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特朗普的甩锅,是欧美过去传统,也是讹诈中国的现实阴谋!

长河红阳 2020-04-02 浏览:
欧洲(美国)爱甩锅,而甩锅的目标从来不单纯,而是为现实的目的服务的:尽可能的把弱于它们的对手抹黑,而后为它们攻击对手制造借口。特朗普的甩锅,蓬佩奥的甩锅,彭斯的甩锅……美国政府、媒体的甩锅,都是为了讹诈中国打前站呢!不是有一伙子美国人叫嚣:“中国病毒”祸害美国,我们要告状,要中国赔偿,要政府把中国的美债给抹光了,别还债。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特朗普的甩锅,是欧美过去传统,也是讹诈中国的现实阴谋!

特朗普的“抗疫战争”和他的甩锅是同时进行的。他“抗疫”一天就甩锅一天。别以为他这几天改口不再说什么“中国病毒”了,就表示他老实了,他还可以把他的意思交代给蓬佩奥和驻华大使馆接茬朝中国甩锅。而且,从前年、去年在贸易战里都能看到他出尔反尔的嘴脸,说不定下个礼拜他就又会甩锅中国:“中国病毒”。那么,这样不要脸的甩锅术是特朗普的创意吗?这个……翻了翻书:还真不能冤枉这个爱翘兰花指的“纯爷们儿(?)”,这样的甩锅术乃是西方传统——每逢被大瘟疫狂虐之后,都有相应的甩锅动作——西方本来很干净,都是“外来户”带来了病毒、细菌,祸害了我们。

一、古罗马瘟疫怪匈奴?

当然,说这个话是要证据的,举个例子:促使古罗马衰落的“安东尼瘟疫”。对这个瘟疫:

【很多研究者(西方)认为,这种疾病源于东方,并且病人有皮肤化脓的症状,那么这次瘟疫应该就是古代天花流行的最早记录。尽管在其他方面再没有足够的证据,许多历史学家仍坚持这一观点。有些研究者更认为,这次最早的天花大流行,其病源应来自蒙古,它也是迫使匈奴人西迁的原因。在匈奴人西迁中,它又传染给日耳曼部落,再传染给罗马人。
还有更近的研究表明,当公元165年罗马军队前往东方作战时,当时在南阿拉伯地区,也发生了可怕的流行病。而这种流行病开始于贵霜帝国,又沿着贸易通道流传到了古代世界的其他地区。】

这段话最明显的一点:古罗马(欧洲)是很干净的,都是东方人传来的瘟疫祸害了它。

这当然是厚颜无耻的胡诌!因为尽管“其他方面再没有足够的证据”,许多西方历史学家还是坚定地认为“安东尼瘟疫”乃是古罗马帝国之外的匈奴带来的天花祸害了它。这可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

所谓西迁的匈奴,在我国的史书记得明白,乃是中国境内的北匈奴。匈奴在东汉初年(光武帝建武24年)大分裂为南、北两部。北匈奴盘踞蒙古草原与东汉敌对;南匈奴降附东汉并与之结盟,不断地与北匈奴爆发战争。最终,南匈奴依仗东汉雄厚的财力与物力、和东汉军队的配合,把北匈奴打出蒙古草原,北匈奴西迁。如果按着西方某些“历史学家”的说法,蒙古草原爆发天花流行是北匈奴西迁的原因,那么,与北匈奴作战的南匈奴就不会被传染?与南匈奴并肩作战的东汉军队就不会被传染?在北匈奴和南匈奴、东汉联军作战时,它的很多部众要么被俘,要么投降,这些北匈奴部众也必然带有天花病毒!有这些北匈奴的部众在,东汉境内和南匈奴驻地就一定会天花流行!可是,天花被中国人发现,是在东晋初年(元帝建武年间)!这离南匈奴与东汉结盟打击北匈奴差不多300年之后了!这接近300年里,为什么天花病毒会老老实实地隐伏?

再有,北匈奴西迁,并非全部西迁:

【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1]

“十余万落”,就是十余万户,每户算五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万。这留居蒙古草原的五、六十万北匈奴部众混在鲜卑族众里,也必然要把天花病毒会向鲜卑、以及草原上其它民族传播。少不得天花病毒肆虐,草原各族死者枕籍。可是,这样的情形没出现!反而这些匈奴“余种”和鲜卑族众在檀石槐的率领下,重占匈奴故地,纵横草原无对手,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体,在与东汉、南匈奴的联军作战中,总体处于上风。这算怎么一回事?这样的事实,是西方那些“研究者”们根本没法解释的!他们在胡诌!

西迁的北匈奴,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被打出中国的国际难民。说到这伙子国际难民,你不翻翻中国史书能行吗?说他们向欧洲带去了天花病毒,你不去找找中国天花病毒大爆发在什么时候才有?天花什么时候在中国爆发流行很难找历史材料吗?一张嘴就胡说八道:西迁匈奴带来天花祸害古罗马!

至于说贵霜帝国有流行病,传到古罗马,把罗马弄垮,这更是无稽之谈。据西方人说,165年南阿拉伯地区流行可怕的传染病,这个病是贵霜帝国由贸易通道传出,那么,贵霜帝国流行病肆虐的时候是165年之前不久。这个时间正是2-3世纪之间,正是贵霜帝国国势鼎盛的时候。[2]也就是说这场可怕的流行病并没有使贵霜帝国的国势衰退。但是受池鱼之殃的罗马,在当时皇帝马可·奥儒略执政的后半期(大约170年到他死年180之间),罗马就走向衰落了这可与罗马被瘟疫摧垮大相径庭啊。难道可以说贵霜帝国的人都比罗马帝国的人抵抗力更强?不惧瘟疫?这没道理嘛!

可是这没道理的说辞还就堂皇的研究出来了。这样的研究,不外乎欧洲很干净,外来瘟神祸害它。其实呢,两个字,甩锅!这样的甩锅,和美国白宫里那个爱翘兰花指的人常用的甩锅术,一回事!这样的甩锅,看来是西方的传统!做学问的是这个样,政治流氓也是这个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