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提用“非市场化”手段解决医疗人员待遇问题

凯申日记本 2020-03-10 浏览:
回到医疗领域,我们现在有个尴尬,就是公立医院实际上已经与市场产生了很大的交集,国家投入有限,医院在一定程度上自负盈亏,但又要求公立医院必须担负起“社会主义”性质的“为人民服务”职能。而这两者是有一定内在冲突的,这导致医生付出了相对较高的行业进入门槛后,工作负担大,拿到的工资在较大程度上却是“非市场化”的,前些年有些医生还有创收任务,这也会产生医患之间的对立和不信任。

再提用“非市场化”手段解决医疗人员待遇问题

国内疫情现在逐渐好转,医护人员劳苦功高。幸亏我们国内还有很多公立医院,拥有较为强大的动员能力,总算把疫情压了下去。

医疗领域是一个“市场失灵”的地方,原因包括信息不对称、生命不是商品、医疗目前还是半手工业,等等。

感觉现在有些经济社科类专家,我不知道他们做学术报告时怎么样,但是在公众舆论场合,讨论市场和非市场的关系时,经常是一副“二极管”的模样。只笼统说市场好还是不好,较少看到按照产业来分门别类阐述其“市场适应性”的。结果最后往往搞成了信仰对抗而不是技术讨论。

比如我们常用的手机,这就是市场非常成功的部分。可以肯定,如果是国家以非市场的形式做智能手机,很可能只有有限的花色品种,对用户需求也不会有那么灵敏,很难做到产品的快速迭代。

那好吧,既然有很适合市场的产业,又有很不适合市场的行业,那么,对于不同业态,市场和非市场的分界线,应该划在哪里?或者说是划分成哪些阵营来区别对待,造成不同业态的“市场适应性”的关键要素有哪些。但在公众舆论上似乎很少看到这样的讨论。

结果是一谈医疗领域应该公立主导,有人就会说“你不要市场经济了吗”?弄成了鸡同鸭讲和意识形态冲突。

几十年来,公众舆论中还有较高比例的声音对市场的理解是“二极管”式的粗放思维,经济学家和媒体应该负有一定的科普责任。

回到医疗领域,我们现在有个尴尬,就是公立医院实际上已经与市场产生了很大的交集,国家投入有限,医院在一定程度上自负盈亏,但又要求公立医院必须担负起“社会主义”性质的“为人民服务”职能。而这两者是有一定内在冲突的,这导致医生付出了相对较高的行业进入门槛后,工作负担大,拿到的工资在较大程度上却是“非市场化”的,前些年有些医生还有创收任务,这也会产生医患之间的对立和不信任。

这种“拧巴”的现象就在于把医生抛入了市场旋涡中,却拿“非市场化”或“半市场化”的收入,而要真给医生“全市场化”的收入,要么国家无法负担,要么患者难以承受或丧失诊疗机会。

一种解决方式的思路,是把医疗人员从市场中给部分地“提取”出来。

比如你不是都要买房解决刚需问题吗?在市场上买房,价格很贵。如果国家希望通过发工资来让医生买得起房,那要发很多很多钱,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进了房地产中间商的口袋。还不如由国家用少的多的钱,给公立医院盖宿舍,公立医院的医生,入职一年后可以由国家分房子,房子不能买卖或者很多年后才能买卖,但具有商品房的一切其他属性,有房产证(特殊的房产证),也包括户口、学区房属性等等。如果离职,通过某种方式由国家赎回,赎回价格公式可以再论证。

工资还是原来的工资,甚至可以比现在还稍微压低一些。

虽然到手工资没变甚至稍微低了,但是拿以前的工资甚至更高的工资,在市场上买房也是很困难。现在房子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相信这样会留住很多医生。当然,可以做成灵活选择的,你愿意本文这种待遇也行,愿意选择以前的只发钱的待遇也行,对医护人员而言,相当于多了一种可选项。

这样的结果,医生待遇提高了,国家的钱少花了,患者也能去公立医院看好医生,是三赢的。当然具体的实施细则肯定没有这么简单,需要论证和周密设计。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凯申日记本”,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凯申日记本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