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申鹏 2020-02-25 浏览:
大家在中国生活久了,习惯了这个国家的一切,觉得政府关键时刻替民众大包大揽解决问题是理所当然。实际上,世界上能像我们这么办的,屈指可数,美帝、俄罗斯在战时紧急动员的时候,大约能够做到我们差不多的水平。很多现代国家,其实都被美帝那一套政治理论忽悠瘸了,他们以为美帝是罗马共和国,其实美帝是罗马帝国利维坦,只要他们想,他们分分钟也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日韩自己学的都是美帝的皮毛和渣子,灵魂却没有学到,属于买椟还珠。不过当下美帝高层很多人也被自己忽悠瘸了,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到当年的水平。

日本政府最近的操作堪称魔幻。

“钻石公主号”上的500多名游客,一下船就自行放回家了。

日本传染病专家岩田上了“钻石公主号”,觉得情况不容乐观,发了视频宣称船上的隔离防护一塌糊涂,医护人员根本不懂传染病防治,连清洁区和感染区都不分,结果被网民一通臭骂,岩田只能删了视频道歉。随后,厚生省又出现新确诊2人,就是钻石公主号上执勤的公务员和检疫员。这两名公务员在公主号上仅仅待了一小时。

日本厚生劳动省有90多名公务员曾经进入“钻石公主”号邮轮内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就回到东京上班。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中国捐赠的试剂盒不用,自己也不好好做检测,日本国内有检测能力的企业很多,但日本政府一个都没征用。我们做个对比,韩国这几天每天都在大量检测,到昨天已经测了26000人,还有8000人在测。检测出共862例,这是检测2万多人的结果。日本到现在,除了邮轮之外只检测了不到1000例,找出了140例患者......不检测就是没有。

东京偌大的都市,数倍于武汉的人口密度、客流吞吐量,不做任何管制。

政府的应对效率极为低下,2月13日起日本本土的疫情形势就已经十分严峻,然而直到2月16日日本政府才召开应对会议讨论这个问题,中间几天里,冈山万人裸祭和50万人的马拉松比赛这样的大型活动照常举行。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日本政界似乎把心思全部花在奥运会上,甚至有官员威胁网民:“东京奥运会才是最重要的,你们散布恐慌,搞砸了奥运会,就是历史的罪人!”

曾连任两期内阁总理大臣的森喜朗,政界超级大佬,连安倍都要看他脸色,一口咬定,东京奥运从未考虑过中止。就在疫情越发严重的前两天,森喜朗公开发话,自己将坚持不戴口罩到底。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疫情不断扩大的危险情况下日本仍如期举行了奥运火炬传递彩排,不仅形象大使石原里美没戴口罩,围观群众中很多人也没采取防护措施,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在如此凶猛的疫情下,令和天皇60岁寿宴如期举行,安倍及各界470人到场参加,什么事情,都比不上天皇“万寿无疆”......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其实这里,我要说句公道话,日本政府大约不是故意要消极对待。

而是没有那个能力,小政府、地方自治、分权制搞久了,就失去了整个体系的动员能力。日本政府并不能集中掌握各地的人员、资源,也没有办法指挥调动各个体系各个部门。

挟泰山而超北海,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东京的情况,和武汉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大武汉再大,也就是中国的一个城市而已,武汉封城,可以举国支援。而东京人口3700万,占到日本总人口的1/3左右,某种意义上说,东京就是日本。如果对东京进行封城,那么就意味着整个日本三分之一的人口脱离生产,日本以举国之力也没法支援东京的。所以,整个日本,民意上都是不支持封城的,无论是政客官僚、资本家、普通民众,都更关心经济生活,从对待病毒的态度上,中日两国政府、国民、企业也是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大家看到的景象,和中国武汉完全不同。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大家在中国生活久了,习惯了这个国家的一切,觉得政府关键时刻替民众大包大揽解决问题是理所当然。实际上,世界上能像我们这么办的,屈指可数,美帝、俄罗斯在战时紧急动员的时候,大约能够做到我们差不多的水平。

很多现代国家,其实都被美帝那一套政治理论忽悠瘸了,他们以为美帝是罗马共和国,其实美帝是罗马帝国利维坦,只要他们想,他们分分钟也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日韩自己学的都是美帝的皮毛和渣子,灵魂却没有学到,属于买椟还珠。不过当下美帝高层很多人也被自己忽悠瘸了,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到当年的水平。

其实全世界都承平太久,失去了面对紧急情况的反应速度和执行力,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在疫情初期,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也出现过物资短缺、沟通指挥不顺畅的问题,很多基层组织动员不起来,平时的体制本来就不是为了战时准备的,但好在我们基因里还保留着那种信仰,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党员干部冲锋在前,不讨价还价,人民对于政府的决断也能最大程度地支持和理解,所以,我们的体系短时间内就恢复、苏醒、进化了,迅速淘汰掉了不能适应紧急状态下的某些不合格螺丝钉,迅速发挥出了战斗力。

世界上,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和中国一样,拥有如此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一声令下就能封闭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甚至封闭一整个省,管制全国的交通,管制到每一个社区、村组,让所有“非关键部门”都按下暂停键,还要保障全国正常的工业生产、运输、能源、物资供应。这是不可想象的,当下除了中国,估计没有国家可以做到。

日本的情况非常特殊,他们历史上就没有集体主义的传统,漫长的时间内都没有出现过大一统的集权中央政府,就算有天皇,有幕府将军,他们也未曾真正形成上下一心、如臂使指的行政系统。你回想那些日本策略游戏,他们有庞大的城池吗?有长城吗?有贯通全国的道路系统吗?没有,他们的大名领主们,都是各自为政的县长乡长村长,一个个修着自家的天守阁,把巴掌大的地方,当做自己的私产。就算在“大政奉还”之后,日本政府也没能形成一个真正强势的大政府,依旧要靠地方实力派的支持。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