指挥,谁来做出全国动员、打人民战争的抗疫决策、发出相关命令?如果没有这个统一的决策指挥机构,中国人民,即使有当年群众运动的经验、有行动自觉,也是群龙无首,无法形成举国上下一致抗疫的局面。

来源 : 立寒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铭
吴铭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