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杨进 2020-02-25 浏览:
反对派的反华活动背后,往往还能得到包括金钱、子女留学西方等利益输送。例如,2018年12月到2019年1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反华活动,就有亲美的反对派组织参与其中,其背后组织者阿吉尔·图尔都库诺夫是当地声名狼藉的人物。根据俄罗斯公布的资料,此人长期接受西方非政府组织资助。由此可见,美国和西方非政府组织能够在中亚国家从事反华活动,既有中亚国家法律环境的因素,也有各国内部政治势力博弈外溢的因素。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和西方非政府组织处心积虑通过反华活动,离间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友好合作关系,目的是破坏中国改革开放和平环境,从而达到全面遏制中国的总目标。对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积极应对。

今年2月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东欧和中亚四国进行了访问。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一路上,蓬佩奥不停兜售美国战略,威胁到访国家小心中国的影响力,还无端指责中国的治疆政策。

在美国政府紧盯中国、视中国为全球最大竞争对手的当下,通过非政府组织(NGO)这种相对隐蔽的手段在中国周边地区,尤其是对中国西部近邻中亚各国进行渗透,是美国政治机器展开反华工作的新态势,值得我们警惕。

一、在这项工作中,一个重要任务包括在本地区煽动敏感议题,如所谓“新疆问题”来达到反华目标。

因为在美国外交战略中,一国内部的民族和宗教问题经常被列为“最有效和最常用的干涉切入口”,很容易在事关该议题的地区引起一定程度关注并制造混乱。

中亚是中国近邻,跨国民族广泛存在,不同民族之间甚至拥有相同或相近宗教信仰,这些议题很容易被利用,激发受众情感共鸣。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通过非政府组织,华盛顿在中亚进行反华活动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通过媒体实现信息施压;二是采取公关活动;三是直接发声,包括制造暴力和混乱。这些活动很容易找到题材吸引受众关注。

为达到目标,这些非政府组织提出所谓“中国对中亚地区存在消极经济影响”,以及所谓“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地位问题”。

关于前者,实际上是中国与中亚邻国长期合作形成的互利共赢伙伴关系,本来有利于地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但美国非政府组织操控的媒体却炮制、渲染“新殖民主义”、“经济附庸”和“债务威胁”等论调,挑拨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关于后者,主要是活跃于中亚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操纵媒体,宣扬所谓新疆“人权”问题,捏造“集中营”概念,质疑中国政府去极端化行动的合法性,极力损毁中国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声音最初都出现在西方和美国在中亚的媒体上,如“阿扎提克”(美国自由之声电台中亚分支机构)和“现在”(自由之声子公司)。这些媒体的参与者至少有“战争与和平研究所”(英国)和“欧亚.net”(索罗斯基金会)。这些机构是所在国合法注册机构,拥有自由报道权力,这也是他们能够造谣生事的主要因素。

二、美国还通过非政府组织对中亚国家的媒体进行资助和控制,使反华声音经常出现在一些中亚国家自己的媒体上。

如美国非政府组织“国际新闻”,通过美国的国际开发署向吉尔吉斯斯坦拨付500万美元资金,建立了“Kloope”、“仙人掌”和其他新闻网站。早在2018年,美国向中亚地区总共投资1500万美元用于资助媒体发展工作。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2019年,由美国资助的这些媒体反华声音远远超过资金投入力度。

例如,“仙人掌”2019年1-2月涉华新闻成倍增加,呈爆发状态。这段时间,62%的涉华报道是负面新闻,51%是事关吉尔吉斯斯坦的反华言论,积极和中立新闻仅占7%。

Kloope网站全年48%关于中国的新闻报道都是负面新闻,其中39%是对新疆的批评,以及报道吉尔吉斯斯坦的反华声音,积极和中立新闻仅占8%。其反华目的显露无遗。

哈萨克斯坦也存在类似情形。

由索罗斯基金会和“自由之家”资助的“国际权力倡议”以及“Атажурт Ериктилери”(阿塔祖特)在所谓“新疆问题”上扮演着急先锋角色。

这两个组织在哈萨克斯坦活动频繁,时常召开新闻发布会批评中国内政,指责所谓“北京压迫国内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借以挑拨离间哈萨克斯坦民众的民族感情。

其中,“阿塔祖特”的活动主要是涉新疆议题,是在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要求下注册的非政府组织,受美国助理国务卿爱丽丝·威尔斯直接监督。

三、西方在中亚的非政府组织为何能肆无忌惮从事反华活动呢?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一是与当地法律环境有关,按照相关法律,西方非政府组织可以合法存在并能自由活动;

二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能利用当地各种政治势力和矛盾,以资金或其他方式进行利益输送,找到反华代言人从事反华活动;

三是这些非政府组织背后或多或少都能找到美国和西方官方背景,因此其反华活动肆无忌惮。

众所周知,中亚国家独立后都实现了国家转型,在非政府组织管理方面大部分采取相对自由政策,允许其合法存在,包括境外非政府组织。

当然,为克服境外非政府组织泛滥所带来的混乱,一些国家从立法层面对其活动进行了限制,如哈萨克斯坦出台了《非政府组织法》,对境外非政府组织注册、经费、管理和活动等都作出了详细规定。

即便如此,西方非政府组织总能找到可资利用的法律空间,使其活动游走在边沿地带。如利用当地媒体对本地不敏感的外国进行攻击,包括对中国的造谣生事。

来源 : 补壹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