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罗援将军——从抗疫斗争思考未来的危机处理!

罗援 2020-03-22 浏览:
别再争论什么这个制度好,那个制度好?如果不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在大难面前谁人能得到这样的拥戴和信任?!如果哪个制度能在大难面前,像中国政府这样一心为民,全力抗疫,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以举国之力,上下同欲,万众一心,共克时艰,我就承认哪种制度好。一个能在瞬间沉默的民族,就是一个能在瞬间爆发的民族。这让我想起了毛泽东主席的名言:“战争的伟力存在于民众之中”。

首先,声明我不是搞医疗卫生工作的,对医疗卫生专家们在网上争论和解释的一些医学术语,可以说是一头雾水,简直就是个“医盲”。好在“不知者为不知”,对医务工作者我除了学习,就是敬佩和感激。

那么,我今天谈疫情,从什么地方切入呢?

我想换一个角度,不去就事论事,而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从反思到前瞻,也就是从这次抗疫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教训中思考未来的危机处理。

重磅:罗援将军——从抗疫斗争思考未来的危机处理!

我是搞国家安全问题研究的,有责任和义务对这次危及国家安全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做一个复盘和研究,趁热补牢,补上短板,夯实国家安全的基础。

无疑,这次疫情可以定性为重大国家危机处理事件,何谓重大危机?

我们可以把它想象为“天灾”,也可以把它想象为“人祸”。

包括类似这次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地震、大面积火灾、洪水、海啸、甚至核生化泄露、大规模动乱,大规模恐怖袭击。

以至于战争,这些危机有些是可预测的,有些是不可预测的;有些是可防的,有些是难防的;有些是单一因素引发的,有些是多因素叠加的。

我今天不去谈个性的东西,而是谈共性的东西,不去谈一些特殊性的东西而是谈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举一反三。

从这次抗疫斗争看我们在危机处理方面有什么教训可以接受?我们会得到哪些战略启示?

因为这次教训太沉重了,沉重到我夜不能寐,痛心疾首,这些教训是我们以3000多人的生命和近数以万亿计的经济损失为代价换来的惨痛教训啊,必须重视!

庆功表彰是必要的,抗“疫”勇士们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他们理所当然应该得到我们全社会、全民族,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尊重。

作为宣传部门应该做好表彰激励工作,但战略研究部门的职责是反思,是前瞻,是考虑如果下一次重大危机来临。

特别是,我强调的是“特别是”——如果战争来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必须未雨绸缪!

重磅:罗援将军——从抗疫斗争思考未来的危机处理!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我要发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光发问给湖北和武汉的领导同志,而是发问各级党委和政府:

在平时抓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重中之重的任务之外,是否还有危机意识?

是否有处理危机的能力和处理危机的预案,是否搞过处理危机的演练,哪怕是图上作业,或者就是把这个危机处理的流程在脑子里过一过?

如果有,我想在这次疫情初期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也不至于表现得如此乱了方寸,手足无措。

反思一:危机报警(2019年12月1日——12月30日)

包括纵向报警和横向报警;内部报警(比如军队作战前的预先号令)和外部报警(比如钟南山院士的电视访谈);分等级的报警。

这里重点谈与这次抗疫相关的纵向报警、横向报警和分级报警。

重磅:罗援将军——从抗疫斗争思考未来的危机处理!

一、纵向报警

12月1日,武汉发现首例确诊病例,12月26日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发现四位病人胸部CT片异常,27日她向医院领导汇报,医院迅速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28、29日张继先又发现三位病人,再次上报,医院也再次向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

根据《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2015年版)》“责任报告单位和责任疫情报告人发现甲类传染病和乙类传染病中的肺炭疽、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等按照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人或疑似病人时,或发现其他传染病和不明原因疾病暴发时,应于2小时内将传染病报告卡通过网络报告”。

可以说,这一阶段张继先和医院的处置完全合理合法,但问题是江汉区疾控中心又报到哪里去了?

如果它上报给了市、省的上级单位,上级单位又是怎么处置的?

为什么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是在12月30日晚上通过网络新闻才了解到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

如果真是这样,时间相隔了4天,这里面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为什么没有根据法律启动网络直报系统?

而是按部就班,逐级上报:医生→院领导→区疾控中心→区卫健局→武汉市卫健委→市委→省委。

要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以后一旦发生战争,这种层层报批的报警体系和程序是要命的!我们必须建立网络化的扁平型的预警体系和重大信息(情报)的直达信道。

影响这次疫情直报效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对信息的鉴别。

不是什么信息都能通过直报系统上报,根据《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2015年版)》的规定,我国法定的传染病分为甲、乙、丙三类,对不同类型的病种有不同的上报规定和时限,因此各医院和基层疾控中心就要首先弄清他们要上报的是什么疾病,并获取基因序列。

常用的途径是两个,一是找第三方基因测序公司;一是找科研单位合作。前者,要花钱,但时间快;后者,一般免费,但周期相对较长。

这次疫情,各单位基本是按惯例找了比较熟悉的基因测序公司。

武汉中心医院在12月4日已将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NGS检测。

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项目常规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一份。

来源 : 华山穹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